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岚:被妖魁媚住的,都是他自身先萌發了邪念

    
    

遠房堂兄旭升說,村南過去有個狐女,媚過許多少年,所謂二姑娘就是這個狐女。

族人某想活捉她,但沒說出口。有一天,這人在廢園子裡看見一個美女,懷疑這就是狐女,便不正經地唱艷曲,狐女馬上送過眼波來。這人折了花草扔到她面前,她正要俯身去拾,忽又退後幾步,說:“你有惡念。”跨過破牆竟去了。

後來有兩位書生在東岳廟僧房裡讀書。一個住在南屋,和狐女關系很好,一個住在北屋,熟視無睹。一次南屋人怪狐女來晚了,開玩笑說:“你左手牽浮丘的袖子,右手拍洪崖的肩去了麼?”狐女說:“你不因為我是異類而輕視我,所以我為喜歡我的人打扮。北屋的那人心如木頭,我豈敢靠近?”南屋人說:“為什麼不過去勾引勾引他?他未必老也不動心。假如使他動了心,他就沒臉見伊川了。”狐女說:“磁石只可以吸針。如果氣質品類不同,便吸不動。不要多事、自找羞辱。”

當時我們一起在姚公安身邊。姚公安說:“從前也聽過這種事,是發生在順治末年的事。住在北屋的人,好像是族祖雷公陽。雷公陽是一位老貢生,除了八股文以外,沒有所長。他的心地樸實誠摯,狐狸也不敢靠近他。”由此可知,只要是被妖魁媚住的,都是他自身先萌發了邪念。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