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體驗》佛聖保佑 女兒還魂

父親母親都是虔誠的佛教徒,吃齋念佛,戒殺放生,樂善好施,尤其深信因果報應。他們常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因此在他們的生活裡,無論發生任何不如意的事,都是逆來順受,從不怨天尤人。

說到「夢」,倒使我想起「夢」在我們家中,也曾發生過令人難以置信的聖跡。在我七歲那一年,我做過一個非常奇妙而又真實的夢。至今雖已相隔三十餘年,但是每次想起,仍如身臨其境。現願將它記述下來,以供大家研究參考。

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年)春天,故鄉流行瘟疫,十分猖獗;全城男女老幼,大半身染重病,筆者亦未倖免。染病在床,發高燒不出汗,遍請各地名醫,打針吃藥,皆不見效。父母終日守在床邊愁眉不展,但是他們有個信心,那就是他們的女兒有佛菩薩保佑,絕不會死。

一日,忽覺得自己的病完全好了,只是感覺體重減輕了不少,走路時兩腳不能自主,好像借著風力往前飄似的。就這樣飄呀飄的,越飄越遠,最後飄到一處完全陌生的地方。舉目四望,原來是一處火車站,只見有無數的旅客,在剪票口排成一條很長很長的長龍,一會兒,木柵開了,人們開始往前擠動。

奇怪的是,剪票人員並不剪票,只是一個一個的點查人數往外放行。我也莫名其妙地排在眾人後面,好像長龍的一節尾巴尖兒,隨著龍身慢慢地前進。

進了月臺,我無意間發現,人群中有我家的親戚、朋友、鄰居,還有父親的學生。我想招呼他們,可是他們都是兩眼直勾勾地望著鐵軌,好像根本不知道在他們中間有我存在。

一輛不知從何處開來的列車進站了,裡面已載了不少的乘客,月臺上人們,爭先恐後地往上擠。等我擠上去時已無立錐之地,只好雙手扯著別人的衣服,緊靠車門站著,車開動時很有摔下去的可能。就在我提心吊膽的當兒,忽見一位身體矯健的男子,躍上了火車;一眼看到我,立即面露驚喜的笑容說:「啊!果然在這兒。」

好像他預先料到我會到這兒來。他說著,就往車廂裡鑽:我的視線也隨著他的動作而轉移。只見他非常仔細地巡視著車廂的四周,這時我才發現在車窗上邊,一張挨一張地貼著無數小紙條,紙條上面寫著人們的名字。

那個中年男子,伸手撕去中間的一張,走向我的面前說:「我已經把妳的名字撕掉了。」「謝謝。」我低聲地說,因為我並不認識他。「不必謝我,回去謝妳的父親吧!」他接著說:「現在妳可以回去了。」這時,車已經開了,而且走的很快。他說著,把我提了起來夾在腋下,由走得飛快的火車上一躍而下。

我驚得「啊」的大叫一聲。耳邊聽到母親溫和而又慈愛的聲音說:「孩子,別怕!媽在這兒。」我睜開眼睛,才知道自己仍然躺在床上,全身衣服都被汗濕透了;身上覺得輕鬆了很多,肚子也知道餓了,母親一面輕輕的替我擦汗一面高興的說:「好了!謝天謝地,可出汗了。」父親也輕摸著我的頭額說:「多謝佛菩薩,保佑我的孩子醒過來了。」原來,我已整整的昏迷了一晝夜。

「不!爸爸,應該謝謝您。」「謝謝我?」父親被我那句無頭無尾的話,給搞糊塗了。「嗯!是他說的嘛!」「是他說的?他是誰?」母親也成了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於是我把夢中的經過,詳詳細細地說出來,父親趕緊出去,一家家的看望我在夢中所見到的那些親友。

結果,父親愁容滿面的回來說,他們有的仍在昏迷中,有的已經死了。我呢,不但病好得很快,而且比以前更加健壯。

(《菩提樹月刊》<真實的夢>舜儀)

 

▶▶▶返回《瀕死體驗》目錄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