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廣法師:夫妻恩愛甚於牢獄

   

【夫妻恩愛 甚於牢獄】佛探查阿難,到底為何出家?

“頓捨世間深重恩愛”,這個深重恩愛呀,無非是父母、兒女、夫妻之情。在世間善法裡,把這個三情啊,說為人世間至尊至重。沒有這三情來講,你會被視為大逆不道。我們已經學佛之人,乃至已經出家之人,對這三種情啊,還仍然在這三種情上不同程度在執著。真正的出家人,更應該深深的思考這個問題,在家的居士也更應該認真檢點這個問題啊。這三種恩愛,能夠盡職、盡力,在世間人裡,算這個(師豎大拇指)。可是這三重恩愛,在我們佛法裡,視為三把枷鎖,視為三大牢獄。

許多人談到這些問題,感慨萬分,乃至能叫你感動的流下眼淚來。哎呀,這個人對父母這麼孝順,這個人夫妻之間怎麼樣恩愛,這個人對兒女怎麼樣慈悲。我告訴你,這就意味著完蛋,徹底完蛋。這是人間的美德啊,而且講起來振振有詞,我父母,怎麼長怎麼長,我能不管?我夫妻怎麼恩愛怎麼恩愛,我能不管?我兒子還小,這麼大,我能不管?乃至學法之人,都變成殘忍之人。

可是佛講的很清楚,佛在《四十二章經》上講,“夫妻恩愛勝過牢獄”。《妙法蓮華經》觀世音普門品,把父母說為脖子上的枷鎖,兒女呢,視為腳鐐、手铐。我們的老祖宗、老佛爺當年就是這樣,趁父母、妻子、兒女在呼呼大睡的時候,深更半夜逃離王宮,剃頭,難道佛不慈悲嗎?佛就是這樣帶頭,順治皇帝,人家講是阿羅漢,回小向大,深更半夜逃離王宮,他把王宮就看為牢獄,至高無上的皇帝,無量的福報享不盡,他還來受這份苦。談虛大師出家之前,整整一個禮拜,思前想後,‘出家了,老婆改嫁怎麼辦,三個兒女,討飯餓死了怎麼辦?’最後他選擇,還是走出來,深重恩愛啊。所以這個如來藏大法是救命吶,當我們知道一切的天人鬼畜,包括泥巴瓦塊,都曾經生生世世做過我們的父母兒女至親骨肉,你怎樣看待這個問題?我們乃至出來聽幾天課,都被家庭束縛的死死的,不敢越雷池半步。

我曾經有一位同修,也叫贊歎,也叫挖苦,也叫諷刺,說,‘哎呀,老倪呀,我說你呀,你真是放得下呀’。我說‘我放不下,真正放不下的是我,真正放得下的是你們’。他說怎麼回事?我說‘你們放下了生生世世的父母兒女,我不過放下了今生今世的父母兒女,我說咱們誰放得下呀?’哎,他們不好意思了。恩,是不是?天上那麼大一點東西掉下來,掉到我心裡,你有多大的事放不下呀。

因為我們就是有來世啊,來世就是有六道輪回啊,這個事情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大家想一想,如果我們家裡居住的那個地方,再半個月,馬上就要地震了,那個地方馬上就要地震了,馬上搞原子彈。你在這聽課的人,會不會回去?自己問自己,回去不回去?那裡現在瘟疫流行吶,我怕你誰也不回去,該死該活,命裡注定的,是不是?可是我們來世,比這個問題還要嚴重的!你不把這個法學好,你無量劫的生生世世,受大苦惱吶。你不要以為,在這裡聽課的人,乃至出家的人,家裡都是沒有事啊,家裡人都死光了我們是孤兒來出家的,可不是那麼回事啊。這個就看各人的智慧,各人的心量。

佛講法就是在拓寬我們的心量,把一切看破。我們這裡有許多居士啊,放下一切,到這專一的弘法、護法,人才很多。不能一一列舉,他們放下來以後怎麼樣?他們的家庭比任何人的家庭都圓滿。我們在這裡隨便舉幾個例子的人啊,徐玉琴老師,你站起來跟大家見見面,她家裡有老公,有父母公婆、有兒女、還有孫子。她老公是江陰哪個稅務局的局長,現在人家不叫他局長,叫“阿彌陀佛的老公”。徐玉琴居士在江陰,人家都叫她阿彌陀佛,江陰哪一個人家能夠比得上她家?一開始也是經歷了一些磨難啊,她什麼事也不顧啊,從早到晚,除了弘法,還是弘法。一天吃一餐飯,精神飽滿,走到哪裡,把佛法帶到哪裡。坐火車,把自己的位子讓人家坐,自己站在那裡宣講佛法。還有太原來的,曾文芳老師,跟大家見見面。她跟徐玉琴老師一樣,兩個人現在都是講經的法師,講大法的大法師,他家裡也有父母、公婆、姥姥、兒子、女婿、外甥。她原來專門給丈夫采購材料、管賬,當女管家,她現在什麼也不管。他老公是山西很有名氣的一個大老板,發展的非常順利。類似這些人啊,在我們這個弟子大眾還很多,在沒有放之前,根本什麼都放不下,什麼事情所以越纏越多。放下來以後,再回來一看,什麼事情也沒有,反而更加圓融、更加圓滿。

有時候我們家裡的家親眷屬,他無非講些氣話嚇唬嚇唬我們,真正走到那一步,他比誰都乖巧,人就是這樣的,欺軟怕硬,你退一步,他進十步,你進一步,他可能就要退一步半。就是這樣,人就是這麼個樣。許多人講是,我要是來學佛啊,我家裡人就不顧吶?這都是些無聊,有沒有那個父母因為自己兒子死了,算了我也不過了,有沒有啊?有沒有哪個兒子或者女兒,因為父母死了,哎,算了,我也不活了,陪著他死吧。有沒有啊?更何況我們不是來送死啊,你就是來送死,他也不會死,你放心,他會活得更加堅強。

我的小外甥,今年我也不知道多大了,可能三歲還是三歲半了,到現在我也沒見過面,我離開家十多年,沒有跨過家門半步。老天爺有眼,我那小外甥在醫院裡,啊,出生了,還不到半月,兩次醫院裡,從頭頂輸液。家裡人打電話說,你真是狼心狗肺的東西啊。我說我是佛心、菩薩肺,可不是狼心狗肺啊。可是我的那位“怨親債主”,包括我丈母娘,去年五月一號來,本來是准備來跟我打官司,到最後給幾個小和尚七騙八騙的還皈依佛門,到最後還拜我為師了。本來我還嚇得直抖,這怎麼辦啊?老太君親自出馬了,講的不好,我那個丈母娘有時候可是會耍無賴的,她跟你半死不活的,到時候搞出人命來怎麼辦啊?給幾個小和尚哄來哄去,給哄好了,你看,事在人為啊。

我們要自己管住自己,不能把我們自己的法身慧命交給莫名其妙的人,佛在經上怎麼講啊,不能親近癡眷屬,眷屬都是愚癡的。往往用一種慈悲的眼淚,障礙我們成道。因為這個問題在我們修行中啊,非常敏感吶。深重恩愛,何深何重,我們每個人心裡都有個底啊。大丈夫不是好當的,唐朝皇帝李世民都老老實實拜倒在出家人的腳下,皇帝、國王、將軍元帥不能稱大丈夫,只有出家人才能稱大丈夫,你以為大丈夫好當啊?但是我這個出家人,包括出煩惱家,包括明心見性的菩薩,那是真正的出家人,要明白這個道理,那麼我們這個掛牌的出家人,顯得更為重要,好好的想一想,我們怎麼樣才能不愧為一個出家人的稱號。出家人著的這個袈裟,就是人天師表,所以要發大心,要成就自己,要幫助眾生。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