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欲主義》第四節 雜論

丁福保居士編纂

 

●第四節 雜論

◎保護未婚以前之身,如惜渡海浮囊,勿容一針之鋒穿破;保護既婚以後之身,如惜千宵茂樹,勿縱一斧之刃伐傷。當知二護之要,惟在節慾。

◎病者,所由適於死之路也;欲者,所由適於病之路也;邇(接近也)聲色者,所由適於欲之路也。塞此三路,惟在節慾。

◎夏季是人脫精神之時,心旺腎衰,液化為水,不問老幼,皆宜食暖物,獨宿養陰。

◎人勤於禮者,神不外馳,可以集神;人勤於智者,精不外移,可以攝精。(關尹子四符)

◎治身者,以積精為寶;身以心為本,精積於其本,則血氣相承受;血氣相承受,則形體無所苦,然後身可得而安也。(春秋繁露:通國身)

◎富貴而不知道,適足以為患,不如貧賤;貧賤之致物也難,雖欲過之奚由。出則以車,入則以輦,務以自伕,命之曰招蹶之機。肥肉厚酒,務以自強,命之曰爛腸之食。靡曼皓齒,鄭衛之音,務以自樂,命之曰伐性之斧。三患者,富貴之所致也。故古之人有不肯富貴者矣,重生故也。(呂身春春秋生)

◎昔有行道人,陌上見三叟,年各百餘歲,相與鋤禾莠。住車問三叟,何以得此壽?上叟前致辭,室內姬麤(=粗)醜。中叟前致辭,量腹節所受。下叟前致辭,幕臥不覆首。要哉三叟言,所以能長久。(太平御覽三百八三應璩詩)

◎婬律云:「奸人妻者,得子孫淫佚報;奸人室女者,待絕嗣報。」概觀行穢之家,醜聲籍籍,自可灼見。況婬近於殺,彼偷香竊玉者,被人擒捉,或跳牆以出,則腸斷而死者有之;或追趕走急,則脫力而亡者有之;設或擒住。則刃殺杖擊,立時而殞者有之。何苦以至重之性命,博片時之歡樂哉?人亦可猛省痛戒矣!

◎今人怕死,至傷生之事卻敢為;聖人於傷生事不敢為,到臨死卻不怕。(謝上蔡)

◎好色之禍甚大,而以狎妓為尤甚。蓋婬娼賤妓,倚門獻笑,無非陷人釣餌,一入其中,極聰明人,亦受迷惑。及至耗費家業,始富終貧,宗族共擯,鄉里不齒,固己悔之晚矣。況近世妓女,必患花柳病,偶一傳染,痛楚萬狀,腐爛遍身。且生子亦多不育,磋何及哉!有戒嫖詞云:「更鼓初敲,雲情雨意千般好;晨雞三唱,人離財散一場空。」觀此方可猛省。

◎戒色有神方,惟聾耳瞎眼死心三味;養生無別法,只寡言少食息怒數般。

已上節慾諸說,皆從《少年進德錄》、《青年最危險之一問題》、《結婚與衛生》等書錄出,欲知其詳,須閱此三書。

上海靜安寺路三十九號醫學書局出版

 

▶▶▶返回《節欲主義》目錄

阿彌陀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