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行大和尚:佛教徒對國家最好的愛是什麼?


發布:東華禅寺  

  人世間誰最大?是君王最大,既然君王最大,我們作為一個教徒、信徒,在愛國的時候,就要像對自己所信仰的神一樣,對君王與國家也要全然的達到愛和忠。

  我們作為一個信徒,到任何一個地方,能夠遵守和適應這個地方的規矩,你就已經解脫了一半,不要說我很愛某個地方或者某個人,那都是虛的,他制定的規矩你能夠接受,能夠適應,就是對他最好的愛。

  他制定的規矩也不是他個人制定的,有很多是歷代君王,或者說歷代領導制定的,每一代都在不斷完善。

  例如把一些不起作用的規章制度刪掉,又新添加一些,為了針對當前的發展需要,可能過幾年以後又不適應了,又制定一些新規矩,所以法律才有所謂的五年一大改,三年一小改。

  就如同我們佛門的戒律,佛在數千年前都已經制定好了,但是我們寺廟的開山祖師爺,他制定的還有叢林規矩,也就是寺廟規矩,共住規約。

  共住規約是歷任主持,也就是方丈,帶著四大班首、八大執事來制定的,但他會把戒律放在第一位,放在最高,戒律下面才是寺院的叢林規矩,共住規約,它一步一步往下降。就如同國家有國家的法律,每個地方的政府還有管理條例。

  只有一個忘我的人,你們還不能說是無我,不需要無我,你只要把自己忘掉一部分,去到任何一個地方都會很容易融進去,很容易和對方溝通。

  我們之所以到一個地方和人格格不入,和事格格不入,就是因為太自我了,你的自我從來沒有放松一點點。

  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過,我們每天說話哪個字用得最多?就是“我”,我們一刻也不敢把自己忘掉,我都不敢忘,你怎麼解脫呢?你更不敢說把自己空掉了。

  所以佛教裡面,才從忘我到無我,凡夫俗子的慣性思維都是以自我為中心考慮問題,很少有人拋棄自己的立場,站到對方來考慮問題,更不用說站到全局的立場上考慮問題了。

  例如一個縣長考慮問題,通常只是站在縣的局部上考慮問題,一個市長他會站在市的區域裡面考慮問題,一個省長考慮省的范圍問題,一個君王他要考慮全國的問題。

  所以有時候,我們沒有辦法換位思考問題,因為換不出去,縣長能夠換到市長的位置上考慮問題嗎?市長能夠換到省長的位置上考慮問題嗎?理論上是能,實際換不了,因為你沒到那個位置,你所謂的換位思考全憑腦袋和自我想象。

  就如同你們今天沒有當方丈,讓你們換位思考怎麼換?你們所謂的換位思考,只是坐在你們的位置上想象:萬行大師怎麼考慮問題的?可你們也猜不到。

  你們認為東華禅寺一些規矩、章程是我制定的嗎?我制定東華禅寺的規矩,其實是向你們各個部門收集問題,收集規矩,然後通過我的嘴巴發布而已。

  其實我只是一個單位的代言人,這個道理你們能不能接受?你們認為我是一個單位的制定人嗎?我只是一個單位的代言人、發言人。

  如果一個單位的總負責人,他制定規矩不去到下面各個部門考察,不問下面各個部門的負責人,他坐在他的位置上憑自己得想象,那制定的規矩肯定是不實用的。

  所以一個國家,一個團隊,乃至一個家庭制定的規矩,肯定是大家覺得對國家、團隊、家庭都有用的,能夠維護集體的利益,大家的利益,才同意制定的。

  如果你不是參與規矩的制定者,根本沒有辦法理解,就如同我們今天在座的這麼多信徒都是老百姓,國家在制定政策的時候,在座的有沒有人參與呢?

  反正我沒有參與,我是老百姓,我相信有老百姓代表參與了國家政策的制定。當國家主席簽完字,同意公布的時候,一定是經過內部班子反復開會討論過才公布的。

  那我們老百姓看完公布以後,應當怎麼做?對了,用佛家的話來講就是依教奉行,守本位,聽招呼,站在社會上老百姓的位置來講,應該怎麼表達?就是遵紀守法,遵紀守法就是對我們國家最好的愛,就是對我們的君王最好的忠。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