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精神分裂在邪淫業力下掙扎的我,有幸遇到佛法

  師兄們,大家好,我來自江蘇泰*。很感恩今天有機會分享自己一點修行的經歷,回顧過去的日子真的像耀一法師修行者之歌中唱的“有甜也有苦,有酸也有辣。” 閒言少敘,咱們回歸正題。

  一、在精神分裂和邪淫業力下掙扎

  回想自己接觸佛法是從大學時開始的。由於自己愚癡不孝順父母,不知道愛惜父母生養的堂堂男兒身,不尊敬師長,不知道用心學習,有嚴重的手淫惡習。在高中畢業後本人得了嚴重的精神分裂,母親背著我四處求醫,期間還住過一個月左右的精神病院。

但母親還是沒有放棄我,最終在上海市的一家醫院找到了一位大夫,那位大夫姓朱,母親常說她一輩子都忘不了朱醫生的恩情。在自己被堅持要求住精神病院的時候,朱大夫拍闆說:可以在家治療不必住院!我無法想像母親當時心中的喜悅,在母親和外婆的陪伴下,度過了自己出病後的一年。

  在2011年下半年的時候,朱醫生看我的情況說可以去學習,於是自己就繼續去參加高三的複讀(由於自己糟蹋自己,在高考時硬是沒有完成考試)。對於我而言,有書讀就是幸福的,在醫生的幫助家人的支持下,自己終於在2012年的春天一次模擬考中考到了復讀班的年級第一,然而造化弄人,自己沒有堅持服用藥物,再加上心態沒有調整好,之後一直到2012年高考前夕都幾乎沒有睡到一個完整的覺,結果可想而知,在高考時再次落榜,最後迷迷糊糊地上了本地的一個本三院校,老天爺可曾關照過我?我不知道。

  大學本該是最美好的時間,作為一個大學生,應該有很多的歡聲笑語,然而於我卻少得可憐,很多時候我都在人前假裝很開心,內心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因為要吃藥,現實中找不到依托便沉溺於手淫,所以大學對我而言幾乎是熬過來了,由於自己在大一下學期再次擅自停藥導致疾病復發,不得不又休學半年,等於說自己上大學上了五年,也熬了五年。那時候我根本聽不進幾堂課,好在老師們知道我的情況,學校對我多加照顧,才幸運的順利畢業,而大學期間唯一出彩的,便是在畢業那年考上了研究生,然而藥還沒有停。

  “藥不能停啊,藥不能停”,“糖果吃了嗎?”這兩句話分別是母親和外婆掛在嘴上最多的話,外婆嘴中的糖果便是藥,因她害怕別人知道了犯忌諱。天知道母親是怎麼把那些日子熬過來的,也或許只有天知道吧,不知道母親那個時候求了多少佛菩薩就為了她這個兒子能好起來。

  說來考上研也真是好事多磨,本來自己考的廣州一所211,初試還是以專業第一的身份進去的,可複試居然在五進四的情況下被刷下來,又是一陣打擊。本來自己都要放棄了,但那時候自己打了一個號碼,是大學期間教***主義原理的老師,她姓歐,我說自己想放棄了,她又是反復的勸說,都走到這一步了,試試吧,再試試吧。這次沒有沉浸在失落中太久,聽了老師的話,在調劑學校所剩無幾時來了今天就讀的這所學校,在長沙,我清晰地記得自己在回去之前得知自己被錄取時的喜悅,老天還沒有放棄我,太陽也還是會照著我腳下這塊地的啊。

  二、幸遇佛法

  來讀研後,很慶幸選到了一位非常牛的導師,或許這個時候我應該鹹魚翻身了吧,並沒有,因為我要吃藥,我得吃藥,我還是得吃藥,可是我真的不能就這樣吃一輩子的藥啊,更不能一輩子手淫下去。

已經有8年了,人生能有幾個8年?難道我要在自己的墓誌銘上寫著“此人一身碌碌無為,18歲之後服了一輩子的精神類藥物?”我不想這樣,也不能這樣! 於是在來長沙後,我到處想辦法,西醫不行中醫,中醫不行太極,太極再不行我就來讀佛經!

或許真的是和佛有緣,在大四考完研的那天,我就開始看老法師的《十善業道經講記》,並且在大學期間還讀過一些日子的《地藏經》。也真的或許是在八識田裡埋下了這個種子,終於在2017年的10月份的某一天,我來到長沙的洪山寺,遇到了打七。

那時候接待我的是心閒師兄,她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精神上的問題只有佛菩薩能解決。能解決,能解決,能解決啦!什麼佛菩薩?好,佛菩薩怎麼解決?我怎麼做?我彷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拼命地不讓它丟手,只是一個勁地詢問該怎麼做,心閒師兄說:先拜懺吧!於是當場和我一起拜了108拜完整的一套,並告訴我動作要領,我找到寶了!

  三、精進功課,控制住病情,戒掉手淫

  回到學校後,我立即馬不停蹄的找工具創造條件,買了拜墊,帶著從道場帶回來的手套,接著就是拜了。末學很慚愧,在此必須懺悔,由於自己不聽心閒師兄的勸,本應該是不要打擾到身邊人,卻一心想著自己快好起來,就沒有顧及同學們的安寧,在寢室就拜起來了,之後又半夜跑到寢室外面拜,最後直接跑到樓頂拜去了。

  回想那些拜懺的日子,真的是一言難盡,我清晰地記得自己哭了三次,因為要做功課,即拜懺,又不能干擾到學習,只有半夜去樓頂的樓梯間拜。

拜得最瘋狂的一段時間,一天只睡兩個小時多一些,常常是十一點多躺上床,一點多就醒,這時候室友們睡著,自己就悄悄地拿好拜墊,手套,手機等工具到樓頂的樓梯間,有一次哭是自己​​爬樓梯都爬得很累了,幾乎爬不動了,但心裡念叨著“寧向西方一步死,不向東土半步生”,硬生生爬到樓頂拜。有一次是在樓頂拜,而樓梯間外面是黑壓壓的風雨大作,門被吹得砰砰響,那時心裡的話是“這是魔來磨礪我,不磨不成佛”,又是硬生生的拜了幾個懺下去,這一路真的是只有佛菩薩和老天爺知道。

  慶幸的是,自己的藥停下來了,而且停了有5個月,並且淫習也幾乎完全控制住了,這五個月對我而言,我知足了。

  四、斷掉功課,病症復發

  可或許就是這種滿足,導致長時間不做功課,在7月份去工地實習時再次犯病,不得不8月份回家,磨礪啊磨礪。

  五、要堅持功課一輩子

  今天雖然我還在服藥,但功課還是撿起來了,也領悟到這輩子或許都離不開拜懺和誦經。末法時期我們這些人業障深重,唯有靠著六部曲得度,只要在六部曲這個法船上,堅持下去,不自己不掉,就有佛菩薩幫我們,讓我們一直到淨土,我相信這一點,也唯有堅持,而我也願意一輩子這樣修,願用自己餘生的力量護持這個法門,無限感恩!!

  感恩自己能遇到六部曲,感恩阿彌陀佛,地藏王菩薩,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等諸位菩薩,和一路陪伴我的龍天護法,感恩師兄們和小伙伴們給我這個機會分享自己的經歷,最後,最最重要的感恩自己的父母,是他們給了我生命和完整的身體,讓我有機會得聞佛法。感恩一切!!

全站熱搜

阿彌陀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