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大師馬季往生極樂前詳述鬼道之苦:陽壽未盡墮鬼道,幸遇佛法離苦海

發布:恬碧爽


  編者按佛子述:

  1. 在世時風光無限,臨過世要債上前

  馬季:其實咱倆該聊點什麼呢

  大姚姨:你說下你的感受吧,其實你應該告訴大家,人真死了之後呢就什麼都晚了,應該相信佛法,你說下你死了之後到哪去了,

  馬季:我現在覺得我特別消極,這麼多年了我什麼都提不起勁來,就覺得無助,特別無助,人死了怎麼這麼難過,

  大姚姨:是阿人家還以為​​死了就沒有了呢

  馬季:不可能,太不可能了!人死了比活著還難受,太嚇人了,作為我來說,從來沒害怕過,那時候多風光阿,台上台下的咱往那一站是大腕,後面一大堆觀眾,記者,你走到哪都一大圈,可死了都不一樣阿,太可怕了

  大姚姨:馬季,您說下您死的時候是什麼感受了麼,看到什麼了麼

  馬季:疼,多。鬼,什麼都看到了。太多太多東西了我不敢看,害​​怕。好多東西都來了,都上我身邊來了。我不理解他為什麼來找我

  大姚姨:有沒有你吃過的海鮮阿,魚阿,肉阿,你死了之後他們就來找你了

  馬季:那我吃過,這為什麼呢,這些東西就是叫人來吃的。他們為什麼來找我呢

  大姚姨:我們都是六道眾生,比方說我們是人,他們是畜生道,還有地獄道,鬼道,天道,修羅道。六道輪回記錄我們的善和惡。比方說你活著的時候做的善事諸多,惡事多善事少就惡道。你吃肉和吃海鮮,就叫做殺生,就屬於惡行,就到了惡道。鬼道,地獄道,畜生道。你現在就屬於在鬼道。

  馬季:我想不明白,怎麼這樣呢

  主法大姚姨:佛教講因果的,三世因果經都有的

  馬季:原來,他們說鬼的故事,我只是聽他們聊這些,但是我不是太信。我好容易有了出頭之日,風光這麼多年,為什麼我做的那麼多好事不能夠給我帶來好處呢,

  大姚姨:但是你一風光把你的福報都消耗沒了,人不能出名的,應該積累陰德。如果像你們這麼風光,經常被人家到處贊揚,就把福報消耗沒了。但是如果別人誇你,你不動心,就不消耗。咱們還記得有個故事,孩子七歲會作詩,爸爸就到處領著和別人講,後來孩子什麼都不會了,後來爸爸這麼炫耀,把福報都消耗沒了。

  馬季:別嫌我煩,我就覺得我什麼都想不通。這個福報很重要,我那時候我不知道福報是乾什麼的,就想著咱現在是大腕,電視,廣播,哪個地方不播放咱們,相聲演員,腦袋清醒,嘴巴厲害,要什麼有什麼。我不知道什麼是智慧,那時候無論遇到什麼困難,經過我一指點就能迎刃而解。

  大姚姨:我舉個例子,北京地震了你害怕吧

  馬季:那地震了誰不害怕呢

  大姚姨:地震是一種災難,沒有福報的人才有災難,有福報的人怕什麼阿。福報在你得放的下,看的破。我要壽命沒到,就死不了。不是害怕就害怕得了了的。

  馬季:你說幾百號人在樓裡,我的壽命還沒到,樓塌了我也死不了,就是有福報?

  大姚姨:對的,我有一次修煉中有種障礙,有一種無形的力量要把我往從23層扔下去,頌楞嚴咒心也不管用。我很害怕。後來我就想,如果我到壽了,該死就死了,我要沒到壽,他扔也摔不死,我這一念就不害怕了。因為害怕也是一個妄念,怕不一定不死。

  馬季:怕,該死還得死!

  大姚姨:對,我這麼想的就不害怕了。因為壽命是我的福報,太上感應篇裡記的,我們做的惡事,輕奪100天的壽,重奪12年的壽。這都有記載的。你做什麼了,給你加什麼功,怕什麼阿。

  2. 下地獄陽壽未到,墮鬼道尋救命人

  馬季:你能看到我死的時候的景象麼

  大姚姨:那能,能,那你說說吧。

  馬季:我在醫院裡,你能看到吧,這傢伙他們哭的

  大姚姨:你那時候很出名,他們是真心哭的,但是你鬧心麼,你身邊還那麼多討債的

  馬季:你這個說對了,就我身邊這些鬼東西,我分辨不出來是什麼,這個拽我,那個撓我。我和他們打來著,我覺得我體格,這麼胖,體格這麼重,他們能夠鬥的過我?我和他們打,打了三天。那時候我不服,為什麼你們都來找我,那麼多。三天之後我就被他們撤走了,黑咕隆咚我也不知道去了哪,你說那個是不是閻王爺阿,

  大姚姨:給你拽地獄去了,是不是戴個帽子,帶小簾,像玉皇大帝是的

  馬季:是,那個模樣很凶煞的,就和玉皇大帝是的。你說我也上地獄受審去了?

  大姚姨:那是阿,人死了之後49天都要到地獄受審。

  馬季:這一群人拉著我,得得得……點了我好多條罪狀!我不服,我哪那麼多罪狀!我就覺得我哪有辦那麼多錯事。

  大姚姨:給沒給你看那個鏡子,孽鏡台麼,沒給你看麼

  馬季:那到最後咱不能不承認,這個閻王爺嘛,說你這個人還有點福報。一查吧你還有幾年的壽命,現在還不能接收你。今天給你敲個警鐘,這麼多天來,給你列列舉了這麼多條的罪狀,哪一條都能定你下地獄受罪,你知道不知道醒悟? 我說我真是有點心高氣傲,人世間這些壞習慣壞毛病都還帶著呢,我和閻王爺說話也不客氣。我說他們說什麼你就信什麼唄!閻王爺說你再嘴硬,馬上見分曉,我不得不承認。確實是有這麼回事。後來閻王爺說,你的福報,如果在這幾年當中,你能找到你的救命的人,那麼你可以擺脫這個痛苦。要是在這幾年當中,你找不到你的救命人,幾年以後你還得到我這裡來報道。他說你知道你的罪狀之後,你有沒有悔改之意。我說,我只是說承認我犯過錯了。我不知道怎麼是悔改。我只是說我犯了個錯,我為什麼要悔改!嘴硬,那時候是真的嘴硬。閻王爺說:你犯了錯,不知道改?你說你這個人,糊塗到頭了,擺到眼前了,你還不知道悔改!把他扔出去吧,讓他自己選擇吧。能找到救命的,你就解脫了。找不到救命的,到時候就有你好看了阿!我就被他扔出來了。唉!在外面,沒一個認識的。看誰都一個模樣,就一個字,醜。個個醜,那難看的,讓人看到怎麼那麼醜。你別看我在人世間,我上哪去哪個地方都不要我,和人間風光不一樣了。我上哪個地方哪個地方都不讓我去,上人家家更不可能。

  大姚姨:人家裡都有護法神

  馬季:對!在外面流浪,有時候下雨,天不好的時候,在外頭挺受罪的。咱也想躲躲唄,那樹底下我有的都進不去,都有主的。那一個樹上都爭阿,老多老多了。蟲阿,螞蟻阿,蛐蛐阿,什麼都有,都在樹上。咱進不去。嗝兒(打了個嗝兒),唉,好多年了,沒打過這種嗝兒

  大姚姨:這個嗝兒吧,是你有好多怨氣。你自從死了之後,看哪都不順眼,你說你能不抱怨麼,所以你你積了好多怨氣,今天你打嗝兒,把怨氣翻出來了,你就好了

  馬季:哦!那是阿,我看什麼什麼不順眼,你說我在人間那麼風光

  大姚姨:你回家找你兒子呢

  馬季:去不了,去哪裡能找到呢。我現在就覺得,我在這個地方,離你們人世間太遠了,十萬八千裡就不止

  大姚姨:就是死了以後想找我們都找不著?

  馬季:找不著,我也想找我兒子,找我孫子,找我老伴,在這邊誰也不認識阿。陌生的環境阿。但是我是怎麼樣也找不到家的環境了。回不去。漂泊阿。人死了可不得了。風雲人物又能怎麼樣。

  3. 念觀音得入佛門,蒙佛恩前來表法

  大姚姨:馬先生,那我問下,您這次是怎麼找回來的呢

  馬季:離你這裡遠不遠?新加坡。閻王爺不是說了麼,我要找到我的救命人,他一開始說的話我就不信,那幾年我就在外面漂泊,我就想回家,尋找我那個家。找了那麼多年,找不到,心灰意冷阿。忽然間我一想起來,閻王爺說的話。再等幾年,我要再找不到我的救命人,我還得去回去上他那裡報道呢。我不能落在他手裡邊。落在他手裡邊多難看阿,我是被扔出來的。

  大姚姨:那不單是難堪了。

  馬季:是阿,我不能落在他手裡邊。我要開始考慮這個問題了。什麼人是我的救命人。說實話那時候我被扔出來的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有時候串到一些地方就不讓我進,我不知道你們知道不知道陰間的規矩?

  大姚姨:知道,有城隍土地

  馬季:哦!你們知道!對,到哪個地方人間不讓進;我被扔出來的時候你想得救,你去哪個地方有感覺的時候,和他們說一句話,就讓你進了。那時候我也沒在意,之後後來我想起​​我的救命人了麼,我就使勁想使勁想,想了好長時間才知道閻王爺和我說的那句話。我就上那個地方,我就想著往那走,不知道什麼感覺,反正就感覺那邊很舒服,但是走到那邊不讓進了。哪來的混球啊,這地方你也能隨便進麼!被人家吵了一頓。訓了一頓。我說,為什麼不讓我進,他說你是乾什麼的,怎麼能說讓你進就讓你進。我說你知道麼,我在人世間可風光了,我叫馬季!你馬季你馬龍我也不管,就不讓進!

  看來這個人呢,不能這麼心高氣傲。我在那門口徘徊了很長時間,吵了很長時間就是不讓我進,後來我想起​​閻王爺的話,你要不記的我這句話,什麼時候也得救不了。閻王爺還是慈悲,你說到時都不認錯,還向我透露這個信息。“無論到哪個地方去,你就說菩薩讓我來的。”我可想起這句話了!!!!他說了你上哪個地方有人攔那你,你就說是菩薩讓你來的,哪個菩薩?觀世音菩薩!!!!我可想起來了!(笑聲)我說,觀世音菩薩讓我來的!(笑),就讓我進去了。

  大姚姨:你想起來了?

  馬季:是,進去以後覺得那個地方也不好,感覺烏煙瘴氣的。既然來了,就憑感覺,就想找我想要的東西。因為黑,什麼也看不到。新加坡也不算太大。轉了2遍,就在北大街那棟樓上,我感覺這個地方強烈,越往那裡走越強烈,能看到一點微光,我可高興了,我看到光了!我一下子勁就來了。閻王爺說的沒錯,我可找到我的救命草。我一小下子就來了。我來了已經半個多月了。這位我怎麼稱呼他?

  大姚姨:居士,劉居士

  馬季:這個人心好,心善。我在他家這麼長時間,給我們誦經,念佛,有時候開示,我們就知道好,就不知道好在什麼地方,有時候聽不進去,找感覺亂亂的,亂七八糟的。就像上課,大家都在念書,六七十人,念的人太多,亂七八糟的。你就聽不進去。你不知道說了什麼,念了什麼,不明白,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在她身邊呆了這麼一段時間吧,我不知道什麼原因,這些哥們姐妹都來了。我怎麼找到有親人的感覺了,他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都到這裡來了,你問他們他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沒想到能在這個地方見到你呢?!你說說那麼多都來了,匯聚一堂。

  馬季:今天,他說叫我們大​​家都到這邊來,我不知道你們說的表法是什麼啊,有可以讓我們說話的表述的一個機會。我真的是剛開始的時候有一點不相信你們,怎麼有可能呢,我們已經是死了這麼多年的人啊,不是人,是鬼了,還能上你們人身來說話。我剛開始我都不適應。怎麼適應啊,死了這麼多年。這一會我感覺好多了

  大姚姨:你找到了那種感覺了吧

  馬季:有點感覺了。這一會我想敘述了,剛才我都很消極,不想說。

  大姚姨:現在你那種幽默你那種詼諧,又都出來了。

  馬季:能感覺到?

  大姚姨:能啊,你想想那一個灰暗的世界,讓你描述的有聲有色。

  馬季:我感覺不如我在人世間的時候,那時候語言表達,你看看張嘴就來。那多流利啊,腦袋反應多快啊現在不行了。

  大姚姨:那是,你這個時候還是有一些障礙。

  馬季。死了就是死了。沒想到人死了就是這回事。

  大姚姨:佛經上說生死是大嘛,人在活著的時候就要把死了的問題解決好,大家都不認,都覺得死了以後再說。

  馬季:我那時候在世的時候,誰和我說死,我不認。那時候覺得滿身都是勁,你和我談死,都是不吉利的話,我特別忌諱。他們都知道任何人在我面前不許說死

  大姚姨:您在病故之前是不是身體一直挺好啊,是突然病故的吧

  馬季:挺好,太壯實了!誰也沒想到我忽然間得病

  大姚姨:你當時是心梗麼

  馬季:對,心髒不好,沒想到一下就突發,一病就臥床不起,就玩完了。

  大姚姨:您知道什麼是心髒病麼,心髒病,就是那些眾生,到你心髒裡去了。

  馬季:哦,他們也可以進入我的身體?明白了

  大姚姨:這個我親自經歷過,我愛人給我買了一個兔毛的衣服。因為我學佛了嘛,我本來是不應該要的。剛開始說不要的話,肯定說我事多。買完之後這個小兔子就和我們兩個干仗,“還菩薩捏~就穿人家的皮!”完了之後就給我看到大白兔子,之後我的心髒就跳個不停。就像兔子的腳叭嗒的跳。是你傷害的眾生,在你心髒上面。然後我們玩球的時候,就那種狂笑嗖就進我心髒裡了,我就感覺到,心髒病突發。我沒法控制。我如果停下來肯被送醫院了,我就堅持打完。回來磕了幾個頭,兔就從我心髒出來了。進我心髒的時候,心髒口那麼小,兔子那麼大,就感覺切開的疼,心梗都是這樣突然的情況

  馬季:聽你一講,就像聽我講笑話是的,有這種感覺,提取生活的一些題材,然後進行編輯。然後成品,就這樣的感覺。

  大姚姨:這就是我生活中的事情。然後你吧,你當時為什麼會進入你心髒了呢。我覺得你那時候也是一種狂笑或者說開心。因為我當時看到那個球是打到網上沒過去又回來了,特別奇怪,這種笑就是咱們說的特別開心,然後它就抓住機會了。所以說我們平時要學平常心嘛。

  馬季:聽你這麼說我能感覺到你當時的心情,當時的笑

  大姚姨:有點失常的笑。我們雙方打球,當時我方的球沒過去,當時的笑也是一種壞笑,不是好笑。

  馬季:我那次和你也類似。我有點居高臨下,然後有一種什麼心情,就是你們都不如我!都不如我

  大姚姨:對,這個時候眾生就找到機會了,什麼時候呢,自私自利的心,貢高我慢的心,這時候眾生就抓到機會上來了。

  4. 聞佛法迷途知返,披法衣往生極樂

  馬季:你說這個人為什麼是人,鬼為什麼是鬼,

  大姚姨:馬先生我給你講講,我們每個人是來做什麼來了。每個人這一生是來了緣,了業,了怨。就你這一生遇到什麼人,和你什麼關系,這些關係你都要了的。你的妻子,你的兒子都是你的緣,你都認真對他們,就了了。比如你的老伴,這麼大歲數,都能夠相敬如賓,一直到晚年就徹底了了。如果在活著的時候,因為你的名氣,你的社會地位,你瞧不起她,或者不少人離開了,又找老伴了又找新歡,你這個緣就沒了。包括兒女,有的兒女聽話,有的不聽話。你都要認真的了了,不了了來生這個因緣還存在。有的人,生前的時候離婚,你離了,這個緣沒斷,因為你沒有認賬。你一定是覺得過不下去才離的。為什麼過不下去呢,比如我是女人,按照弟子規講,女人要盡女人道。落實到道,圓滿下來,就了了你的緣。過去老祖宗有三從四德。你遵守了,就了了女人的道。現在的女人都反了,叫野蠻女友,反天了,所以這些緣都沒了。你們演藝圈有不少這樣的人,過不好就散,其實是不對的。

  馬季:太多了,太多了!

  大姚姨:其實過不好的原因有很多,就比如說你嘴硬,什麼事情都你對,這就不行。這是第一條。要了緣。還有了怨。所有的怨不要結。和我們過不去的人,找我們,我們要把這個解了。今生一定要解冤,不要結冤。來找我們的,是累生累世虧欠人人家的,一定要低低的矮矮的,把這個怨解了。還有業。今生的不順,都是以前造的業,果報,我們要承受,懺悔,把業了了。如果你不承受,不服,今生不了,來生還要了。所以你們這些演藝圈的人不懂呢。有點福報就造,狂樂,現在我知道他們,吃的喝的殺生,喝酒,還尋刺激,

  馬季:吸大麻的

  大姚姨:唉。什麼都有了,所以演藝圈特別亂現在。像您這樣老一輩純正的不多,年輕人現在造的特別厲害,所以消耗福報

  馬季:我看不慣

  大姚姨:是,所以為什麼年輕人夭折,福報都消耗沒了,所以早亡。

  馬季:看著年輕人,心疼,年紀輕輕不好好做人,竟搞烏七八糟的東西,咱也不是人家的家長,說重了也是,說輕了人家煩你。所以我當時收徒弟就要求正直。年輕人現在不行,怎麼教育都教育不過來,心高氣傲。你們也有所感受吧

  大姚姨:有,普遍現象

  馬季:這麼些年了,這些小孩們,有沒有聽話的。

  大姚姨:有!郭德綱你知道吧

  馬季:知道

  大姚姨:郭德綱把你那套繼承下來了

  馬季:唉

  大姚姨:人來了就是了緣,了怨,了業,了了之後呢,就輕鬆的到西方極樂世界。有的沒有了好,中途遇到佛法,深信之後就開始改過,比如我是個女人沒有做好,就對著弟子規盡孝道,孝順父母,和同事同學關係都處理好,還是個媽媽怎麼照顧孩子,還是妻子怎麼照顧丈夫,落實弟子規。這是在做人的情況下落實弟子規。這是淨空法師提倡我們的,人道落實弟子規。第二個呢,我們要落實五戒十善。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飲酒,不妄語,這些要杜絕,在生活中落實五戒十善,圓滿,然後再​​念佛。但是現在佛在經典寫的好,大家都不去落實,所以很困難。很困難怎麼辦呢,就得到晚年時有個助念。助念就是人死的時候有個助念團,給你開示,講西方有個極樂世界。也給你周圍的冤親債主,給他們助念,讓他們明理。我們開始是孽緣,現在轉孽緣為法源,我們共同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帶他們一起懺悔業障,一起往生極樂世界。這樣走的時候比較順利,阿彌陀佛放光接引。

  馬季:真有麼

  大姚姨:這個就是極樂世界的模板,這是極樂世界的接引站,一會觀世音菩薩親自來接你們

  馬季:我還是不太相信

  大姚姨:不是不相信,是有點不敢接受。因為你們受到傳統教育時間太長了

  馬季:我認為這個事情不可信呢

  大姚姨:我們怎麼修行呢,凡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放下,心裡放下(被打斷)

  馬季:那我能不能看看我的孩子

  大姚姨:你想看馬東啊,可以看,以後你隨便看,你誰都可以看到,我教你以後。

  馬季:你怎麼教我呢

  大姚姨:馬東可是對你有意見呢

  馬季:這臭小子,我在世的時候就和我幹

  大姚姨:他在外面學習八年是吧,他說他為什麼呢,他就不想走進你的光環,爸爸是名人,他想活出自己來,但是他到哪裡人都說他是馬季的兒子。

  馬季:他老覺得是藉了我的名,無論有什麼成績,都是我的名,所以我們兩個就不合嘛,老打

  大姚姨:後來在國外學習八年,做了節目主持人,挺有特點的。

  馬季:做那個去了?

  大姚姨:他做的挺好的,也搞語言類的,能放能收,給人感覺特別沉穩不浮躁

  馬季:讓他按照自己想走的路走吧,反正就說,祝福他

  大姚姨:馬先生,你留的話我傳過去

  馬季:傳給他麼??!

  大姚姨:今天我們兩個的話我都錄音了。

  馬季:他能聽到?(驚喜)好啊!好!好!

  大姚姨:你把你的想法,想和誰說就和誰說,我幫你錄音,都幫你傳過去

  馬季:這麼多年了,我剛才和你說了我很消極,說實話我都什麼都不願意想。我感覺我自己挺沒勁的

  大姚姨:那是過去了,什麼都不一樣了。你要給他們一些忠告。人死了,給他點忠告嘛,現在活著呢,就要學佛

  馬季:可不是麼,他說學佛我不知道怎麼學佛,我告訴你一點,可怕!人一死了,要多可怕有多可怕,你們不相信也是存在的。我死了這麼多年我的感受太深了。能有這個機會,現在抓到這個救命稻草,我現在不願意放棄了。我不知道學佛能幹什麼,但是我感覺學佛能救我,我不知道怎麼學,我一死了就深深感受到了,那種痛苦讓人說不出來!太難掙扎了,太難了。人一但死了,不由你,真的不由你!我去閻王爺報道了,人家不要。我不管你們信不信,你們總是有死的一天,到時候你們後悔就晚了。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和我這樣命好,能遇到這麼多好人,我的救命草!能把我救出來。閻王爺都說了我找不到救命草,我回去就落在他手裡。我不管你們,你們聽也好不聽也好,那是你們的事。反正死了就都明白了。你們現在要早早的研究佛法對吧。

  大姚姨:對,不能叫研究佛法,一叫研究佛法,就去研究文字了,叫修行。

  馬季:哦,修行。你就聽人家說的很對,他說的每一點我都有親身體會,親身感受。太厲害了。這麼多年心灰意冷,沒有其他祈求了。我感覺離你們一千座山,離你們遠。我怎麼也找不到你們。我可想你們了。無時無刻不想你們。那能怎麼樣,我還是做我的鬼,哪也去不了。在這邊可苦了,到處黑,到處是鬼。你們身為人,注意點。鬼不得了。沒事的時候和修行的人好好請教怎麼修行佛法,聽聽淨空法師的,好好聽,聽明白了你們就知道了

  大姚姨:聽完了之後要照做,落實

  馬季:照做,人家怎麼說就怎麼做。

  大姚姨:剛才您說修行,什麼是修行,就是照著經典修改自己的行為。哪裡不符合經典就修正自己的行為,也叫做改習氣。三字經有說,性相近,習相遠。佛法來講,我們都有佛性,但是因為我們的習氣不一樣,人就有差別了。所以我們要改習氣

  馬季:哦!這個我聽明白了

  大姚姨:就和您說的到閻王爺那裡了都還要和人家拍桌子呢,就是心高氣傲的習氣

  馬季:對對

  大姚姨:我們就對照五戒十善,殺盜淫妄酒,我們哪裡沒做到要修改,這叫做修行。那什麼是學佛呢,學習佛的行為,就像我們說的有個榜樣,照著榜樣去做,就是學佛的行為。現在有個誤區。都在學佛的經典,拿著書研究叫做研究佛學,不叫學習佛的行為,研究佛學的人成就不了的,他們只是一個佛學家。

  馬季:只會說,不會做。

  大姚姨;現在很多人都在學習,老法師講經很熟,哪句話出自哪裡都知道,但是沒有開悟,為什麼,因為老法師講經他只是知道了,沒有去證悟。我舉個例子什麼是證。知道是知道,和證悟不是一回事。佛在經裡說的話,是佛的智慧。佛的智慧是佛經歷過的事情說出來的。現在我們把佛的話拿過來說,那叫做學捨。舉個例子。比如我是小學生,我知道大學有微積分,我就說大學也開微積分課。我只會說,但是一個大學生會知道微積分是怎麼回事。現在我們學習講經說法,會說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你要照著去做。我舉個例子,我在學金剛經的時候,不懂得什麼叫做不著相。有次我調到坑裡了。一出來鞋是濕的我忘了,第二天上課鞋濕的就忘了,肚子疼。我就想我既然學金剛經了,就不著濕氣進肚子裡的相。打那之後我就知道了,佛法是做出來的。佛說出來你要去用。然後你才能明白,而不是研究。您聽明白了麼

  馬季:我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大姚姨:佛法就是不可思議的。佛說的話,你要去用,對,佛法是要去做,不是研究。佛法是做到就明白了。你做到了我就說我不著涼氣進我肚子的相。後來我就請教善知識。到底什麼是不著相呢。照相機照相,照相機對著鏡頭對著物,能把像成在相機的膠片上。人眼看到事物,就在視網膜形成影響。佛法講眼睛看到的是在心識裡形成影響,看到什麼就往裡著相。你看到人的煩惱,就著進去了。有時候你看到2個人吵架,是不是記住了,回去就像過電影

  馬季:是有時候還要說說呢。

  大姚姨:說完了還給人傳呢!這就是著相,我們的心裡都裝著這些垃圾,時間長了,心裡就都是垃圾,都是污染物。我們明白之後怎麼辦呢,我不著相,天天清垃圾,天天清,心裡就清淨了。這就是金剛經裡的不著相。不著相怎麼來的,我不管我先做到了,我先用,不著相結果事情就解決了,我心裡都不裝垃圾,因為都沒有用,裝它做什麼阿,不裝垃圾就是清淨心,清淨心就有智慧了。小孩子為什麼聰明阿,腦子理沒有這些垃圾。現在的孩子為什麼腦子不好使。上網阿,看遊戲阿。腦袋裡裝的垃圾太多了,正經東西進不去。就是說內存不夠。

  大姚姨:毛澤東過去說過意識形態領域的東西,正的不佔邪的就佔了,毛澤東思想佔領你的思想陣地,邪的就進不來了。現在都沒了,你讓他學三個代表都不學。現在的孩子和好多大人都是被無形的控制。所以現在國家就倡導傳統文化,告訴孩子從小怎麼做人

  馬季:阿,這個好,這個好。

  大姚姨:現在都在學弟子規,全國普及弟子規,但是真正落實的不多。現在都作為一種文化,必修課,社會上有善知識,創辦傳統文化學校,論壇,這個非常好,但是落實的不多。和佛法一樣,需要落實,作為文化來說,都在說別人,是沒有用的,需要每個人去落實,弟子規也要求每個人都落實。其實修行,大家總認為讓自己改習氣不願意,比如我說的不著相,你真做到了不著相,清淨心就大智慧阿。

  馬季:你說的那個不著相,我那個長相,我別老記著我的長相。

  大姚姨:你的長相只是你壽命的一種形象,你不著這個相,老了,年輕了我都不管,不去想,不成固定的影響老去惦記他。這個是不著相,還有一個對你們最起作用了。你們現在腦袋裡記的你當年那麼輝煌,你現在又經歷那麼多磨難,這些在你心裡不舒服都存留著。金剛經還有一句話過去心不可得。過去心不可得的意思是,過去的事情都是一種煩惱,過去風光的日子,對你現在有什麼好處,只能是美好的回憶也是痛苦的記憶,因為過去不再擁有,想起來酸酸的。所以過去的事情對你是一種煩惱。其實過去事對每個人都是一種煩惱,我們現在過現在的日子,但是過去的事情經常來幹擾我們。就比如,我不怨他我都上大學了,要不怨他我都如何了,這種事情實際不可能再發生的,但是這種煩惱時時刻刻糾纏著著我們。金剛經上一句話,過去心不可得,為什麼呢,過去的煩惱都不要再乾擾我!

  馬季:經典!這太經典了!

  大姚姨:那就是所有的過去事放下,過去心不可得,過去心不可得,過去心不可得,你看看你自己馬上就清淨了,

  馬季:哎呀,太厲害了,太厲害了!

  大姚姨:把所有的過去事放下,馬上就覺得清爽了是不是

  馬季:恩,過去的事情沒有意義了?

  大姚姨:它本身就沒有意義了,是一種煩惱,不光是你,就包括我們現在都要過去的事情不要想,時時把自己的心定住。金剛經講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佛法講是心作佛,

  馬季:哎呀,講的太好了!

  大姚姨:為什麼是心做佛,我舉個例子我是個教師,我開學前要寫8個教案,我寫了6個還差2個都12點了,家裡來人了,後來一想過去心不可得,睡覺。本來校長訂好了周一檢查教案,結果第二天校長沒檢查教案。我就想試試佛法不可思議,為什麼呢,是心做佛,心能轉境界。

  馬季:這麼了不起麼,心可以轉境界?

  大姚姨:對呀,定住心可以轉境界,所以老法師告訴我們,雖然現在災難頻發,但是大家都定住心,轉心轉念就可以化解災難。我再給你舉個例子,我愛人單位集資,當時集資款5萬,我當時錢借出去了,也不好意思再要回來。不管,未來心不可得。結果愛人第二天給我打電話集資款要一萬了。

  馬季:這都是你轉境界的

  大姚姨:對,就是你心定住,未來心不可得,你的心要清淨,保持清淨的心都可以轉,我用一萬集資,我還剩下五千呢,我都嘗試了,佛法都是不可思議的,你的心定住了,什麼都可以轉。遇到了問題解決不了,就放下。

  馬季:你現在說話我感覺有力度!你說話就感覺這個力量一直往這傳,有這個感覺。

  大姚姨:現在我的修行經歷是這樣的,照佛說的做,今生就能了緣了業了怨,那有的時候你做不到。比如單位評先進,評個職稱了,那應該有我的,我大學畢業幾年,工作做了多少應該有我的,但是有的時候就有特殊情況,我的職稱就比別人晚評一年,怎麼辦?放下!就是放下。修行是自在阿。

  馬季:這麼簡單麼,這就是修行麼?

  大姚姨:修行就是要你放下,不要執著,放下執著。

  馬季:一般人不知道,煩惱越想越多

  大姚姨:對,我們過去說,你之所以痛苦,是因為你追求了錯誤的東西。但是咱們這些人不放下,要時時放下,修行的標準是你的心在自在。你說你心都不自在了,還硬往前鑽,都憋勁了,像發條上的越來越緊,能自在麼?

  馬季:佛法這麼不可思議!那太了不起了,你能現在悟到這麼多太了不起了

  大姚姨:沒什麼。這是照佛說的做,其實呢,佛法呢大家都去研究去了,佛法都要去證悟的,照佛說的走一點就證悟一點。就像咱們上大學修學分嘛,我學過一科,考過一科,我就上了一個台階。那麼大學四年,你念完了,就可以得到學士學位。佛法也是一樣的。佛法在生活中去證悟

  馬季:我說一句,佛法就在生活當中。我理解的對了是吧?

  大姚姨:對了,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覺阿,要時時的覺。

  馬季:再和我說說覺什麼意思

  大姚姨:覺是覺悟,覺也是回頭。咱們碰壁了吧,不回頭!

  馬季:對對對對對!不撞南牆不回頭

  大姚姨:還往前較真。佛本身就是覺悟的意思,佛也可以解釋為覺悟了的人。

  馬季:佛也是人麼?

  大姚姨:是人,覺悟了的人。在世間覺悟了就可以做佛,活著就可以做佛

  馬季:他是這麼個人阿!

  大姚姨:六祖在世就是佛,那就是中國的佛

  馬季:他留下不少東西,我還沒去看過

  大姚姨:六祖壇經講的是內不起心動念,外不被境界所轉。這就是定。

  馬季:這個夠經典的

  大姚姨:他還說一句,不思一切善不思一切惡。不是說不想,就是說你的思想觀念不要落入善的觀念,也不要落入惡的觀念。比方說,您經常下定義,這個好,那個不好,那是你的觀念,不要落入善的觀念,不要落入惡的觀念。為什麼,一切都是因果。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馬季:哦~我們不能去評論?

  大姚姨:不能去評論,你只看到他被打了,你知道他曾經打過人麼。

  馬季:哦!看著他可憐,但是他曾經做過可憐更可憐的事情,我明白了

  大姚姨:一切都是因果,我們不要落入善的觀念,也不要落入惡的觀念。這個不是說出來的,是在心裡體悟的,當你認為他對認為他不對的時候,你就心裡不自在。你就暗示自己不要落入善的觀念,不要落入惡的觀念。在心裡暗示自己,然後你的心就自在了。或者說不要執著自己的對,不要執著他人的錯。比如說你和兒子之間的矛盾。你老認為他不對,你就生氣。這就是你執著了他的錯,你執著了他的錯,你難受你就不自在,想起來就來氣。

  馬季:對,我一提起來就生氣!

  大姚姨:對那就是我門老執著在人家的錯上。

  馬季:拿別人的錯來懲罰自己。

  大姚姨:而且你這個人還經常執著自己對。

  馬季:那是,我這輩分在那放著呢,我這年齡在這放著呢。都得聽我的,我說一不二阿。

  大姚姨:一個是這樣,一個是你說的真對,但是現在的孩子,就比如你是大學生,他們是小學生,他根本理解不上去

  馬季:他不聽你的,太難教化了

  大姚姨:這是您的錯阿,你執著在他的錯上。那你現在就加一個意念,我不執著在他的錯上!我不應該執著在他的錯上。他即使錯了,我也不執著。

  馬季:我不執著!我不執著!

  大姚姨:對!那你現在就把你兩的事就破開了。

  馬季:哦,我不執著!我不執著!我不執著!我不執著!

  大姚姨:對,你老執著人,其實錯不錯年輕人,有時候你能不讓他磕跟頭麼。只有碰壁才回頭嘛,現在我們的家長總想讓孩子一帆風順,那是不可能的。我們都是經歷了之後才知道的,你為什麼不讓他經歷?

  馬季:經歷了才成長

  大姚姨,對呀,那叫生長痛。我媽媽講玉米晚上都會拔尖,拔尖的時候都能聽到咔嚓響,那人成長你怎麼就不讓他有挫折呢。沒有挫折也不能成長。人家都說成長是種美麗的疼痛,現在的家長不願意讓孩子有挫折,他就長不大,家長都替他乾了不讓孩子有挫折嘛,挫折是一種成長麼。

  馬季:哎呀,你講的太好了

  大姚姨:這是我經歷的。我再強調下你和你兒子的事,你想起來心就痛。金剛經裡講,因無所住而生其心。你的心老住在這個煩惱上。你住在煩惱上,生的就是煩惱,你的心老住,停在那。我的心不停在那事上,你看看是不是就不煩惱了

  馬季:過去就過去了,別老在那停著

  大姚姨:對阿,你老在那停著。或者說你的心老被它揪著,而且你兒子根本不知道這件事

  馬季:恩,這個有可能

  大姚姨:人家在外面呆了八年,你的心揪了八年對不對

  馬季:恩,對是這樣。

  大姚姨:這就是金剛經講的因無所住而生其心。當你不住在這個事情的時候,你就生清淨心了。

  馬季:哎呀,太好了!聽你一說話阿,我現在全身都輕鬆了。太好了!比我們說相聲那有價值多了!好!好!

  大姚姨:這就是佛法阿,大家都是照佛說的去做,心中就自在阿,清淨阿。這時候你的心中就自在了,你想的就都是對的。是你自性裡流出來的。

  大姚姨:現在我給你總結下,從打出生以後咱們就來了緣了冤了怨,認真做,別管什麼時候,哪怕中年開始做也可以阿。然後在生活中去落實弟子規,大家學佛了要落實五戒十善。現在大家都拿這個去衡量別人,誰沒做到,都反了。我們都要落實,落實我要落實弟子規,我要改習氣。那麼改了之後就漸漸向自性靠攏。什麼是自性呢,你做到了就生起自性心,就像剛才說的因無所住而生其心,你心不住在煩惱上就生清淨心,不執著在別人的煩惱上,別人的錯上,自己的對上。就生的是清淨心。時時生的是清淨心

  馬季:自性就是本能的我麼?

  大姚姨:回歸本來的我麼,你能做到這點就不被外界所轉了嘛。內不起心動念,外不被境界所轉。

  馬季:哎呀謝謝謝謝,謝謝!太謝謝了,白來人世一趟。

  大姚姨:也不會白來,你現在看看你自己有變化了吧。你看看您的衣服有沒有變化了阿

  馬季:變化老大了!你這段話很精彩!太精彩了!

  大姚姨:精彩阿,沒有你說相聲說的好

  馬季:那我自歎不如你阿,不能讓大家得到太多太多知識了。你說在人世間的時候,指著說說相聲讓大家樂一樂,找一些人世間的題材。沒有你這些讓人開悟阿。哎呀太了不起了,你把這些東西編輯編輯,一定要發出去,讓他們聽!讓人太受益了!

  大姚姨:其實真正照做,還是自己受益阿

  馬季:受益非淺,受益非淺!像我這從來不聞佛法的人,這麼一講一點就透阿!

  大姚姨:佛法就是心法嘛,但是大家都在繞圈子都在外面跑。

  馬季:一切都在心!你說簡單太簡單了!你說復雜很復雜,看你怎麼去想,怎麼去領悟!你一定要發布,尤其對演藝圈的這些人,一定讓他們好好聽,好好想,說的太好了,說的太精彩了。說實話人再去研究佛法,他不知道該怎麼入手,怎麼去學。

  大姚姨:沒有切入

  馬季:對!你這麼簡單一講,就知道學佛怎麼去學,就是用行動去學,用行動去落實,開悟你的心!

  大姚姨:你說的太經典了!就是開心,您說的太好了

  馬季:本來的我就回來了!這麼簡單,我總結的就是這麼多。學佛學佛就是去行動,按照佛的話去行動。開悟自己的心,回歸自性,回歸本來的我,你就成佛了!

  大姚姨:給點掌聲!對,就這麼簡單

  馬季: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學佛這麼簡單,大家都想復雜了。這麼簡單你一定要讓他們聽。現在科技這麼發達。你一定要給他們聽,給他們聽!

  大姚姨:我們現在有一套光碟叫做冤親債主的心聲,包括劉少奇主席表法,李大釗前輩,宋慶齡媽媽表法,但是演藝圈你是第一個

  馬季:但是我覺得自己表現不好,沒給大家做出表率來

  大姚姨:挺好的,其實你這種經歷吧,他們都有,他們會有共同的感覺,而且你呢在聽著聽著有這種感受,他們就會很深信的。

  馬季:變化太大了,他們都看不到的。我往這一來,往這一站,進入他身體的時候,你們都感受不到你們都看不到。我是個什麼樣子,什麼體態。我的臉瘦瘦巴巴的可嚇人,我告訴你們很醜,可醜了!看誰都醜,看誰都害怕!我現在你知道麼,按照人間的一句,紅光煥發!這衣服漂亮!就和過去古代人穿的是的。長袍!紅色的!

  大姚姨:那是法衣

  馬季:哦,法衣,那我穿上了!我穿上了!身體透亮!

  大姚姨:這叫明心見性,你也算大徹大悟!

  馬季:都感激你阿!

  大姚姨:是你聰明,說著就能跟上去

  馬季:你說的一番話,我越聽越有意思,慢慢的身體輕鬆多了,輕快多了。那時候感覺身上有千斤重,聽到現在我感覺全身清爽,輕松,不得了阿,不可思議,真不可思議,行了,今天……

  大姚姨:馬先生我今天再幫你提高點,你說你穿紅色的,我希望你穿上黃色的。

  馬季:怎麼提高

  大姚姨:懺悔阿!懺悔你的貢高我慢阿,

  馬季:對對,我承認!

  大姚姨:懺悔,在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面前懺悔我的貢高我慢,你說你在閻王爺面前,還和人家心高氣傲的說話。

  馬季:是,叫板。那真是,懺悔,真的得懺悔!做的不好

  大姚姨:你向觀世音菩薩一起懺悔阿,你隨我一起說!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

  馬季: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

  大姚姨:我錯了

  馬季:我錯了(聲音很真誠)

  大姚姨:我心高氣傲

  馬季:我心高氣傲

  大姚姨:在十殿閻君面前表現的很不禮貌

  馬季:在十殿閻君面前表現的很不禮貌,我誠心向他認錯,誠心向他認錯!

  大姚姨:不過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我要和你一起救苦救難!

  馬季:好!!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我要和你一起救苦救難!我怎麼做?

  大姚姨:菩薩會幫你的,你都穿上法衣了!

  馬季:哦,呵呵,那行,我聽菩薩的,聽菩薩的

  大姚姨:心量要大點,要利益一切眾生,你現在要聽菩薩的安排,困難的眾生咱都救!

  馬季:好!有苦難的眾生一定都救,救!都救!

  大姚姨:菩薩已經在你身前了,你看看?

  馬季::是麼?很刺眼阿,這光是麼?

  大姚姨: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那是佛阿!佛光!

  馬季:哎呀,很刺眼,我不敢睜開眼睛

  大姚姨:沒事的,不刺眼睛,很柔和的。

  馬季:好了!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阿……像!跟他說的一樣,那叫什麼,阿,西方三聖!

  大姚姨:西方三聖都來了?

  馬季:恩

  大姚姨:哎呀,真有福報!

  馬季:中間的人叫什麼?

  大姚姨:阿彌陀佛!

  馬季:阿彌陀佛!那一位怎麼稱呼?

  大姚姨:大勢至菩薩!

  馬季:大勢至菩薩?哎呀!都來了,我說光怎麼刺眼呢!你說說三位大菩薩來了,能不刺眼麼?

  大姚姨:你問問菩薩,你問問菩薩

  馬季:我,我該問些什麼呢,你教教我快點!教教我要說什麼

  大姚姨:你問問菩薩你是誰

  馬季:我是誰?我是馬季,我還問菩薩?

  大姚姨:你問問菩薩

  馬季:觀音菩薩,我都覺得可笑,我要問我自己是誰。…

  ……

  馬季:哦……哦

  沉默

  馬季:我可以和他們講麼?

  大姚姨:可以

  馬季:好像是,我有一世是活佛。

  大姚姨:哦?(會心的笑了)

  5. 最後的聲音

  沉默……(好像馬季在用心念和菩薩溝通,除了背景雜聲,記錄不下說話聲)

  馬季:哎呀,慚愧慚愧。慚愧。

  沉默……

  馬季:好,好的

  沉默……

  馬季:你還在麼?

  沉默……

  馬季:其他的不和你們言明

  大姚姨:恩

  馬季:一切在於你們的心

  大姚姨:恩

  馬季:阿——彌——陀——佛(拉長了聲音,緩緩的念到)

  師兄我走了!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