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凡四訓》原文、注釋:第三篇 積善之方

袁了凡居士著

 

第三篇 積善之方

易曰:積善之家,必有餘慶。昔顏氏將以女妻(1)叔梁紇(2),而歷敘其祖宗積德之長,逆(3)知其子孫必有興者。孔子稱舜之大孝,曰:宗廟饗(4)之,子孫保之,皆至論也。試以往事徵(5)之。

(1)妻:ㄑㄧˋ,嫁給男子為配偶。

(2)叔梁紇:紇,ㄏㄜˊ。人名。春秋魯國人,生卒年不詳。孔子之父。為鄹邑大夫,身長十尺,武力絕倫,娶顏氏幼女名徵在,禱於尼丘而生孔子,孔子三歲時,叔梁紇卒。

(3)逆:預先。

(4)饗:祭祀。通「享」。

(5)徵:驗證、證明。

楊少師榮、建寧人。世以濟渡(6)為生,久雨溪漲,橫流衝毀民居,溺死者順流而下,他舟皆撈取貨物,獨少師曾祖及祖,惟救人,而貨物一無所取,鄉人嗤(7)其愚。逮(8)少師父生,家漸裕,有神人化為道者,語之曰:汝祖父有陰功,子孫當貴顯,宜葬某地。遂依其所指而窆(9)之,即今白兔墳也。後生少師,弱冠登第,位至三公,加曾祖、祖、父,如其官。子孫貴盛,至今尚多賢者。

(6)濟渡:使他人安全的通過水域。

(7)嗤:譏笑。

(8)逮:等到。

(9)窆:ㄅㄧㄢˇ,將棺木葬入墓穴裡,即埋葬。

鄞(10)人楊自懲,初為縣吏,存心仁厚,守法公平。時縣宰嚴肅,偶撻一囚,血流滿前,而怒猶未息,楊跪而寬解之。宰曰:怎奈此人越法悖(11)理,不由人不怒。自懲叩首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哀矜勿喜;喜且不可,而況怒乎?宰為之霽顏(12)。

(10)鄞:ㄧㄣˊ,浙江寧波。

(11)悖:ㄅㄟˋ,違背。

(12)霽顏:霽,ㄐㄧˋ,雨過天晴。霽顏指內心惱怒,但表面上卻裝成和顏悅色的樣子。

家甚貧,餽(13)遺(14)一無所取,遇囚人乏糧,常多方以濟之。一日,有新囚數人待哺,家又缺米;給囚則家人無食;自顧則囚人堪憫;與其婦商之。婦曰:囚從何來?曰:自杭而來。沿路忍饑,菜色可掬。因撤己之米,煮粥以食囚。後生二子,長曰守陳,次曰守址,為南北吏部侍郎;長孫為刑部侍郎;次孫為四川廉憲,又俱為名臣;今楚亭、德政,亦其裔也。

(13)餽:ㄎㄨㄟˋ,贈送。通「饋」。

(14)遺:ㄨㄟˋ,贈送、給予。

昔正統(15)間,鄧茂七倡亂於福建,士民從賊者甚眾;朝廷起鄞縣張都憲(16)楷南征,以計擒賊,後委(17)布政司(18)謝都事,搜殺東路賊黨;謝求賊中黨附冊籍,凡不附賊者,密授以白布小旗,約兵至日,插旗門首,戒軍兵無妄殺,全活萬人;後謝之子遷,中狀元(19),為宰輔(20);孫丕,復中探花(21)。

(15)正統:明英宗年號。

(16)都憲:都御使,都察院裡最高的官,即各種御史的領袖。

(17)委:派。

(18)布政司:管一省的錢糧、官員任用與民生事宜。

(19、21)從前舉人參加會試考進士,考中了進士,再要去皇帝的宮殿,參加殿試,第一名是狀元、第二名是榜眼、第三名是探花、第四名是傳臚、第五名以下都叫翰林,由於是由皇帝親自點定,故稱點狀元 …點翰林) 

(20)宰輔:宰相的別名。

莆田林氏,先世有老母好善,常作粉團施人,求取即與之,無倦(21)色;一仙化為道人,每旦索食六七團。母日日與之,終三年如一日,乃知其誠也。因謂(22)之曰:吾食汝三年粉團,何以報汝?府後有一地,葬之,子孫官爵,有一升麻子之數。其子依所點葬之,初世(23)即有九人登第,累代簪纓(24)甚盛,福建有無林不開榜之謠。

(21)倦:厭煩。

(22)謂 :告訴。

(23)初世:第一代。

(24)簪纓:簪、戴大帽用,插在頭髮裡的一根簪;纓、大帽上的帶,用來繫大帽的,依不同的身分,應使用不同的纓,故簪纓,用來形容有身分,做大官的人。

馮琢庵太史(25)之父,為邑(26)庠生(27)。隆冬早起赴學,路遇一人,倒臥雪中,捫(28)之,半殭矣。遂解己綿裘衣(29)之,且扶歸救甦。夢神告之曰:汝救人一命,出至誠心,吾遣韓琦(30)為汝子。及生琢。遂名琦。

(25)太史:職官名。編載史事兼掌天文曆法。秦漢稱為「太史令」。魏晉以後,修史之職轉歸著作郎,太史則專掌曆法。隋改為太史監,唐改為太史局,宋則有太史局、司天監、天文院等名稱。元改名太史院。明清改為欽天監,修史之職則歸於翰林院,故俗稱翰林為「太史」。

(26)邑:縣。

(27)庠生:庠,一縣的學校,俗名縣學。庠生,第一次考取秀才,就進了縣裡頭的學校,就叫庠生,亦即俗稱的進學。

(28)捫:撫、摸。

(29)衣:ㄧˋ,穿。

(30)韓琦:文武全才,於宋英宗、神宗時,做過十年宰相,死後宋神宗諡法忠獻,後人稱韓忠獻公

台州應尚書,壯年習業於山中。夜鬼嘯集,往往驚人,公不懼也;一夕聞鬼云:某婦以夫久客不歸,翁姑逼其嫁人。明夜當縊(31)死於此,吾得代矣。公潛賣田,得銀四兩。即偽作其夫之書(32),寄銀還家;其父母見書,以手跡不類,疑之。既而曰:書可假,銀不可假;想兒無恙。婦遂不嫁。其子後歸,夫婦相保如初。

(31)縊:ㄧˋ,用繩索勒緊脖子而死亡,即上吊。

(32)書:信。

(33)不類:不像。

公又聞鬼語曰:我當得代,奈此秀才壞吾事。旁一鬼曰:爾何不禍之?曰:上帝(34)以此人心好,命作陰德尚書(35)矣,吾何得而禍之?應公因此益自努勵,善日加修,德日加厚;遇歲饑,輒捐穀以賑之;遇親戚有急,輒委曲維持;遇有橫逆,輒反躬自責,怡然順受;子孫登科第者,今累累也。

(34)上帝:玉皇大帝。

(35)陰德尚書:意指這尚書的官,是要有大陰德的人,才能得到的。 

常熟(36)徐鳳竹栻(37),其父素(38)富,偶遇年荒,先捐租以為同邑之倡,又分穀以賑貧乏,夜聞鬼唱於門曰:千不誆,萬不誆;徐家秀才,做到了舉人郎。相續而呼,連夜不斷。是歲,鳳竹果舉於鄉,其父因而益積德,孳孳(39)不怠,修橋修路,齋僧接眾,凡有利益,無不盡心。後又聞鬼唱於門曰:千不誆,萬不誆;徐家舉人,直做到都堂(40)。鳳竹官終兩浙巡撫(41)。

(36)常熟:江蘇省縣名。

(37)徐鳳竹栻:姓徐、號鳳竹,名栻。

(38)素:向來。 

(39)孳孳:ㄗ ㄗ,勤勉不怠。

(40)都堂:唐代尚書省的總辦公處(都堂)居中,東有吏、戶、禮三部辦公處,西有兵、刑、工三部辦公處,尚書省的左右僕射、左右丞、左右司郎中、員外郎等官總轄各部,稱為“都省”,故總辦公處稱為都堂。宋金尚書省的辦公處也沿用此稱。明代各衙署之長官因在衙署之大堂上處理重要公務,故稱堂官;都察院長官都御史,副都御史,僉都御史,以及被派遣到外省帶有這些兼銜的總督,巡撫,均通稱都堂。清代則稱為“部堂”。(百度)

(41)巡撫:職官名。明代始設,職責為代天子巡視天下。至清朝則以巡撫為省級地方政府的長官,總攬一省的軍事、吏治、刑獄、民政等。即省長。

嘉興屠康僖公,初為刑部主事(42),宿獄中,細詢諸囚情狀,得無辜者若干人,公不自以為功,密疏其事,以白(43)堂官(44)。後朝審,堂官摘其語,以訊諸囚,無不服者,釋冤抑(45)十餘人。一時輦下(46)咸頌尚書之明。公復稟曰:輦轂(47)之下,尚多冤民,四海之廣,兆民之眾,豈無枉者?宜五年差一減刑官,覈實(48)而平反之。尚書為奏,允其議。時公亦差減刑之列,夢一神告之曰:汝命無子,今減刑之議,深合天心,上帝賜汝三子,皆衣紫腰金(49)。是夕夫人有娠(50),後生應塤、應坤、應堎,皆顯官。

(42)主事:一部裡頭中級的官。

(43)白:告訴。

(44)堂官:明清對中央各部長官如尚書、侍郎等的通稱,因在各衙署大堂上辦公而得名。

(45)抑:硬壓。

(46)輦下:輦、是皇帝坐車,由於常在京城內,故比喻京裡頭的意思。

(47)輦轂:ㄋㄧㄢˇ ㄍㄨˇ。輦,古代皇帝的坐車,亦指貴族富豪的車子。也借指京城、京都。轂,車輪中心的圓木。輦轂,天子的車駕。用以指天子。

(48)覈實:ㄏㄜˊ,檢驗、查核。覈實,考查實際。

(49)衣紫腰金:衣,ㄧˋ,穿。身穿紫袍,腰佩金飾。指當大官。

(50)娠:ㄕㄣ,身孕。

嘉興包憑,字信之,其父為池陽太守(51),生七子,憑最少,贅(52)平湖袁氏,與吾父往來甚厚,博學高才,累舉不第,留心二氏之學(53)。一日東游泖湖,偶至一村寺中,見觀音像,淋漓露立,即解橐(54)中得十金,授主僧,令修屋宇,僧告以功大銀少,不能竣事(55);復取松布四疋,檢篋(56)中衣七件與之,內紵(57)褶(58),係新置,其僕請已之。憑曰:但得聖像無恙,吾雖裸裎(59)何傷?僧垂淚曰:舍銀及衣布,猶非難事。只此一點心,如何易得。後功完,拉老父同遊,宿寺中。公夢伽藍(60)來謝曰:汝子當享世祿矣。後子汴,孫檉芳,皆登第(61),作顯官(62)。

(51)太守:知府,一府中最高的官。

(52)贅:被招做女婿。

(53)二氏之學:佛與道。

(54)橐:ㄊㄨㄛˊ,袋子。一頭開口,一頭有托底的袋子叫囊;兩頭都開口,沒有托底的袋,叫橐) 

(55)竣事:完工。

(56)篋:ㄑㄧㄝˋ,放東西的箱子。

(57)紵:ㄓㄨˋ,麻製品。

(58)褶:ㄉㄧㄝˊ,即夾衣。中間無綿絮的雙層衣服。

(59)裎:ㄔㄥˊ:光著身子不穿衣服。

(60)伽藍:護法神。

(61)登第:猶登科。第,指科舉考試錄取列榜的甲乙次第。中進士。

(62)顯官:權勢顯赫的官員。

嘉善支立之父,為刑房吏(63),有囚無辜陷重辟(64),意哀之,欲求其生。囚語其妻曰:支公嘉意,愧無以報,明日延(65)之下鄉,汝以身事之,彼或肯用意,則我可生也。其妻泣而聽命。及至,妻自出勸酒,具告以夫意。支不聽,卒(66)為盡力平反之。囚出獄,夫妻登門叩謝曰:公如此厚德,晚世所稀,今無子,吾有弱女,送為箕帚(67)妾,此則禮之可通者。支為備禮而納之,生立,弱冠中魁(68),官至翰林(69)孔目(70),立生高,高生祿,皆貢(71)為學博(72)。祿生大綸,登第。

(63)刑房吏:支線衙門裡辦公事的人,有吏、戶、禮、兵、工、刑等六房,刑房吏,即在刑房裏當書辦。

(64)重辟:最重的刑罰,即死刑。

(65)延:招攬、邀請。

(66)卒:終究。

(67)箕帚:ㄐㄧ ㄓㄡˇ,泛指家中灑掃的事情。後用以比喻婦人之職或妻子的代稱。

(68)中魁:鄉試考中舉人的第一名稱解元,其他名次都叫經魁(會試考中進士的第一名稱會元,其他名次都叫會魁)。

(69)翰林:職官名。唐宋為內庭供奉之官,方技、雜流,亦待詔翰林。明清則為進士朝考後,得庶吉士的稱號。

(70)孔目:舊時掌管文書檔案的小官。

(71)貢:古代向朝廷荐舉、推舉人才。貢到國子監,意即保薦到國子監。

(72)學博:是州學以及縣學的教官)

凡此十條,所行不同,同歸於善而已。若復精而言之,則善有真、有假;有端(73)、有曲;有陰、有陽;有是、有非;有偏、有正;有半、有滿;有大、有小;有難、有易;皆當深辨。為善而不窮理(74),則自謂行持,豈知造孽,枉費苦心,無益也。

(73)端:直。

(74)窮理:深究事物的道理。

何謂真假?昔有儒生數輩,謁(75)中峰和尚,問曰:佛氏論善惡報應,如影隨形。今某人善,而子孫不興;某人惡,而家門隆盛;佛說無稽(76)矣。中峰云:凡情未滌,正眼未開,認善為惡,指惡為善,往往有之。不憾己之是非顛倒,而反怨天之報應有差乎?眾曰:善惡何致相反?中峰令試言其狀。一人謂詈人毆人是惡;敬人禮人是善。中峰云:未必然也。一人謂貪財妄取是惡,廉潔有守是善。中峰云:未必然也。眾人歷言其狀,中峰皆謂不然。

(75)謁:ㄧㄝˋ,拜見。

(76)無稽:無可考信、沒有根據。

因請問。中峰告之曰:有益於人,是善;有益於己,是惡。有益於人,則毆人,詈人皆善也;有益於己,則敬人、禮人皆惡也。是故人之行善,利人者公,公則為真;利己者私,私則為假。又根心(77)者真,襲跡(78)者假;又無為而為者真,有為而為者假;皆當自考。

(77)根心:出自本心。

(78)襲跡:蹈襲前人的軌跡、作法。無誠意,照例做做。

何謂端曲?今人見謹愿(79)之士,類稱為善而取之;聖人則寧取狂狷(80)。至於謹愿之士,雖一鄉皆好,而必以為德之賊;是世人之善惡,分明與聖人相反。推此一端,種種取舍,無有不謬;天地鬼神之福善禍淫,皆與聖人同是非,而不與世俗同取舍。凡欲積善,決不可徇(81)耳目,惟從心源隱微處,默默洗滌,純是濟世之心,則為端;苟有一毫媚世之心,即為曲;純是愛人之心,則為端;有一毫憤世之心,即為曲;純是敬人之心,則為端;有一毫玩世之心,即為曲;皆當細辨。

(79)謹愿:謹慎鄉愿。

(80)狂狷:過於激進與過於保守的人。狂人志氣高,只向前進;狷人安份守己,不肯亂來。

(81)徇:被利用,受差遣。 

何謂陰陽?凡為善而人知之,則為陽善;為善而人不知,則為陰德。陰德,天報之;陽善,享世名。名,亦福也。名者,造物所忌;世之享盛名而實不副者,多有奇禍;人之無過咎(82)而橫被(83)惡名者,子孫往往驟(84)發,陰陽之際微矣哉。

(82)咎:過失。

(83)橫被:無緣無故披上

(84)驟:忽然、突然。

何謂是非?魯國之法,魯人有贖人臣(85)妾於諸侯,皆受金於府,子貢贖人而不受金。孔子聞而惡之曰:賜(86)失之矣。夫聖人舉事,可以移風易俗,而教道可施於百姓,非獨適己(87)之行也。今魯國富者寡而貧者眾,受金則為不廉,何以相贖乎?自今以後,不復(88)贖人於諸侯矣。

(85)臣:俘虜、奴隸。不是臣子,而是一個大人家裡的奴隸,古代窮人賣身,男曰臣,女曰妾。

(86)賜:子貢名。

(87)適己:自己痛快稱心。

(88)不復:不再。

子路拯人於溺,其人謝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喜曰:自今魯國多拯人於溺矣。自俗眼觀之,子貢不受金為優,子路之受牛為劣;孔子則取由(89)而黜(90)賜焉。乃知人之為善,不論現行而論流弊(91);不論一時而論久遠;不論一身而論天下。現行雖善,而其流足以害人;則似善而實非也;現行雖不善,而其流足以濟人,則非善而實是也;然此就一節論之耳。他如非義之義,非禮之禮,非信之信,非慈之慈,皆當抉擇。

(89)由:子路名。

(90)黜:責備。

(91)流弊:滋生或沿襲而成的弊端。

何謂偏正?昔呂文懿公,初辭相位,歸故里,海內仰之,如泰山北斗(92)。有一鄉人,醉而詈之,呂公不動,謂其僕曰:醉者勿與較也。閉門謝之。逾(93)年,其人犯死刑入獄。呂公始悔之曰:使當時稍與計較,送公家責治,可以小懲而大戒;吾當時只欲存心於厚,不謂養成其惡,以至於此。此以善心而行惡事者也。

(92)泰山北斗:泰山為五嶽之首,北斗星為眾星中最明亮之星。泰山北斗比喻負有聲望的人,為世人所景仰,或指學術高深卓絕,為人景仰。

(93)逾:超過。

又有以惡心而行善事者。如某家大富,值歲荒,窮民白晝搶粟(94)於市;告之縣,縣不理,窮民愈肆,遂私執而困辱之,眾始定;不然,幾亂矣。故善者為正,惡者為偏,人皆知之;其以善心而行惡事者,正中偏也;以惡心而行善事者,偏中正也;不可不知也。

(94)粟:穀實的總稱。俗稱小米。

何謂半滿?易曰: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書曰:商(95)罪貫盈(96),如貯物於器。勤而積之,則滿;懈而不積,則不滿。此一說也。

(95)商:商朝。

(96)貫盈:滿盈。古代用繩穿錢,穿滿一貫稱為「貫盈」。後用以指人罪惡深重。

昔有某氏女入寺,欲施而無財,止有錢二文,捐而與之,主席(97)者親為懺悔;及後入宮富貴,攜數千金入寺捨之,主僧惟令其徒回向而己。因問曰:吾前施錢二文,師親為懺悔,今施數千金,而師不回向,何也?曰:前者物雖薄,而施心甚真,非老僧親懺,不足報德;今物雖厚,而施心不若前日之切,令人代懺足矣。此千金為半,而二文為滿也。鐘離授丹於呂祖,點鐵為金,可以濟世。呂問曰:終變否?曰:五百年後,當復本質。呂曰:如此則害五百年後人矣,吾不願為也。曰:修仙要積三千功行,汝此一言,三千功行已滿矣。此又一說也。

(97)主席:主僧。

又為善而心不著善,則隨所成就,皆得圓滿。心著於善,雖終身勤勵,止於半善而已。譬如以財濟人,內不見己,外不見人,中不見所施之物,是謂三輪體空,是謂一心清淨,則斗粟可以種無涯之福,一文可以消千劫之罪,倘此心未忘,雖黃金萬鎰(98),福不滿也。此又一說也。

(98)鎰:量詞。古代計算重量的單位。以二十兩或二十四兩為「一鎰」。

何謂大小?昔衛仲達為館(99)職,被攝(100)至冥司,主者命吏呈善惡二錄(101),比至(102),則惡錄盈庭,其善錄一軸,僅如箸(103)而已。索秤稱之,則盈庭者反輕,而如箸者反重。仲達曰:某年未四十,安得過惡如是多乎?曰:一念不正即是,不待犯也。因問軸中所書何事?曰:朝廷嘗興大工,修三山(104)石橋,君上疏諫之,此疏(105)稿也。仲達曰:某雖言,朝廷不從,於事無補,而能有如是之力。曰:朝廷雖不從,君之一念,已在萬民;向使聽從,善力更大矣。故志在天下國家,則善雖少而大;苟在一身,雖多亦小。

(99)館:機關、官署,過去翰林院,常稱做翰林館。

(100)攝:捉拿、拘捕。

(101)錄:記載事物的書籍、簿冊。

(102)比至:等到。

(103)箸:筷子。

(104)三山:福建省福州府,過去叫三山。

(105)疏:ㄕㄨˋ,古代臣下進呈君王的奏章。

何謂難易?先儒謂克己須從難克處克將去。夫子論為仁,亦曰先難。必如江西舒翁,捨二年僅得之束脩(106),代償官銀,而全人夫婦;與邯鄲張翁,捨十年所積之錢,代完贖銀,而活人妻子,皆所謂難捨處能捨也。如鎮江靳翁,雖年老無子,不忍以幼女為妾,而還之鄰,此難忍處能忍也;故天降之福亦厚。凡有財有勢者,其立德皆易,易而不為,是為自暴。貧賤作福皆難,難而能為,斯可貴耳。

(106)束脩:也作「束修」,老師的酬金。古人以肉脯十條紮成一束,作為拜見老師最起碼的禮物。

隨緣濟眾,其類至繁,約言其綱,大約有十:第一、與人為善;第二、愛敬存心;第三、成人之美;第四、勸人為善;第五、救人危急;第六、興建大利;第七、捨財作福;第八、護持正法;第九、敬重尊長;第十、愛惜物命。

何謂與人為善?昔舜在雷澤(107),見漁者皆取深潭厚澤,而老弱則漁於急流淺灘之中,惻然(108)哀之,往而漁焉;見爭者皆匿其過而不談,見有讓者,則揄揚(109)而取法之。朞年(110),皆以深潭厚澤相讓矣。夫以舜之明哲,豈不能出一言教眾人哉?乃不以言教而以身轉之,此良工苦心也。

(107)雷澤:一個澤的名稱,在山東省。

(108)惻然:悲傷的樣子。

(109)揄揚:稱揚、讚譽。

(110)朞年:朞,ㄐㄧ,期的異體字。期年,ㄐㄧ,一周年。

吾輩處末世,勿以己之長而蓋人;勿以己之善而形(111)人;勿以己之多能而困(112)人。收斂才智,若無若虛;見人過失,且涵容而掩覆之。一則令其可改,一則令其有所顧忌而不敢縱,見人有微長可取,小善可錄,翻然舍己而從之;且為豔稱(113)而廣述之。凡日用間,發一言,行一事,全不為自己起念,全是為物立則(114);此大人天下為公之度也。

(111)形:比較。

(112)困:為難。

(113)豔稱:稱讚得很好聽。

(114)則:規範、榜樣。

何謂愛敬存心?君子與小人,就形跡(115)觀,常易相混,惟一點存心處,則善惡懸絕(116),判然(117)如黑白之相反。故曰:君子所以異於人者,以其存心也。君子所存之心,只是愛人敬人之心。蓋人有親疏貴賤,有智愚賢不肖;萬品不齊,皆吾同胞,皆吾一體,孰非當敬愛者?愛敬眾人,即是愛敬聖賢;能通眾人之志,即是通聖賢之志。何者?聖賢之志,本欲斯世斯人,各得其所。吾合愛合敬,而安一世之人,即是為聖賢而安之也。

(115)形跡:外貌。

(116)懸絕:相差很大。

(117)判然:截然不同。

何謂成人之美?玉之在石,抵擲(118)則瓦礫,追(119)琢則圭璋(120);故凡見人行一善事,或其人志可取而資(121)可進,皆須誘掖(122)而成就之。或為之獎借(123),或為之維持;或為白其誣而分其謗;務使之成立而後已。

(118)抵擲:亂丟拋棄。

(119)追:ㄉㄨㄟ,雕、雕琢。

(120)圭璋:貴重的玉器。圭:古代賞賜臣子的一種瑞玉,上頭是尖的,下頭是方的。璋:圭切成兩半謂之。

(121)資:資質。

(122)誘掖:誘導扶助。

(123)獎借:嘉勉推許。

大抵(124)人各惡其非類,鄉人之善者少,不善者多。善人在俗,亦難自立。且豪傑錚錚(125),不甚修形跡,多易指摘(126);故善事常易敗,而善人常得謗;惟仁人長者,匡直而輔翼(127)之,其功德最宏(128)。

(124)大抵:大概。

(125)錚錚:ㄓㄥ,形容人品卓越出眾。

(126)指摘:指出錯誤的地方。

(127)輔翼:輔佐保護。

(128)宏:廣博、深遠、遠大。

何謂勸人為善?生為人類,孰(129)無良心?世路役役(130),最易沒溺。凡與人相處,當方便提撕(131),開其迷惑。譬猶長夜大夢,而令之一覺;譬猶久陷煩惱,而拔之清涼,為惠(132)最溥(133)。韓愈云:一時勸人以口,百世勸人以書。較之與人為善,雖有形跡,然對證發藥,時有奇效,不可廢也;失言(134)失人(135),當反(136)吾智。

(129)孰:誰。

(130)役役:勞苦不息的樣子。

(131)提撕:警惕、提醒。

(132)惠:恩、好處。

(133)溥:ㄆㄨˇ,廣大的。

(134)失言:不可與之言,卻與之言。

(135)失人:可與之言,卻不與之言。

(136)反:反省

何謂救人危急?患難顛沛,人所時有。偶一遇之,當如痌瘝(137)之在身,速為解救。或以一言伸其屈(138)抑(139);或以多方濟其顛連(140)。崔子曰:惠不在大,赴人之急可也。蓋仁人之言哉。

(137)恫瘝:ㄊㄨㄥ ㄍㄨㄢ,疾苦、病痛。痌:瘡口穿破。瘝:周身痛苦。

(138)屈:冤屈。

(139)抑:壓迫。

(140)顛連:非常困苦。

何謂興建大利?小而一鄉之內,大而一邑(141)之中,凡有利益,最宜興建;或開渠導水,或築堤防患;或修橋樑,以便行旅;或施茶飯,以濟飢渴;隨緣勸導,協力興修,勿避嫌疑,勿辭勞怨。

(141)邑:縣。

何謂捨財作福?釋門(142)萬行,以布施為先。所謂布施者,只是捨之一字耳。達者內捨六根(143),外捨六塵(144),一切所有,無不捨者。苟非能然,先從財上布施。世人以衣食為命,故財為最重。吾從而捨之,內以破吾之慳(145),外以濟人之急;始而勉強,終則泰然,最可以蕩滌私情,祛除(146)執吝。

(142)釋門:佛教。

(143)六根:眼,耳,鼻,舌,身,意。

(144)六塵:色、聲、香、味、觸、法。

(145)慳:吝嗇。

(146)祛除:除去。

何謂護持正法?法者、萬世生靈之眼目也。不有正法,何以參贊(147)天地?何以裁成(148)萬物?何以脫塵離縛?何以經世出世?故凡見聖賢廟貌,經書典籍,皆當敬重而修飭(149)之。至於舉揚正法,上報佛恩,尤當勉勵。

(147)參贊:協助謀劃。贊:佐助、輔導。

(148)裁成:成就。

(149)飭:整頓、治理。

何謂敬重尊長?家之父兄,國之君長,與凡年高、德高、位高、識高者,皆當加意(150)奉事。在家而奉侍父母,使深愛婉容,柔聲下氣,習以成性,便是和氣格天(151)之本。出而事君,行一事,毋謂君不知而自恣(152)也。刑一人,毋謂君不知而作威也。事君如天,古人格論(153),此等處最關陰德。試看忠孝之家,子孫未有不綿遠而昌盛者,切須慎之。

(150)加意:留心、注意。格外虔誠。

(151)格天:感動上天。

(152)恣:放縱。

(153)格論:精當的言論;至理名言。這樣的議論,可作為榜樣。 

何謂愛惜物命?凡人之所以為人者,惟此惻隱之心(154)而已;求仁者求此,積德者積此。周禮、孟春(155)之月,犧牲(156)毋用牝(157)。孟子謂君子遠(158)庖廚(159),所以全吾惻隱之心也。故前輩有四不食之戒,謂聞殺不食、見殺不食、自養者不食、專為我殺者不食。學者(160)未能斷肉,且當從此戒之。

(154)惻隱之心:同情憐憫之心。

(155)孟春:春季的第一個月。即陰曆正月。

(156)犧牲:祭神用的牲畜。指祭品。

(157)牝:ㄆㄧㄣˋ,雌性動物。

(158)遠:ㄩㄢˋ,遠離、不接近。

(159)庖廚:廚房。君子遠庖廚:比喻君子有仁心。

(160)學者:後輩的人。

漸漸增進,慈心愈長。不特殺生當戒,蠢動(161)含靈(162),皆為物命。求絲煮繭,鋤地殺蟲,念衣食之由來,皆殺彼以自活。故暴殄(163)之孽,當於殺生等。至於手所誤傷,足所誤踐者,不知其幾,皆當委曲防之。古詩云:愛鼠常留飯,憐蛾不點燈。何其仁也?

(161)蠢動:蠢笨的,但也會動的。

(162)靈:有靈性的。

(163)暴殄:糟蹋東西。

善行無窮,不能殫(164)述;由此十事而推廣之,則萬德可備矣。

(164)殫:ㄉㄢ,竭盡。

 

▶▶▶ 返回《了凡四訓》目錄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