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一大師的念佛事跡

    

弘一大師的念佛事跡

 

弘一大師一生持戒念佛,在弘律的同時,也不忘勸勉信徒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同時,他也身體力行念佛不辍,從本文可以了解一二。
  弘一法師於佛學研究造詣精深,究明律學,傾心華嚴,深入淨土,給後人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弘一法師對淨土宗的念佛法門非常重視。他特別重視明代蕅益大師的佛學思想,對蕅益的念佛說佩服至極,又與當代淨土宗的大師印光老法師非常相契,推崇印光法師的念佛法,專門將這兩人的念佛教說選入自己編的《晚晴集》和《寒笳集》裡,作為禮品與人結緣,廣為散發。他平常堅持念佛,尤其是在碰到了不順心和身體不適的情況下,更以念佛為務。對一些上門學佛的人,他首先勸人念佛,然後再學佛。
  他還組織念佛會,參加活動,作演講,強調念佛的好處,使人心向佛,眾生歸佛。弘一認為,念佛是學佛的門階,生起信心的途徑,增加定力的措施,獲得解脫的歸宿。在國家危亡之際,他發出了“念佛不忘愛國,救國必須念佛”的獅子吼,體現了他的一片愛國赤子之心,極大地鼓舞了全國佛教徒抗擊日寇的決心。他尤其重視生靈離世前的念佛,強調“一念”的作用,主張為即將離世的人實行助念,這是當代佛教臨終關懷的源頭,已為後人所效法。
  弘一法師一生弘法利生,呵護眾生,愛國愛教,著述等身,贏得了廣大的佛教徒的尊敬,在人們心目中有著崇高的地位和巨大的影響,是我國當代最著名的一位高僧。
  弘一法師與佛教的因緣的確很深,可以說他從小在家受到佛教的薰染。他父親的妾郭氏就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他的長嫂也是一位佛教徒,會念咒語,曾教法師背誦經典。法師5歲時因父親有病乃至去世,家裡請僧人作法,於是效“焰口”施食之戲。法師從小就在家裡與三弟一起學僧人作法,“兩個人都用夾被或床罩當袈裟,在屋裡或坑上念佛玩”。以上說明,弘一法師之所以能出家成為佛門一員,是有其緣由的,或者說這種因緣早就在他身上種下了慧根。所以從一開始,“念佛”就對他的成長起過潛移默化的影響,這是不能忽視的一個事實!
   1915年法師36歲,開始萌發出家的念頭。翌年他到杭州虎跑大慈山定慧寺斷食20余日,其間“或晚侍和尚念佛,靜坐一小時”,或“午後侍和尚念佛,靜坐一小時 ”。
   1917年,38歲的弘一法師已經發心吃素,請佛經供佛像,天天燒香,甚至過年也住在廟裡不回家。再過一年,他皈依虎跑老和尚了悟為弟子,取名演音,號弘一。是年受戒出家。他致書好友夏丏尊,延請宏祥、永志二法師為其父去世普佛一日。又手書《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這是出家後第一次給人寫字。因為在他看來,得到大勢至菩薩的果位,是通過念佛,才證得佛性的。此後,法師一生與念佛活動不能分開,據林子青先生著的《弘一法師年譜》記載,法師出家後與念佛荦荦大端者,撮要如下:
   1919年(40歲)大師勸舊友袁希濂念佛。又與諸道侶為臥病不起的小黃犬念佛,依法超度。1920年(41歲)於新城貝山掩關念佛,書佛號。印光法師致書大師,勸其“息心專一念佛”。
   1921年(42歲)為女弟子朱賢英開示念佛。
   1922年(43歲)師患痢疾,留言臨終時,請數師助念佛號,但病康愈。
   1923年(44歲)大師發願刻期掩關,誓證念佛三昧,並請印光法師作“最後訓言”。
   1924年(45歲)於紹興城手寫佛號千紙,分贈善友。
   1925年(46歲)復鄧寒香書,勉勵“若一心念佛,獲證三昧,我執自爾清除。”
   1926年(47歲)手書佛號贈日本竹內居士,並作題記。
   1927年(48歲)師與當代淨土宗大師印光法師見面。又自題菩薩號,由上海佛學書局影印流通。
   1928年(49歲)致書蔡丏因論《往生論注》……引楊仁山居士謂修淨業者須窮研“三經一論”,鸾法師注至為精妙。
   1929年(50歲)撰聯贊地藏菩薩,“盡修忏法,願生極樂,早成無上菩提”。
   1931年(52歲)撷取《靈峰宗論》名言,成《寒笳集》。又與道俗助念佛號,送圓照禅師往生。發明“聽鐘念佛法”。
   1932年(53歲)在妙釋寺念佛會講《人生之最後》,撮錄古德嘉言,普勸念佛。
   1933年(54歲)在妙釋寺為念佛會講《改過實驗談》。
   1934年(55歲)至萬壽巖參加念佛堂開堂典禮,為眾開示三日。
   1935年(56歲)於萬壽巖校讀清末自日本請回的靈芝元照律師著的《阿彌陀經義疏》。開講《淨宗問辨》。
   1937年(57歲)於日光巖念佛會開示,節錄《印光法師嘉言錄》數則。致書鼓浪嶼念佛會,謂“於佛法中最深信者,惟淨土法門;於當代善知識中最佩仰者,惟印光法師。”又移居南普陀,手書《觀無量壽經》。為閩南佛學院學僧開示“淨土宗入門初步”。
   1939年(59歲)為紀念法師出家20周年,於漳州尊元經樓開講《阿彌陀經》,回向眾生,同證菩提。
   1940年(60歲)於泉州講《佛教之簡易修持法》。
   1941年(61歲)於永春城區講《淨宗道侶兼持誦地藏經要旨》。
   1942年(62歲)於福林寺念佛期講《略述印光大師之盛德》。在泉州大開元寺書“念佛不忘救國,救國必須念佛。”
   1943年(63歲)圓寂前四天,獨自默念佛號。遵法師遺囑,眾人助念法師往生西方。
  以上略述了弘一法師一生與淨土念佛法門的種種事例,雖然這些事例還不完整,但已經足以表達出法師與淨土念佛之間的因緣,也就是說,法師的淨土思想和念佛情結,在他的後半生中占有重要的成分和地位,也就證明了前面提到的要全面研究弘一大師的佛學思想和理論,淨土與念佛的內容是一個重要的資糧,不容忽視的這樣一個事實。
  【注】黃夏年,1954生。江蘇常熟市人。1988年畢業於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系,專業宗教學,方向佛教學。導師楊曾文教授。現在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雜志社工作,任編審、雜志社社長。曾經撰寫有關佛教研究的文章與著作等多(篇)本,主編過多本學術著作。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