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淫與不手淫的區別,竟然這麼大!

發布:厚厚

  先說兩個真實的故事。

  20多年前,一個男孩子在湖南湘中地區一個普通農村家庭出生,我們暫且稱他為阿軍。還是小的時候,阿軍就對家裡的電器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家裡唯一的電視機都被他拆過好幾回。讀書期間,由於阿軍成績還不錯,因此當上了班上的班幹部,幾次都當上了班長,班幹部的經歷鍛煉了阿軍一定的組織能力與管理能力。後來高考,出於對電子產品的好奇心與探索欲,阿軍考上了一所二本的電子信息專業。

  也是差不多的時候,另一個男孩子出生在距離阿軍出生地一百多公里的一戶普通農村家庭,

  出於方便,這個男孩子我們就叫他阿六。阿六是個留守兒童,最開始讀小學的時候,成績很差,到了三四年級,就像突然開竅了一樣,學習成績突飛猛進,一躍成為班裡的尖子生,做數學難題時腦筋轉得飛快,尤其深得數學老師的喜愛。那時候大學生還是一個比較有含金量的稱呼,父母親人因此也很看好阿六的前程。上初中的時候,阿六成績依然拔尖,同時被同學們選為副班長,唯一不同的是一次在家裡百無聊賴的時候無師自通學會了手淫,並在親戚家裡第一次接觸到黃色影碟與小說,而且一經接觸就入了迷,從此,這兩樣伴隨了阿六長達十年的時間。

  到了高一的上學期,阿六的成績還相對不錯,但之後就下滑了不少,而且怎麼努力都只能勉強維持。並且,上課的時候開始打盹,沒打盹的時候聽課效率也大打折扣,接受能力、思考能力、記憶力都大為下降,以前的數學優勢也蕩然無存,即使學習刻苦,也還算有點底子,高考的時候也勉強只考了個二本,你沒猜錯,跟阿軍同​​一個學校,同一個專業。

  同樣的學校與專業,剛考上大學那會,看起來阿軍跟阿六都是在同一起跑線上,甚至阿六似乎還要厲害一點,因為即使是手淫了這麼幾年,成績有所下降,卻依然考上了跟阿軍一樣的學校。其實,事實並非如此。雖然是進的一個班,但剛進大學校門時的阿六跟阿君還是有差距的,最起碼,入學的時候,阿君無論是身心都是非常健康的一個人,而阿六已經邪淫多年,精氣神不足,而且依然有著邪淫的習慣,還絲毫沒有半點想要戒色的念頭,甚至在接下來的學習生活中還將更加沉迷邪淫。

  剛進大學的時候,其實很多人都會有點迷茫,阿軍跟阿六也一樣。只不過同樣是迷茫,還是有很多種不同的方式可以度過,阿軍平平淡淡地度過了迷茫期,阿六就不一樣了,雖然表面看上去還蠻勤奮的,經常跑到學校的角落裡去讀英語,但其實已經在慢慢開始放縱自己,經常跑學校外面的網吧上網、偷偷摸摸看色情片。到了大二,阿軍遇到了自己喜歡的專業課,不僅上課聽得認真,晚上還要堅持自習一會,學得很紮實。

  大一那個暑假,阿六去了廣東一家工廠打暑假工,一次在幹活的時候,一個工友略微帶著點不滿的口吻跟他說:做事要有點精氣神!當時的阿六有點不以為意,甚至還有點接受不了工友的指責,到了多年後,他才明白,從初中到大一,幾年邪淫下來,阿六的精氣神已經明顯不足,別人一眼就能瞧出來,阿六自己卻渾然不覺。

  到了大二,看到身邊的同學慢慢都有了電腦,阿六便以方便學習的名義開口向家裡要錢買了台電腦。剛開始還只是玩玩QQ,看看電影,到了後來,乾脆就看起了黃色電影。其實那時候阿六的身體已經長期處在一個相對比較虛弱的狀態,但只要精氣神稍微恢復一點,就會有看色情電影的衝動,非要把那一點精氣神給折騰掉才舒服。

  你說阿六徹底的墮落了嗎,其實也不是。平時有時間,他也會拿本書跑跑圖書館,或者跟幾個英語愛好者去學校的樹林裡讀讀英語。大學期間,當其他同學為了過四級憂心忡忡時,阿六卻是班上少數以高分一次性通過四六級考試的學生之一,因為這一點,阿六還成了班上很多同學羨慕的對象,阿六自然也是志滿意得。但同時,阿六上課的時候也越來越難集中註意力,老是跑神,加上專業課多少有點難度,需要轉動腦子,因此專業課方面,阿六完全學不進去,還安慰著自己,有英語這個優勢,畢業後找份好點的工作應該還是不成問題。

  到了大三,一次一位教授在上課的時候宣布,希望招募一些對專業感興趣、肯努力的同學跟著自己做項目,還要參加省裡的比賽,當時一些平時經常翹課,專業課學得一塌糊塗的同學都默不作聲,心裡更是沒有任何想法,阿六就是其中一個,阿軍卻抓住機會報了名,從此基本每天都早出晚歸,一頭扎進了實驗室裡,宿舍平時基本都看不到人。大學的時候,很多人內心都蠢蠢欲動,想要談個戀愛或者忍不住要看看色情電影,但阿軍卻沒任何這方面的跡象,由於不邪淫的原因,阿軍看上去很瘦小,但精氣神卻很足,眼睛跟放著光一樣,不僅如此,定力也特別好,儘管校園裡到處都是誘惑,不是這個談戀愛了就是那個拍拖了,但他卻坐得住,在實驗室一呆就是一整天。後來上班了,一天十多個小時都是面對著電子屏幕,不是電腦就是手機,但他視力卻一直很好,一直都不用戴眼鏡,而且視力也沒有任何的下降。

  無論選擇哪種生活方式,邪淫也好不邪淫也罷,努力也好不努力也罷,時間都是一分一秒地流逝,一眨眼,阿六跟阿君都畢業了。

  畢業後,阿軍直接去了深圳,先是找了家公司實習,在那家公司實習的時候,表現還不算很突出。後面跳了次槽,換了家公司後,阿軍就慢慢開始嶄露頭角了。在大學期間,阿軍在專業方面的基礎就打得很牢固,工作之後,他沉得下心,肯鑽研,有時候沉浸在項目裡,在電腦前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再加上興趣使然,在工作中攻克了一個個難關,技術方面的成長非常快。很多人都知道搞IT的男生一般都比較沉悶,不是很善於人際交往,阿軍卻是個例外,前面提到過,他在讀大學之前就鍛煉了管理能力、組織能力,人際交往自然不是問題,不僅跟公司同事打成了一片,還經常被作為代表去跟客戶溝通項目情況。你想想,技術很牛也就罷了,還比其他同事更善於溝通,你說這種人在職場不吃香,哪種人能吃香呢?因此,阿軍的薪資待遇是翻著跟頭往上漲,從最開始的幾千到過萬,從一萬多到後面的兩萬,薪資最高的時候甚至過了三萬。賺了錢,早幾年前就以七八千的價格在長沙梅溪湖買了套房,現在那邊的房價早就過萬了,等於是買套房也在賺錢,增值個幾十萬還是有的。

  畢業後,阿六滿懷著希望,認為以自己英語的優勢,應該可以找個薪資相對不錯的工作,沒想到卻被現實打了個耳光。阿六跑到深圳找了份網上翻譯的工作,試用期工資三千,轉正之後也才四千,而且還不包吃住,在深圳這種一線城市可以說是最低的薪資水平了。按照當時的工資計算方式,就算老老實實做個幾年,也不會有多少漲幅。在學校的時候,由於信息閉塞,沒有去深入了解就業市場,就傻乎乎的認為只要英語好就能怎麼怎麼樣,嚴重脫離實際。後來阿六也嘗試過做外貿,嘗試過去培訓機構做英語老師,你說做英語老師吧,長期邪淫讓阿六變得沉悶寡言,缺乏陽光的氣質,上課的時候不僅聲音小,話說多了甚至還會感覺提不起氣。而培訓機構的英語老師更需要的是性格活潑開朗,溝通交流能力強,能跟學生家長打成一片。做外貿吧?面對著店鋪後台,阿六經常感覺迷迷糊糊的,老闆上司沒在的時候甚至還會不受控制般的打個盹,不僅難以集中註意力,精神還有點渙散,自己都感覺有點魂不守捨一樣,這個狀態想要做好工作自然是比較困難。從那份翻譯工作之後,阿六兜兜轉轉又做了好幾份工作,可能是因為能力確實一般,再加之長期邪淫導致身體虛弱、福報損耗,阿六不管做什麼都不大順,畢業幾年,工資也一直在幾千的水平徘徊。有一段時間,當阿軍的薪資已經有三萬的時候,阿六還在拿著三千多的薪資,差距可以說是天差地別。

  其實剛畢業那會,阿六就已經慢慢開始意識到邪淫的危害,不僅加倍努力地去戒色,而且還盡力去行善積福,但幾年下來還是沒能逃脫邪淫的惡報。就像人民幣一樣,花時容易賺時難,福報也是如此,損耗容易積累難;身體的健康也是如此,一旦受到嚴重的摧殘,要恢復也是一個非常緩慢的過程,要不是戒色行善,後果估計會更加嚴重。相比於阿軍人生中每一步都踏得很對,阿六算是走了很多彎路。不僅僅是工資被混得好的同學徹底碾壓,身體、婚姻方面也是困擾重重、痛苦不已。由於身體不行、賺不到錢,阿六甚至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喜歡上別人,還有點排斥男女之間的愛情。

  剛畢業那會,阿六的心氣其實蠻高的,認為自己在社會上定能大展拳腳,但多年過去,卻發現自己屢屢碰壁。那時候,阿六不明白,其實在臨近畢業的那一刻,每個人畢業後數年內的發展軌跡基本已經註定。大學同學裡,有的家裡有錢,有的家裡有權,有的家裡有背景,有的家裡沒錢沒權沒背景;有的能力不錯,有的能力一般;有的專業學得不錯,有的經常逃課;有的積極向上,有的則是徹底墮落,沉迷遊戲、邪淫,不但荒廢了學業,還把身體給糟蹋了。每個人的自身條件不一樣,每個人在大學的選擇不一樣,每個人畢業後的發展自然是千差萬別。如果說阿軍在畢業後的表現是厚積薄發,那阿六則一直在還債,還過去邪淫欠下的債。一個是甩開膀子往前跑,一個卻還在填坑,你說這差距得多大?

  雖然說畢業後的選擇與努力依然能拉開差距,產生不同的結局。但畢業後的整個人生,其實已經在讀書期間奠定了一定的基礎,基礎好,人生自然大概率能順風順水,基礎差,自然很容易成為被他人碾壓的對象,想要逆轉,不是不可能,而是難度很大,大概率是逆襲不了。就像阿軍跟阿六一樣,如果阿軍不出意外,如果阿六不發橫財、走大運(邪淫的人就不要妄想走什麼運,發什麼財了),大概率是阿六這一輩子都將被阿軍甩在後面。

  有人可能會奇怪,你怎麼這麼熟悉阿軍跟阿六的故事,會不會是編造的?事實上,阿六其實說的是我自己,阿軍是我一個混得不錯的大學同學。如果不是邪淫,我會混得像阿軍那樣好嗎?很可能也難,但我相信,至少差距不會拉得這麼大,即使比別人差,也會差得比較體面,不會像現在這樣狼狽不堪,而且,至少在身體、婚姻方面不會有什麼煩惱與痛苦。

  今年我們母校準備搞個六十週年校慶,那些混得好的同學都想回母校走走看看,大有“功成名就,榮歸母校”的感覺,但我卻絲毫不想回去,混得差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在學校裡沒有任何美好的、值得回憶的東西,有的只是平淡、墮落的回憶。那些混得好的同學想要回母校看看,一個重要的原因也是他們在學校得到了成長,得到了鍛煉,現在混得好,回憶起來也都是滿滿的精彩。

  從這件事上,我們也可以想得到,如果我們不拼命戒色,扭轉自己的人生,到有一天老了,回憶起自己的一生,就是被邪淫戕害的一生、是墮落的一生,是“曾經有個戒色的機會擺在我面前,卻沒好好珍惜”的一生,不僅平淡乏味,還充斥著各種不順與痛苦,沒有任何可以值得回憶的東西。而別人回憶起自己的一生都是精彩不斷,至少也是平淡幸福,到了那時,你就不會覺得遺憾與愧疚嗎?(轉自戒色專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彌陀佛 的頭像
阿彌陀佛

如何戒邪淫、防止婚外情 | 佛教文章分享 | 學習傳統文化

阿彌陀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