心律法師:“無心”成就大業         ---也說金庸小說中的大俠

金庸,以“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十五部經典武俠小說,為數億武俠小說讀者造就了武林夢,自己也被尊稱為“金大俠”。

金庸筆下諸俠,之所以成俠的關鍵有其獨到之處。

金庸先生認為,成俠的關鍵在於悟,這是他對於俠義精神的獨到見解,也是他的小說經久不衰、與眾不同的魅力所在。而這種悟,不是處心積慮的結果,而是無心所得,均屬於“無意插柳柳成蔭”之類。這點,在《天龍八部》中表現得尤其明顯。

《天龍八部》是一部佛光普照的作品。其書名“天龍八部”本就來源於佛教,指苦海中的眾生百態。書中的觀點看法,更和佛教教義有密切的關係。甚至書中人物的命運也幾乎都難逃佛法的普照。

在書中,金庸先生不僅介紹了禪宗史上著名的“拈花微笑”公案,還將《金剛經》中有名的四句偈語:“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霧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刻在少林寺菩提院的銅鏡上。書中無心成就大俠的人物當屬虛竹和段譽。

 虛竹自幼在少林寺長大,深受佛法熏陶。心中都是慈悲為懷之念。所以他在危急時刻為救人出語論棋,出手下棋,只是迫於形勢,而無意中卻巧破“珍瓏”。“珍瓏”本就只有無心於棋,“置之死地而後生”方可破解。於是一個毫無心機的小和尚就這樣學成了一身絕世武功。

十足書呆子的段譽,出身皇族,打小父親鎮南王段正淳便教他學武。他卻因為武功會傷人而無意於武功,並常用儒佛之理與父親相辯,甚至離家出走。

然而,正是他這種無心無意,卻讓他學到了最為厲害的武功—— “北溟神功”、天下無雙的“凌波微步”、還有所向無敵的“六脈神劍”等等,更為奇特的是他所學會的“六脈神劍”,無心之時劍氣縱橫,立意使用時候卻很不靈光。

就因為虛竹和段譽的無心,他們不僅成就了卓絕的武功,還好運連連,一個成了靈鷲宮主,西夏駙馬;另一個最終抱得美人歸,還掌管了大理王國。

而與他們形成鮮明對比的、滿腔抱負的慕容复,因為處處用心,時時有心,最終反而一事無成。

這正似如來的“心空即得法”:燃燈古佛對大眾說法時,大眾以有所得心而聽法,有所得心,與法不相應,所以大眾不得法,惟有釋迦如來,以無所得心聽法,無所得心即空心,心空即得法。

佛教認為世界萬事萬物皆空皆虛幻,越少世俗的名利等的羈絆,便越接近佛性,成佛的希望便越大。虛竹和段譽,正是緣於這種“無所得心”,因而福緣深厚,有所成就。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