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懺悔讓墮胎嬰靈去了六欲天

  一、學佛緣起

  學習佛法,緣於兒子。兒子今年12歲半。7歲前在爺爺奶奶的溺愛下長大,造就任性、調皮、浮躁、自我的個性。7歲後,將他從老家接到東莞上學,所有的缺點在我不懂引導下一一暴露無遺,加上期間和前夫離婚,那一段暗無天日的日子,讓我身心俱疲,生不如死。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我閒暇時開始有意識的不斷學習育儿知識。書本,網上,哪怕各個媒體丁點有關這方面的信息,都不放過。也因了此,慢慢接觸了國學,再到佛法。最初接觸的是心經,因沒有善知識引導(打七後,明白是自己福報不夠),信心並不大,當然,佛心也不堅定。期間也偶爾去放生,助印經書,總想著以此能對兒子的改變有幫助,卻收效不大,於是,也曾懷疑過佛法。(現在明白,帶著功利心的布施行善,不是真善,深深懺悔)。

  直到有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到一位穿著青衣的和尚,帶著我,當時兒子和兒子舅舅也在一起,後面還跟著許多人,不知要去什麼地方,周圍的光線也非常的昏暗。走著,走著,和尚忽然轉頭對我說:“你皈依後,你兒子就听話了。”接著,前面的路突然就斷裂開很大的一條口子,接著,天空金光閃耀,一尊莊嚴高大的阿彌陀佛出現在我的面前...也許,冥冥中,一切早有安排。第二天醒來上班,剛到公司,我就迫不及待的打開電腦了解佛法,了解阿彌陀佛。一篇《讀地藏經超度了我的墮胎嬰靈》吸引了我。當了解到墮胎嬰靈所受的苦後,我哭了,為自己曾經的殘忍而內疚,為自己曾經墮胎的兩個寶寶心痛而後悔。如果時間倒流,我一定不會再那樣做。。。也是在那篇文章裡,知道了有打基礎七。

此後,也從更多的文章裡知道了地藏七的好處,並萌生的要去打地藏七的念頭。其間也有在寺院請回《地藏經》試著讀,但因沒有正知正見,且感應太大,每次讀時都汗毛直豎,渾身發冷,總覺得周圍有許多雙眼睛看著我,害怕而放棄。但想去打地藏七的念頭一直沒有退轉。可是,也許機緣沒有成熟的緣故,也許自己的福報還不到的緣故,又或是其他的原因,一直到兩年後,偶然加了一個群,也就是道盛之家,暑假偶然的一天,才看到有兒童七的消息,再了解情況,可以母子倆一起參加,也就是孩子打兒童七,父母打基礎七,太好了。於是,不假思索也成功的就報了名。感恩佛菩薩加持。

  打七過程距離打七的日子只有20來天,但我卻因期待而覺得漫長。當中也重新拾起久沒讀的《地藏經》,發願打七前誦經14部。感應還是很大,往往都是開頭的前三、四品和後兩品好點,中間就打磕睡得不行,有時還聽到許多聲音在耳邊響,嘴上就不知不覺的說著什麼話,驚覺時才發覺與經文全然無關,於是,或跪,或坐,甚至捧著經書來回走動,才好不容易把一部經全部誦完,而後背也濕透。。。

終於迎來出發的日子,我是激動的。還好,路痴的我在兒子的陪同下,一路上還算順利地來到了道場。簽完到,把兒子送上10樓,自己回到8樓時,才突然意識到,就這麼丟下兒子,他安全嗎?馬上詢問義工師兄(後來才知道師兄法名水仙),她彷彿能洞知我的想法,卻不加以揭穿,僅篤定的說:“來到了道場,萬緣放下,把他交給佛菩薩,一切由佛菩薩安排。”就是這麼一句簡單的話,把我的心安了下來。旁邊門口的屏峰處,放著許多經書,我一本本的望過去時,水仙師兄這時說:“看這本吧,這本很好。”抬頭,看到師兄微笑的雙眸,我忽然就莫明的落淚了,接著,全身都彷彿觸電似的,手臂上那一根根的汗毛,可以清晰的看到它們豎起來。

  水仙師兄又說了:“別怕,沒關係,那是眾生給您的感應,您來到了道場,它們激動。不是您要哭,是它們在哭,它們苦了太久,終於等到這天,所以高興得哭了。”當時,我半懂不懂的對水仙師兄道過謝後,就慢慢的熟悉起道場來。晚上,十方趕來道場參加基礎七的同修們,全都集中在七樓佛堂,聆聽隨心師兄開示打七期間需注意的事項與作息時間。佛堂採光很好,那麼多的人,空氣也不覺得沉悶,居中的西方三聖與南無地藏王菩薩佛象莊嚴、慈悲、微笑地看著眾人,讓人由衷的生出尊敬、喜悅與依戀,彷彿丟失已久的孩子忽然回歸媽媽的懷抱,剎時,我的淚,像斷了線的珠子,無有預兆地,滑落了下來。。。

整個佛堂氣場真的太好了。頂禮佛菩薩!也感恩護持道場的所有師兄們!凌晨三點四十分起床,估計對大多剛參加打七的師兄都無疑是一個挑戰。我也不例外,睜著惺鬆的睡眼,來到佛堂。但這時早有好幾位師兄在幫忙清理佛堂,擺放好拜懺的手套了。合什隨喜讚歎精進且為大眾付出的師兄們!

  第一天,在隨心師兄的護持下,三個懺,兩部經,並學習了天地學習法以及如何把佛法落實到生活中,累而充實。可能因了佛菩薩的加持及師兄們的共振,沒有在家自己誦時那些反應,偶爾打個嗝,頭皮麻麻的,倒算是順利。不過,晚上睡得併不踏實,沒夢,總是半睡半醒的狀態。

  第二天,起床,業障深重。大量拜懺的反應全出來了,全身酸痛,好不容易爬起床,雙腳剛下地,天旋地轉,想放棄回家,但想到兒子還在,要做好他的榜樣,(當時還沒深入學習,並沒有想到那些等著度脫的受苦眾生,我深深懺悔中)我咬咬牙,把心安了下來。

  當天,仍是三個懺,兩部經,還學習了五戒十善。平時不愛運動的我,三個懺確實是夠累的。衣服從早到晚沒幹過,汗彷彿也像淚水一樣,找到了一個渲洩的出口,流得淋漓盡致。想到被自己狠心墮掉的寶寶;想到那些被自己吃過、殺過、傷害過的受苦眾生;想到工作中、生活中、學習中,曾因自己無明,不懂因果而傷害到的親人、師長、朋友、上司、下屬,以及兒子;想到自己曾是那麼的不孝順,導致爸爸傷心、難過,“有孝”,必“有笑”,“能順”必能“事事順“,這是天經地義的。自己離婚,孩子不聽話,身體不好,工作不順利等等,都是自己起心動念造業感召,怪不得任何人。所以《地藏經》上說,南閻浮提眾生,起心動念,無不是罪,無不是業。如是因,如是果。想到此處,悔恨的眼淚像開了砸門的洪水,洶湧奔騰,無有停息。

  二、發露懺悔,佛力超度墮胎嬰靈去了六欲天

  晚上的懺悔,我是第一個上去的。把此生吃肉、殺生、墮胎、邪淫、綺語,妄語、兩舌、貢高我慢…甚至那些羞於出口的陳年錯事,通通一五一十聲淚俱下懺悔出來。並請求佛菩薩加持,曾被我墮胎的嬰靈,曾被我傷害過的受苦眾生,離苦得樂,往生淨土。(在此必須聲明一下,其實懂得要懺悔罪業時,我是沒勇氣的。但有個聲音一直在耳邊說,你必須懺悔,懺悔了才能原諒你。於是我當時即在心裡十念南無地藏王菩薩聖號,請慈悲的地藏王菩薩加持我勇氣俱足,將一切罪業發露懺悔)感恩地藏王菩薩加持!

  晚上,做了個夢,夢到許多人,都是我不認識的,每個人手中都撐著一把雨傘,他們從我身邊經過,臉上喜氣洋洋。忽然走在稍後的那名男子沖我一笑,說:“我要追上前面他們。”然後小步跑遠;接著,又有兩個光著身子的小男孩走到我面前,說:“媽媽,我們馬上要到六欲天去了,再見啊。”說完,就不見了。這時,起床的鬧鐘也響起來了。

  共修時,我還在想著夢中的那些人,他們,是我通過懺悔並得到佛菩薩加持度脫的眾生嗎?那倆男孩子,是我曾墮胎的嬰靈嗎?可我對於六欲天很陌生,似乎經文中並沒有。休息時,我迫不及待地問了護持的師兄。可能因了我的表達方式不對說得不清楚,師兄當時說沒有,我很失望,退到了一邊。旁邊一位師兄許是聽到了,細細附在我耳邊說:“有的,有六欲天,經文中“稱佛名號第九品”。您看,在這…”我喜極而泣。(打七回來,再問了其他的師兄,他說:阿彌陀佛。隨喜功德!這兩個孩子相告將往六欲天,即為四王天、忉利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稱為六欲天。並提醒我不要執著追求夢境,真修實幹,業障定得以消除,餘下的就是幸福了。感恩這位師兄,感恩佛菩薩,阿彌陀佛。)

  六、放生、念佛有感

  第三天,一會兒累,一會兒輕鬆。左手腕處長了好大一個包,後來又發現右腳小腿處也長了一個。護持師兄說,懺悔過後,任何反應都屬正常,有感應是好事,都是在消業,好好精進。得到師兄鼓勵,我的心小有雀躍。(修定不夠啊,慚愧了。)值得一說的是,道場素菜很好,菜式也多,休息時,還有水果,倒感覺這些天,有點是來享受美食的。記得剛來到時,義工師兄還提醒,會很苦,要做好心理準備。現在想來,如果拜懺、誦經是讓我懂得眾生所受的苦,那麼,這種素食帶來的美好就是讓我感知明理、懂因果後,不再造業的幸福。也第一次知道,原來,素食,也可以如此美味,健康、環保、還能護生,好處真的很多,很多。我於心,暗暗發願,以後回去,定要長素,減少殺業。

  對了,也終於在這天,我見到了兒子。這是進道場相互分開後,我第一次見到兒子。(因為師兄一直有提醒,父母沒事盡量不要上10樓,以免影響孩子)他在洗碗,特別的認真。正好水仙師兄也在邊上吃飯,她笑著對我說:您兒子很聽話,很懂事,善根很好啊。還能帶領其他孩子,幫助他們。且天天幫忙洗腕、付出哦。我合什笑了,那是一種屬於母親看著孩子日漸成長欣慰的笑...

  第四天,凌晨誦經時,感覺特別不好,可能因為上午要放生了,被我傷害過的眾生都來了,心情特別煩悶,效果也差,哈欠連連,跪著的雙膝也較平時痛,像萬千針扎般疼痛難忍。到了放生的地點,等待過程中,兒子貪玩(當天是全道場的同修都參加的)把鞋子掉進泥潭里了,怎麼找也找不到。我生氣指責兒子,有師兄在旁邊勸解說要我平和點。又是水仙師兄,還有另一位叫本玲的師兄,她們不怕髒,幾經努力把鞋子從泥漿中翻撈出來。我道謝,水仙師兄輕描淡寫的說:“沒關係。並說:遇事別急,看,有些事情,堅持一下,想想辦法就能解決了。孩子這是在消業。一會放生時,好好回向。”

我不得不說,這位水仙師兄就是佛菩薩派來度我的。深深感恩啊。放生的時候心情立馬見好,斷惡要行善,放生就是還債。人實在太多,我個子小,在後面怎麼也看不見,有點急,沒辦法,只能閃到最旁邊,還好,這個角度剛好能看到放進水里的泥鰍歡快的跳著舞,特別感動,也越發感覺自己過去殺業太重,業障太深。

  喊佛號時,我剛好站在心空師父身邊,年輕的師父很有智慧,氣場也很好。領喊佛號的師兄在前面喊“南無”,大夥後面回應“阿彌陀佛”,我和師父都喊得特別大聲。以前對不起它們,我是真心希望它們能離苦得樂,往生淨土的。喊聲驚動了江邊棲息於樹上的鳥兒,喊著,喊著,晃忽間,我似乎聽到領喊佛號的師兄在前面喊的不是“南無”,而是喊“媽媽”,我們回應的“阿彌陀佛”,就像顛沛流漓在外的孩子,回到了媽媽溫暖的懷抱。

  阿彌陀佛,我們就是您迷失在黑暗中的孩子啊!無量劫來,我們在六道流浪、身心疲憊,我們要跟著您回家啊!您知道嗎?您從來都是那樣慈悲地註視著我們,從未放棄過每一個眾生。

  萬里羈途路,千秋宦游吟。幸得明月助,即日可歸津。今生,我們一定要跟著您回家!

  抬頭間,看著那列隊飛翔的鳥兒,在高遠的藍天中,自由自在,它們,也正隨著“阿彌陀佛”慈悲的攝受,舉家相伴回家了吧?剎那,百感交集,失聲痛哭。

  這次放生簡直太殊勝了。回去跪誦了一部經感覺挺輕鬆的,給眾生三皈依的時候我特別開心,喜歡那句“願常聽經念佛,不令間斷,一心求生淨土,必得諸佛護念,圓滿無上菩提。”

  過去我脾氣不好,比較暴躁,嗔恚心太重。心胸狹隘,容不下人。總是貢高我慢,眼高手低。以後我想做到:“凡事付之一笑,與人無所不容”的境界。同時,放生也能長養慈悲心,經典上說:“能真正造就一個人的,不是人的盤算,而是人的慈性。”所謂的慈性,指的應該就是慈悲的心性。一個慈悲的人,所在乎的是世間六道眾生,能否真正快樂不痛苦,而一點不在乎自己的樂與苦,或生與死。

  第五天,拜懺再不覺得累,且喜歡上這種像極太極的動作,一個懺下來,渾身輕鬆。晚上繞佛念佛時,也充滿法喜。

  第六天,晚上念佛追頂時,我不再像前幾天一樣聽到清晰的念佛聲,開始時,覺得腦袋暈,耳朵總是嗡嗡聲。搖搖頭,細聽,似青蛙的“呱呱”聲。時遠時近,感覺就在窗口邊。忽然,我想起,這幾天的持續懺悔,基本曾做錯的每個細節,傷害過的每個動物昆蟲都說到、提到了,唯獨漏了青蛙。是青蛙菩薩用這樣的方式提醒我度脫它們嗎?萬物皆有靈,一定是這樣的。

  想起小時候,每逢農忙時期,秧苗半尺高,也是蝌蚪轉變成青蛙的正當時,我都會和小伙伴去田間吊青蛙,然後將它們肢解了餵雞。想到這裡,眼淚又忍不住滑下來,深深的罪惡感充斥心間。抬起淚眼看著地藏王菩薩,默默懺悔著自己曾經的過錯。。。不知過去多久,念佛聲又清晰傳入耳來,我定睛細看,地藏王菩薩在對我笑哦。感覺到一種強大的柔和的慈悲的光把我罩住,覺得從未有過的輕鬆,如釋重負。

  三、打七圓滿結束,兒子也變了

  一切因果所造之業,造已怖畏,慚愧遠離,深自悔責,更不重造。

  第七天,最後一天,結束後,就要離開道場了,於心,生出了深深的不捨。下午是在兒童七的10樓和孩子們一起度過的。看著那些在佛菩薩面前蹦蹦跳跳,充滿歡樂的孩子們,我的心,也跟著歡欣起來。當兒子給我洗腳時,我的心,亦隨著眼淚大滴大滴滑下的剎那,漸漸軟化。同時,也感覺這顆心跟佛菩薩在一起,真誠地感恩,兒子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其實,除了兒子,我何嘗不在悄悄變化?

  我的地藏七,到這裡只是一個開始,一張序幕。在這七天裡,得蒙地藏王佛菩薩加持,在廣州地藏道場和眾位師兄一起讓我感受到了經文裡描述不是虛幻而是真實存在的。也更加深切的明白理解,過去曾經所受及經歷的苦難,都是佛菩薩和無始劫以來被我傷害過、因我傷害過的所有眾生讓我從錯誤中回來。是誰說?“美麗的故事不怕重複,故事的起處總有陽光閃耀!”真誠感恩佛菩薩的慈悲庇護!真誠感恩無始劫以來被我傷害過、因我傷害過的所有眾生的寬宏大量!真誠感恩道場裡的辛勤義工!真誠感恩一起共修的諸位師兄!真誠感恩護持隨心師兄的悉心指導!雖機緣沒成熟,我還沒皈依,但我知道,信念很重要!未來,我一定會正知正見、佛心不退,堅持好六部曲:吃素、誦經、拜懺、行善、放生、念佛…我至誠發願:願生生世世吃素!願生生世世與佛結緣!願生生世世做佛的弟子,護持佛法,精勤修學,利益眾生。修成正果往生西方極樂,後再入娑婆度化眾生離苦得樂!

  南無地藏王菩薩!

  南無地藏王菩薩!

  南無地藏王菩薩!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東莞 吳小梅(女,38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彌陀佛 的頭像
阿彌陀佛

如何戒邪淫、防止婚外情 | 佛教文章分享 | 學習傳統文化

阿彌陀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