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性法師:什麼是“不淨觀”?“臭皮囊”之說有深意
    
    

   我們現代人在身體上下的功夫最多,生活裡面對身體下的功夫最多,一打開電視,那些營養品、養顏液等針對身體的廣告也最多,我們很多人在生活中都是圍繞這個身體在轉。有些老太太常為自己的身體發愁,使得現在養顏膠囊挺暢銷,當臉上有皺紋、有波浪了,心裡面就覺得難以承受,就天天想辦法把這一道一道的東西弄掉,有時我和她們開玩笑,有皺紋好辦,臉上的皺紋你覺得不好看就用熨斗去熨一熨,老太太說這樣那能辦得到,我說既然辦不到,那就是自然規律,它該有波紋就得有,你干嗎對這個東西發愁。有些年輕人,更是害怕有皺紋,早早就去做准備,所以走在大街上會經常看到有的人的臉就像灰面塗上去一樣,努力地要把那個痕填滿。有些人認為眼皮單的不好看,就去拉個雙的,結果眼皮腫了,適得其反。有的人臉上痣太多,嫌影響美觀,就要去取掉,有的越取越大,被那個爛痣藥給爛大了。除了臉上還有的在頭上,一會兒波浪滾滾,一會兒聳得像個金字塔,殊不知怎麼弄,那還是頭發,而不能叫豬毛。有的人聽別人說自己氣色不好,就擔心是不是營養不良,回去就要改善改善、補充補充,所以我們很多的精力都投放到這上面去了,一輩子都在為它服務。老子講“吾之有患,為吾有身”,有了身體這個東西就是大患,我們現在很多人的生活中就是圍繞著這個身體,從內到外成天圍著它轉。

   佛法告訴我們要觀身不淨,我們這個身體就是個臭皮囊,外面有一層皮,把這層皮剝開,就會發現裡面沒有什麼好看的,胃就像個茄子,腸子就像不規則的電線一樣,裡面全都是臭烘烘的、帶著血腥味。身上的九孔常流不淨,眼睛要長眼屎,鼻子要流鼻涕,耳朵還有耳屎等等,現在有些年輕人很懶,早上起來眼屎還吊在眼睫毛上就去吃飯。所以佛法跟我們講,你要如實觀察,這個身體是一個臭皮囊,是不干淨的,沒有那麼可愛。

   佛法告訴我們不要在這個色身上用功夫,這個軀殼就是一具臭皮囊,裡面包的全是臭東西,學過解剖的醫生會知道肚子劃開後是什麼的狀況。所以我主張那些修行人應到醫院去看看,看看那些要死的人是怎麼死的,看看那些死了以後的人是什麼樣子,甚至把肚子打開看一看,要不然老覺得這些東西好可愛、放不下。人的這具軀體是很短暫的,一般也就幾十年,保養再好也就百十來年,沒有必要緊抓住這個色身放不下。佛法跟我們講觀身不淨,修不淨觀,就是告訴我們觀身體,觀一具死屍開始死了的時候,臉慢慢變青漲大,青淤腫脹,然後整個臉的顏色變成了紫色,慢慢臉皮破了,裡面就流出髒糊糊的東西,整個身體開始腐爛,慢慢地化成膿,裡面全是蛆,慢慢只剩一層皮,最後是一灘淤泥。這樣的一個東西的確沒有什麼可貪戀的,別以為自己長得十分標准,將來大家殊途同歸,都要成這個模樣。所以我們要有這個觀念,要知道這個身體都是不長久的,都是要壞掉的,都是不干淨的,沒有什麼值得可愛和貪戀的。唐朝有位大臣叫狄仁傑,這個人很能干,當年他趕考,路上到一客棧去投宿,老板說沒有房間了,只有一間是從來沒有人敢住的,那個房間裡面曾經有一個吊死鬼,是個女鬼冤魂不散,狄仁傑說我怕什麼鬼,就堅持住了進去。住到半夜,這個女鬼真的來了,披頭散發、青面獠牙,狄仁傑想我跟你沒冤沒仇,你找我也沒用,就站了起來,一拍桌子講,你這個樣子不算可怕、不算惡,你再變一個樣子,比現在惡一千倍、惡一萬倍再來找我,你這點本事只算是小本事,結果那個鬼還真的走了。後來狄仁傑就寫了一首詩:“世間美色常如春,我不淫婦婦淫人,若將美色視亡婦,遍體蛆蟲臭難聞。”

   我們這個生命是很短暫的,這個軀殼、身體是很脆弱的,比如吹了空調就有空調病,風扇一吹肩腿就又酸又疼,好像現代許多人都禁不起風吹雨打。佛教告訴我們要認識到身體的短暫,身體的脆弱,身體的骯髒,但這不是說我們就不管它了,就可以虐待它,雖然要觀身不淨,讓你要放下這個身體,但不能輕生,輕生也是在犯錯誤。佛法是中道的,一方面讓你通過不淨觀,對身體的骯髒、短暫、脆弱理解以後,放棄對這個色身的貪戀;另外一方面,讓你不能輕視這個色身,你要是輕視、虐待色身,那也不符合佛法的精神。我們要行中道,食能果腹、衣能避寒就行了,而不要在上面下太多功夫,天天圍著這個色身轉,又是減肥又是補充營養,都是沒用的。在僧團內部,經常會有些師父們衣服穿得非常破爛,對自己的身體很虐待,還說自己是在修頭陀行,這不符合佛法的精神,不是髒就代表頭陀行,艱苦樸素才是頭陀行。釋迦佛在印度時的所謂頭陀行穿的衣服是碎片揀的,但都是洗得很干淨後縫起來的。我聽老參師父講,過去有一位僧人,他身上看起來非常髒,長了很多虱子,沒人敢接近他,後來他看這樣下去不行,得讓別人信服,於是就把身上的虱子一個一個抓出來,放在手掌心裡,讓它們排成隊,這些虱子就乖乖的排起了隊,讓虱子左轉,那些虱子就向左轉。這位才是真正修頭陀的僧人,那些虱子是他養的,他那是慈悲,而你長虱子那是懶惰。佛教講這個不淨觀的積極涵義,是消除我們對色身的貪戀,貪戀色身是極端的觀念,輕視色身也是極端的觀念,我們要根據自己的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對待,這個就需要用佛法來透視我們自己。如果你透視了,你就會放下對色身的貪戀,也會擺脫對色身的輕視,會更積極地把這個色身的作用和價值發揮出來,色身不是僅屬於你的,色身是屬於社會大眾的。我們要通過這樣一個不淨觀,養成對色身的不貪戀或輕視,從而更加積極地把你的整個色身投入到為社會大眾的服務當中,這就是我們大和尚提倡的覺悟人生,奉獻人生。

   佛教徒要懂得,我們生存的空間、生活的機會都是社會大眾給我們提供的,我們日常中的吃、住、穿、用都是社會很多人在為我們服務的,所以我們更應該有奉獻精神,放下圍繞著對色身貪戀的這樣一些觀念,把我們的整個色身奉獻給社會大眾,用我們的色身去回報社會,回報社會對於我們的貢獻,反過來,我們對社會也要有貢獻。佛教徒應有一個觀念,就是“將此身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你要把整個身體奉獻塵剎,至少你可以把整個身體奉獻給整個家庭、奉獻給單位。我這幾天在轉走廊時,看到"別怕累壞身體"的漫畫,就是在啟發我們不要怕累,累也有妙用,越累越有喜悅。佛法教我們觀身不淨是有積極意義的,不是讓你消極,以為這個身體沒意思,反正就這樣,破罐子破摔,而是要更積極地發揮你這個身體的作用,發揮你為社會大眾服務的價值。所以,我們要用佛法的智慧透視身體,通過對身體這種不淨的認識,而放棄對色身的貪戀與輕視,更加積極地投入到社會工作和家庭生活當中,把我們這個身體的作用和價值奉獻給社會大眾。如果我們能夠這樣生活,那麼我們的生活就是智慧的生活,我們的生活會很輕松、愉快,就不會有疲勞感,即使有疲勞,也會覺得是心甘情願的,而不會覺得勉強、吃虧。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