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泳杉:俞麟侍奉父母用腹誹法,上天革去他的功名
    
    

  再往下,『父母教,須敬聽;父母責,須順承』,這也是講敬。但是我們要思考,我們這個敬是在表皮上的敬,還是在內心真正的恭敬。在古代有一個人叫做俞麟,這個俞先生他是文昌社的一個社員,同是這個文昌社的社員裡面還有一個人叫做王用予,他們都是讀書人。讀書人過去都會結文昌社,做什麼?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在鄉裡面造橋鋪路,再教導大家惜愛字紙,就講這些東西。讀書人他明理,他要做起社會的榜樣,所以過去文昌社很多。這個王用予先生因為他事奉帝君非常的謹慎,怎麼樣謹慎?我們講依教奉行,對於帝君的教誨沒有打折扣,非常的謹慎。結果有一天,他就夢到帝君來給他托夢,告訴他,你因為德行非常的謹慎,所以來年你在考試的時候你一定會高中國家的考試,來跟他先預告。

  王用予先生他受到帝君這樣的一個托夢,他就很好奇,他就問說,因為他跟這個俞先生交往甚密,兩個人交情非常的好,他就問說我們同社的這位俞麟,俞先生,他來年成績如何?帝君就講,他說這個俞麟他因為侍奉父母用腹誹法,這腹是肚子那個腹,腹部的腹,誹是誹謗的誹,一個言字旁再一個非,腹誹法,所以他的功名已經被革除了。王用予先生以前沒聽過什麼叫腹誹法,他就很好奇的問帝君什麼叫做腹誹?帝君就告訴王先生說,腹誹就是俞先生他在侍奉父母的時候,表面上父母教他敬聽,父母責他也順承,表面上都是非常的服從父母,非常的聽父母的話,可是他的肚子裡面,腹,他肚子裡面有抵觸,肚子裡面有誹謗,肚子裡面有不高興,所以那叫腹誹。所以你看他表面上看起來人家總覺得這個俞先生是一個好人,是一個孝順的人,沒想到他的敬意怎麼樣?十分的不足,沒有恭敬心。換句話說,他只是做表面功夫,給別人怎麼樣?稱贊他是好人,這個敬不是真的。所以上天已經革去他的功名了。果然這個俞先生終身不第,沒有考上科舉。從這個故事我們就了解到什麼叫做承訓,還是在那個敬意,完全的恭敬。所以這一條是總綱領,是一切孝行的總綱領。

儒釋道教育專題講座—弟子規  周泳杉老師主講  (第三集)  2010/5/27  台灣台北縣汐止市拱北殿  檔名:55-026-0003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