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在人生的舞臺上,平凡最難演



與幾位演員在一起,談到演戲的心得。

有一位說:「我喜歡演衝突性強的人物,生命有高低潮的。」另一位說:「怪不得你演流氓演得好,演教師就不像樣了。」

還有一位說:「每次演悲劇就感覺自己能完全投入,演得真是悲慘,可是演喜劇就進不去,喜劇的表演真是比悲劇難呀!」另外一位這樣答腔:「那是由於在本質上,人生是個悲劇,真實的痛苦很多,真實的快樂卻很少。」

大家七嘴八舌的講自己對演出與人生的看法,卻得到了兩個根本的結論,一是不管電影、電視或舞臺,演流氓、妓女、失敗者、邪惡者、落拓者總是容易一些,也可以演得傳神,那是因為大家對壞的形象有一種共同的認知;可是對善良的、樂觀的人生卻沒有共同的標準。二是全世界最難演出的人,就是那些平順著過日子,沒有什麼衝突的人,像教師、公務員、小職員、家庭主婦,因為他們的一生仿佛一開始就是那個樣子,結束也就是那個樣子了。

一個演員感慨地說:「平凡是最難演的呀!」

我們如果把這句話稍做轉換,可以變成是:「平凡是最難的呀!」或者說:「安於平凡是最難的呀!」尤其是當一個人可以選擇轟轟烈烈的過日子時,他卻選擇了平凡;當一個人只要動念就可能獲名求利滿足欲望時,他卻選擇了平凡;當一個人位高權尊力能扛鼎時,他毅然選擇了平凡。

最難得的是,一個人在多麼不平凡的情況下,還有平凡之心,知道如何走進平凡人的世界,知道這世界原是平凡者所構成,自己的不平凡是多數人安於平凡所造成的結果。

平凡者,就是平順、安常、知足,平凡人的一生就是平安知足的一生。一個社會格局的開創固然需要很多不凡人物的創造,但一個社會能否持久安定維持文化的尊嚴與品格,則需要許多平凡人的默默奉獻與犧牲。

每個人青年時代的立志,多是要做頂天立地的大丈夫,要做叱吒風雲的大人物,可是到了後來才發現,其實自己也不過是社會裏平凡的一分子,沒有個個能成為真正的大英雄大豪傑。但我們從更大的角度看,那些自命為大人物者,何嘗不也是宇宙的一粒沙塵呢?

這並不是說我們不要立大志,而是當我們往大的志向走去時,不管成功或失敗,都要知道「平凡最難」!

平凡不只是演員在戲台上最難扮演,在實際人生裏也是最難的一種演出。

 

全站熱搜

阿彌陀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