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素雲:在家裡播放給眾生聽的播經機,應當注意哪些事項?

  問:尊敬的劉老師,您好! 弟子的問題是,在家裡播放給眾生聽的播經機,應當注意哪些事項?

  答:這個給眾生播經效果非常好,有的人說不好,為什麼呢?因為給眾生播,它是給虛空法界的那些看不見的眾生,不同維次空間的眾生播的。我是一直在播,我播經機呢,我原來住那個地方,是放在晾台。我現在住的地方,因為晾台沒有插座,沒有插的地方,所以我是在廚房。一個條件,必須得清靜、干淨。不能亂七八糟的,都擱那堆著,完了把播經機放那播經,不禮貌、不尊重人。眾生它也是有靈性的,我們要像對待人一樣尊敬,就好像咱們現在大家來,你說有個干淨地方,如果像垃圾堆似得,大家都不會喜歡的。所以這個就注意,要清靜,不要離電視機近,不要放在屋裡。放在,有晾台是最好的,把晾台收拾干淨。我是每天換一杯清水,一般來說,我沒有供水果什麼的,因為水果供一兩天它就容易變質,所以我就供一杯清水,我佛堂也是供一杯清水。

  有的對這個有疑義,說什麼呢?因為是給眾生播的,就是我自己也碰到過這樣問題,我家孩子去了,就說,媽,你這是干什麼的?我說這個是給眾生播經的。她說這眾生表明什麼?我就跟她說。完了我家孩子就說,你這不是把鬼都招呼回來了麼?我說是呀!我就是想把這些鬼都招呼回來,招回來它聽經明理呀,他們好成佛呀。那就看你的心念怎麼轉?是不是?你心念裡想,哎呀,我這麼一播,這些鬼不都來了麼,那是這樣的。你老怕鬼,那人怎麼能怕鬼呢?那鬼不都是咱們的好朋友麼,你怎麼能怕它呢?

  所以我播經,我就是要把它們請回來,來聽經明理,和咱們一起成佛。那就像手心手背似得,我這麼想,那我看的是手心;你說你怕鬼,你把鬼請回來你害怕,那你看的是手背。就是你心念怎麼轉。如果你要老怕鬼,我勸你別播,你播了你家稍微有點事,你就往這上想,是不是來的鬼搗亂了?這個鬼呀,我跟我家孩子說,我說來咱們家聽經的鬼都是好鬼、善鬼、將來成佛的鬼。我說那惡鬼來了,它也變善鬼,將來他也成佛。這個心念,那來的,他聽經他也高興,是不是?你要給人分別,說這撥是善鬼,這邊是惡鬼。

  就像我那天,我昨天擱那個昆士蘭大學給他們講那堂課,我就說現在這個把學生分成三六九等。這個學生是好學生,學習好,穿紅色的衣裳;這個學生學習不好,劣等生、差等生,給你帶個綠領巾,這是兩個。再一個就是座位,好學生坐前面,老師眼睛底下瞅著;壞學生坐在後面,你願意學不學。我說這作為教育工作者,怎麼能把孩子們分成三六九等呢?因為我過去是當老師的,我們那時候不是的,對每個孩子都是充滿愛心,尤其那些調皮的、家庭條件不好的,那更需要老師教育麼。你教育教育,教書育人,你把孩子們都分成等了,所謂的好學生,就看成績、看分呗;說那不好的學生,他將來未必不是國家棟梁,怎麼能這麼區別呢!

  這咱們播經也是這樣,沒有分別心,誰來都歡迎。我是不請不送,因為我說,我告訴他們,我說我對你們不請不送,因為什麼?我不知道都請誰呀,我點不過來名,虛空法界一切眾生,只要你願意來,誰來我都歡迎!你聽明白了,說我要作佛去了,那你就走,來去自由。所以我呢,我到哪都政策寬松,那天我咋說,我到哪都是開心果,沒有約束。是不是?

  這個播經呀,你就這樣,如果你覺得播的效果好,你心情很愉快,你就播;你老犯尋思,老尋思這行不行呀,我家有多少鬼?有一次我的一個同修,他給我打電話,說劉姐呀你家來了好多客人嗎?我說沒有,今天就你姐夫我倆,因為我家就是我老伴我倆呀。他說不對呀,你家那客人可多了,都滿了。我說你怎麼知道呢?他說我知道呀,我都能看著呀。他家離我家很遠啦。我說你有透視眼呀,你能看著。他說真的,劉姐。後來我反應過來,我說你說的是不是我家的無形眾生。我說我看不到,但是我能感覺到我家無形眾生好多好多。他說那可能是。

  所以咱們對這些無形眾生,也要像對待客人一樣、對待朋友一樣。一要禮貌;二要熱情,這樣他們來聽經,他們也得度,這個多好呀。我那個光盤是播一次半個月,到半個月播到頭,再重新摁鍵子,又播半個月。所以我現在已經播了三年多了,效果非常好

  摘錄自- 劉素雲老師《答淨宗學院義工提問》 2011/12/4 澳洲

 

  問:老師,我們念佛、或聽經時,有需要請冤親債主、歷代祖先、歷代父母、孤魂野鬼來和我們一起念佛聽經嗎?煩請老師開示,無限感恩老師。阿彌陀佛。

  答:這個問題我想是這樣的,就是你的程度到哪個層次了。現在我們哈爾濱播經,播經是什麼意思?就是那一盤經一次可以播半個月的時間,然後半個月,你再從頭播又播半個月,那就是給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播的,也就是我們看不見的眾生播的。播這個的時候很多人都感覺非常好,覺得很多眾生都來家裡聽經,我家是一直在播著。我去廣州之前,已經播了一年多時間了,就是二十四小時是不間斷的。我自己感覺到挺好,我雖然看不見那個無形眾生,但是我能感覺到,很多很多眾生在聽經。我采取的什麼辦法?不請也不送,因為我不知道我請請誰,畢竟你請誰,你還得有落下來的。所以我就想一切有緣眾生隨時可以來,隨時可以走,來去自由,我也不送。我就是不請不送,自己自願來、自願走,這樣我的感覺挺好。但是有的人說感覺不好,那無形眾生來了不都是鬼嗎?妳不是把鬼請到家來嗎?我說我很明確,我就是要把他們請回來,請到家裡來讓他們聽經聞法,好也求生淨土。

有的人說妳家那不鬼太多了嗎?我說來我家的鬼都是善鬼,都是好鬼,成佛之鬼,所以我歡迎他們來。說到妳家不鬧得慌嗎?我說從來沒鬧過,非常守規矩。因為我起了一個什麼念頭?我跟大家說,我說因為我看不見你們,我也不會照顧你們,你們不要挑理。來了以後,這面就是我在晾台上是播經,在佛堂是念佛,如果你們需要聽經,就到晾台這面聽經,如果需要念佛,就到佛堂那面去念佛,來去自由,但是大家要守規矩,互相不要干擾。我就是起這個念頭,所以我感覺來我家聽經的那些個鬼神,無形眾生都非常守規矩,我覺得好像是在某種程度上比咱們人都守規矩,真是這樣的。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