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悟法師:由拿破崙的遠見談開去

天台山國清寺釋月悟

  據《大正藏》「善見律」云:「末法中五千年來,學三達智,能得四果。六千年後不得道果。」其中「三達智」指世間智、外道(正統)智、出世間智(戒定慧)。不學「三達智」,不能證得小乘極果阿羅漢,大乘圓教十信菩薩位。雖然末法時期唯以念佛得度生死,但若有修有證,最後念佛往生,則有希望上品往生。「三達智」前二智皆指世間的學問,皆須通達;因此,筆者遵循佛陀的教誨,間或亦涉獵世間的文化典籍。

  近日翻閱了有關拿破崙的傳記,頗為嘆服拿破崙的遠見。拿破崙一世(1769~1821),即拿破崙·波拿巴,法蘭西第一帝國締造者。拿破崙做法國皇帝,橫掃歐洲,但拿破崙父母都不是法國人,而是位於地中海的小島——科西嘉人。
拿破崙父母是當時的「科獨」(科西嘉獨立)激進分子,而年輕的拿破崙卻對他父母說:「我們不要在這塊小地方上為生活忙碌了,現在的拿破崙不再是科西嘉的拿破崙了,而是世界的拿破崙了。」

後來,拿破崙統治了大半的歐洲,當然也包括小小的科西嘉;你看,這麽一個又矮又小的科西嘉人,因為他的遠見與寬廣的胸襟,從而催生了一個強大的法蘭西帝國。

  誠然,吾等學佛人,堅決反對戰爭;但是吾等學佛人,不妨學習拿破崙的遠見,放眼全世界,將濟世利人、護國佑民的佛法弘傳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如《維摩詰經》云:「心淨則國土淨」,努力將五濁惡世變成「人間淨土」,沒有戰爭與壓迫,只有和平與安樂。然而,時下佛門中固守門庭者有之,互相排擠者有之,僅固守一個小小的山頭,缺乏遠見與寬廣的胸襟,娑婆眾生不能共沾法雨,可嘆也夫!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