誦持《金剛經》靈異錄:當知是經義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眉放白光;欲求見佛


發布:仁澤  

  眉放白光

  袁宏道先生,是明朝公安人,他的哥哥宗道,弟弟中道,皆有才名,時稱三袁。佛教界稍具常識者,沒有一個不知他的為人的。

  袁先生的舅媽祝氏,是個典型的賢淑女子,她本來對佛法一無所知。因她的外甥袁宏道兄弟時常當著她說論佛法,尤其是十大宗之一的淨土宗。

  從此,她漸漸地開始信佛了。

  最初,她專持佛名,後來她又持金剛經,數十寒暑,未嘗間斷。

  有一天,她對她的子女們說:‘佛告訴我說,三日後,當來迎我。’

  三天的時間,轉眼就到。祝氏在阿彌陀佛約定的第三天,自動地沐浴更衣,在莊嚴的佛堂裡,跏趺而坐,手結彌陀大印。家中所有眷屬靜靜地拱列兩旁。這時,佛堂裡的氣氛是相當緊張的,每個人都在盼望奇跡的出現。

  這種緊張和期切地情況,不久就因祝氏的自言自語,而消失了。

  祝氏端身正坐,緊閉雙目低聲說:‘佛到了,眉間放著幾丈長的白毫光明。’

  過了一會兒又說:‘有位和尚,相好莊嚴,他自稱是須菩提。一會兒,那位自稱須菩提的和尚,忽然變化了一百多位和尚。’這時,有人從旁邊插言說:‘金剛經裡面有一百三十八位須菩提,應作如是觀也。’

  這當兒,排列在兩旁的眷屬們個個皆虔誠地朗誦萬德洪名,祝氏就在滿室的佛聲中,微笑而逝了。

  當祝氏微笑而逝之際,她的一個年才九歲的婢女睡在地上,蓦然大呼而起說:‘我看到好多穿著金甲的人,手裡執著寶旛和寶幢走在前面替夫人(祝氏)開導,寶幢的柄子拂著我的面孔,疼痛異常’。家人仔細地在她臉龐一瞧,果然,還逞現著一處傷痕。

  祝氏入殓以後,棺裡時時發出一種令人一聞即感覺很舒服底異香。

  祝氏之蒙佛接引,並見到一百三十八位須菩提的現身,固然是祝氏持名誦經的結果,但沒有袁宏道兄弟的藉機啟發,那祝氏的生命決不會有如此的美滿升華。

  袁宏道的母親龔氏,也是天天持誦金剛經的。有一天,金剛經正好念到一半的時候,忽然見到屋梁上掛著一只很大的蜘蛛,冉冉地從梁上下來,循著龔氏所誦的金剛經繞了幾個圈,然後蹲下頭來對著龔氏。

  龔氏看到如此的巨蛛,不但沒有一點懼怕,而且覺得這個蜘蛛不是等閒的,它是有善根的。不然,不會有這麼溫馴;更不會循經而繞。她憐愍它,同情它,並想度化它。她把經停下來,用一種很慈和底語調問它說:‘你要聽經嗎?’於是再繼續把一卷經念完,念到六如偈的時候,蜘蛛忽然蠕蠕動了起來,那情狀就好像一個人受到別人恩惠打躬作揖地樣子。再仔細一瞧,誰知它竟已一命嗚呼了。龔氏對它特別優禮,把它的屍體裝在用木做的一只小龛裡,並以佛教制度把它安葬了。

  欲求見佛

  陳女士是浙江吳興人,性情溫柔閒靜,敏慧絕倫。因為世代信佛,加上她的宿善關系,所以自幼就浸在佛風法雨的環境中。起初她跟家人學念彌陀經,彌陀經背熟後,再學金剛、法華等經,此後,她即終日以讀誦為樂。

  她覺得欲求佛法有實驗,必須受戒持齋,使身心清淨,才能與佛法相應。否則口誦經咒,心馳外境,心口相背而馳,如何能收三密相應之效?所以,她毅然決然地跟一位有德高僧秉受五戒,從此青磬紅魚,作了她終生的伴侶。

  她摒絕一切,專心持誦。好在她的家境好,又是傳統佛教,四事所需,不要她去料理,所以在修為上才獲得一個令人敬仰的成就。

  在她一生的過程中,持名誦經,約有三十年的工夫。可是到她學佛的後期,忽然發心要念金剛經五千零四十八部。這個數字大概是從開寶藏五千零四十八卷而來。開寶藏,是中國第一部藏經,計四百八十函,一千零七十六部,五千零四十八卷。後來的佛教徒為紀念最初的這部藏經部數,誦經或寫經動辄以五千零四十八卷為目標,稱之為一藏。其實一藏的原義,是不同的五千零四十八卷,不是相同的五千零四十八卷,這不過是紀念這部原始藏經的數目罷了。

  當她念完了五千零四十八卷金剛經的時候,有一天,她忽然不吃東西,家裡的人覺得奇怪,紛紛的趨前問長問短,並有人問她要什麼,她說:‘我欲求見佛耳’。這句話的含義,是暗示她已放棄世緣,人世間的一切物質享受皆非她所希罕,唯求捨壽以面觐彌陀,才是真實的精神受用。可是家人對她這句話並沒有多大注意,以為是她的一時戲言而已。因為她雖然一天沒有吃東西,這也算不了什麼,她的精神和健康並沒有受到不良的影響,而且她仍像平時一樣的在誦經念佛,並沒有精神不支的疲憊現象,那裡想到她會死?

  誰知‘欲求見佛’這句話,竟作了她對人世間最後訣別之言。她說了‘欲求見佛’一語以後,她竟然一聲不響的跑到她的禅床上,依佛教的睡制,側身右脅而臥,口誦佛號而化。

  她的家人見她預知時至,無疾而化,料定他必生極樂,而且是上品上生,一到極樂,定會花開見佛,悟無生忍,一時大家皆化悲為喜。

  在他個人的修為上固然是一大成功,而在整個的佛教來說,等於科學家在實驗裡對某種學理或物質的求證,經過分析,化驗等等的工作以後,證明結果完全與學理相符。

  佛經上所示種種修行的方法是因,最後所獲得的理證是果。只要你能依佛所示的方法,順序進行,最後總能得到你所欲求的果證。

  科學家批評佛教是迷信,經不起科學的化驗,這是盲人摸象,百無一似的的說法。佛陀所說的一切教怯,沒有一件不可以用科學證明的。

  在科學未昌明以前,佛教也許會被人誤認,但時至太空的今日,科學卻作了佛教教義的注腳。譬如佛說‘世界無量’過去除了佛教的人士外,可能不會有多少人相信,但今日的天文學家在巨型的望遠鏡下,證明太空的星球卻是不可量數。有人說:‘科學越發達,佛教越興隆’,這話可能百分之百的確切。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