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對男女情慾的看法

 經曰: 欲為生死之根本,多欲疲勞,少欲無為。

  因愛欲而生三界,輪迴六道之生死。

  孔子《禮記》日: 食色,性也。

  說明人生最重要的兩件事就是飲食男女,飲食是維持肉體生命的存在所必須,而男女欲愛則是維持人類種族延續的必要活動,這裡所稱的男女是指單純的男女肉體上的慾愛(即性愛)而言(相似於弗洛伊德之男女性愛觀點)。

  本文所探討的情慾問題則範圍較廣,本文所說的情慾包括身淫與心淫兩方面,宗教統稱為淫欲,身淫是指肉體的慾愛(即性行為),而心淫則是指內心對肉體欲愛的渴求(比如《聖經》說,一個男人心裡對一位陌生女子產生愛慕,皆屬淫欲。)。

  由於宗教很少公開深入討論淫欲方面的問題,而大多只叫人要節欲,大多數人對淫欲方面的問題了解不夠,因此產生很多令人覺得奇怪的事情。比如佛教很多學佛的居士很害怕與他(她)另一半做“那件事”,他(她)們害怕做“那件事”會對佛菩薩不恭敬,有些人做“那件事”後的第二天就不敢上佛堂。還有很多人認為做“那件事”會影響修行,有些人因此不敢結婚,有些夫妻學佛以後就變成“道友”,完全沒有夫妻的樣子。像這些事情使很多人困惑不已。

還有些年輕人認為佛教要人放棄情慾,那談戀愛豈不是罪過?要結婚就不要學佛,有這種誤解的人還不少。尤其有些人說若不出家不斷男女性愛,學佛不會有成就,這也使很多在家居士不願學佛。

  然而,學佛就要放棄夫妻關係?有情慾關係學佛就不會有成就嗎?要學佛有成就一定要出家嗎?這些問題要徹底了解好像不很容易,在本文中以自己對佛法粗淺的認識提出一些自己的觀點給大家做參考,若有不正確請各位讀者指正。

  古今中外世界很多宗教,包括佛教、天主教、印度教及中國的道教,幾乎都主張禁慾或要求盡量節欲。

  基督教主耶穌一生沒有結婚,幾乎是苦行的修行者,他們中有名的使徒約翰更明白主張:替天主工作的人一定要身心聖潔,不能染愛欲。到今日天主教的修女與神父都是禁慾的。所以童貞女在天主教得到了頌揚,而夏娃受到了詛咒!就是因為肉慾的錯誤!

  道教自從漢朝末年以後就主張要修精氣神,希望能修到羽化升天而名列仙班,他們認為有男女淫欲會損精氣,因此要禁慾,至於道教中有些以男女性愛行“採補之術”者,那應屬邪教(或者後來教義有所改變),應不是起初的正統道教思想。

  印度現在還有很多清教徒,一生清心寡欲,長期埋沒在雪山森林裡苦行!

  佛教的情慾只有在欲界存在,色界、無色界及各淨土都沒有情慾存在(情慾有慾不一樣)。有男女淫欲(專指情慾)執著的眾生就脫不出欲界,故佛教希望能做到沒有情慾。佛教中告訴我們男女“成淫”的方式並不是只有性器官的接觸,假如在欲界六層天之中,四天王天與忉利天男女行淫的方式與人間相同,但夜摩天則以男女“擁抱”成淫,兜率天以男女“執手”成淫,樂化天以男女“對面熟笑成淫”,到欲界第六層天(即他化自在天)則男女以“相視成淫”。他化自在天以上進入色界天就沒有淫欲存在。我們可以看出忉利天以上的四層欲界天眾生只有“心淫”沒有“身淫”。佛教有句名言:“三界眾生皆因淫欲而正性命”,也就是說有淫欲之心就會輪落三界之中而不得解脫。

  釋尊為要眾生速得解脫生死,超脫三界之輪迴,故在大小乘諸經中,很多地方都強調或暗示“女色”對修行之障礙,例如在各部律中釋迦牟尼佛再三強調,莫視女子,她們是毒蛇,能使你墮落。《增一阿含經》中,佛陀說“莫與女交通,亦莫共言語,有能遠離者則離於八難。”在《長阿含經》中,阿難白佛言:“佛滅度後,諸女來受誨者當如之何?”佛言:“莫與相見,莫與共語。”阿難言:“設若相見,共語當如何?”佛言“當自檢心”。又如《大寶經》:“我觀一切千世界中,眾生大怨,無過妻妾女色諸欲,於女色所纏縳故,於諸善法多生障礙。”,其他還有很多佛經論中都有訶責女色之言論,如在四十二章經中,有十九章說到女色與情慾的危害。

  也許有人會覺得釋尊似乎很輕視女性,其實不是這樣,佛經中釋尊會訶責女色的危害而少談男色,最大原因是當時印度社會修行人絕大多數是男性,這一點由修行者之中有成就的大多數是男性(女性不是沒有,但很少)可知。此外,以天生的生理條件而言,女性對男性的誘惑力的確是遠大於男性對女性的誘惑力,基於這兩個理由,釋尊在當時對大部份的修行人強調女色的危害,目的只是要告誡修行的男眾要隨時提高警覺,不要掉入淫欲的陷井中,我相信沒有輕賤女性的意思!在釋尊心中,沒有分別,分別的只有我們!佛只是告訴我們修行的要害,而不是輕視女性!《法華經》中,龍女八歲成佛,和釋尊平等!說明女性在佛法面前是平等的!這是佛教超越其它一切宗教的偉大之處!

  對今天的社會環境,佛經中釋尊說到“女色”的危害其實就是為“淫欲”的危害,今天的社會由於人際接觸頻繁,人之思想開放,資訊廣告發達等因素,使得同性戀俱樂部、星期五餐廳等在社會上到處可見,因此,除了以前女性誘惑男性外,今日男性誘惑女性、男性誘惑男性以及女性誘惑女性也都普遍存在,這些誘惑力對修行人的殺傷力所差無多,都是障礙修行的淫欲陷井。

  釋尊在《楞嚴經》中對阿難尊者開示:“云何攝心我名為戒,若諸六道眾生其心不淫,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昧本出麈勞,淫心不除,麈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淫必落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魔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熾盛世間廣行貪婬,為善知識,令諸眾生落愛見坑,失菩提路。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斷淫心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一決定清淨明誨。若不斷淫修禪定者,如蒸砂石,欲成其飯,經百千劫只名熱砂,何以故,此非飯本,砂石成故。

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縱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輪迴三途,必不能出。如來涅槃,何路修證。必使淫機,身心俱斷,斷性亦無,於佛菩提斯可希冀。”這一段話是釋尊對淫欲最詳細的開示,我所以詳細寫下來,是希望大家要注意到今天社會上有些修行者或道場是否有這些問題?道場的指導者對“淫欲”之問題是否真正了解?是否有正法可以克服?下面來探討這段話的意義。第一,釋尊在此中所說的斷淫是指正淫還是邪淫?這一點爭議很多,很多修行者認為在家居士不斷夫妻關係,修行不會有成就,這些人就是認為釋尊所說斷淫包括正淫及邪淫。

我個人所了解應該是指斷邪淫而言。但因為阿難是出家眾,本當斷正邪二淫,釋尊在此經是對阿難所說,當然不會特別強調斷邪淫。第二,此中釋尊說斷淫才有得菩提的希望,斷淫的意義是指要斷除男女或夫妻間的淫欲行為嗎?我個人認為好像不是如此,釋尊在這段話最後說“必使淫機、身心俱斷,斷性亦無……”的真義是什麼?我個人所了解,淫機的機就是機率,要使身淫心淫的機會都沒有,那要怎樣做才有可能?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消除無始以來的“淫業”,淫業不除,要“使淫機、身心俱斷”那才是蒸砂成飯(不可能)。

此外,什麼是“斷性亦無”的意義?我所了解是不要執著有淫欲之實性可斷,淫欲本空無,沒有體性,無可斷者,只要不執著,若執著實有淫欲可斷,則想得菩提希望渺茫。總結這一段話,我個人認為釋尊教我們對淫欲的看法是:觀淫欲如夢幻而不執著其有體性,要修行斷除淫業,也要斷邪淫。

  佛教或一些自認要出離世間的宗教,其所以要禁止情慾,主要是情慾本身的誘惑力太大,使人產生“執著”的力量太大,人一旦著迷,不但脫不了輪迴,甚至傷生害命,造下惡業,古今中外多少英雄豪傑帝王將相因女色而墜落,俗語說英雄難過美人關,何況一般凡人那能逃脫淫欲的關卡,各位也看看市面上的流行歌曲,十之八九是敘述情慾之事,可見情慾之事對人之影響力之大。

因此,釋尊為讓人了脫生死,只好制戒勸人遠離淫欲之誘惑,不要貪著淫欲,應該節欲,但並不是教要“斷”欲、禁慾。也許禁慾(如出家眾自願如此)對某些人修行較有幫助,但並非人皆如此,每個人因緣不同、願亦不同,某些方法(如禁慾)對他不一定有好處。

  要修行了脫生死能斷除淫欲的誘惑當然是好,但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尤其在淫欲陷井繁多的今日。人之所以為人,主要是淫欲業障所致。三界眾生之所以會出現,歸根到底就是因為“生存”慾望之存在,而到了欲界之人畜更執著,認為要以生殖繁衍個體才得以“生存”,為繁衍個體,“神識”就造出能使人快樂之性器官,以誘人行淫繁衍個體。很多動物行淫欲之目的純粹只為生殖,但人類卻隨時行淫欲以“享樂”,淫欲之行為與願望互相“熏染”,長時間就形成淫相(第六識之名色)與淫習(第八識之業種),淫業因此就形成,因此眾生就輪迴三界,淫業重者緣生三惡道(即畜生、餓鬼、地獄),輕者投生人界或天界(欲界各天)。

  肉體愛欲之發生是源於腦下垂體的前葉受到某種刺激後分秘“激素”,這些激素刺激性器官產生性衝動,就會有淫欲發生。引起腦下垂體前葉產生激素的刺激主要是我們的五官接受外面“淫境”所引起,例如看到色情影片,聽到淫的聲音等。由潛意識“淫業”(來自淫習與淫相)使意根(大腦)作用亦會刺激腦下垂體產生淫欲。還有一些淫欲的原因好像與腦下垂體受刺激無關,例如在打坐中之性勃起產生性衝動,這好像是因為“氣”行經性器官時不能順利通過所引起。還有,好像健康的人長時間沒有性行為亦會“滿則溢”。身體衰弱、飢餓過度或者有某些特殊疾病之人亦不會有淫欲之行為這些有可能是純粹的肉身問題。

  由人之五官受到“淫境”之刺激產生淫欲,其原因是這些刺激到達第六識後,由於過去生的淫習與淫相引發對淫樂的記憶,由於過去的淫相引發對淫樂的記憶,因此會有淫欲之心產生。所以表面上肉體之愛欲是腦下垂體與性器官之共同作用,但本質上“淫業”是最重要之原因。另外一點情慾與性徵系統(包括性腺、性器官、腦下垂體前葉腺等)及神識之間的關係也是我們所必須了解的,人之情慾與性徵系統之發育情形有關,發育未到相當程度的孩童似乎情慾的現像很少,隨著年齡增長,性徵系統逐漸發育成熟,情慾的現象逐漸出現。

年紀很小的孩童對“淫境”的染著似乎沒有(理論上也許有一點),主要原因是他們尚沒有發育成熟的器官可以用,要知道,眾生的神識要有“根”(器官)才會有表達作用。據我個人所了解,人類性徵系統之發育成熟過程,是被神識所操控,而不是基因的問題,當人初生,神識入胎就取“基因”(細胞的染色體內)中的記錄製造性徵器官,但只是準備未來使用而已,使用者是神識。人類為達到種族之繁衍及個體發育之雙重行為,性徵器官必須存在,但不能太早成熟以免影響個體之發育。當個體發育成熟到一定程度,性徵器官也就發育差不多了,神識才有“根”可以表達淫欲。而神識之所以要表達淫欲就是無始以來在三界輪迴對情慾快樂的貪著所致,也就是淫業的問題。

  人的身體器官之所以有淫根(性徵器官)以及人之所以有淫的慾望,主因是“淫業”,其與人的自主意識及外面的淫境三者共同造成淫之行為(身、口、意三淫業)。

  世界上也有些人相愛相許,但不做“那一種事”,這只是心淫的層次,還是在三界輪迴之中,只是層次高一點而已。

  有情慾的業因才有人類的存在,若人皆斷除淫欲的行為,人類很快會由世界消失,強行要學佛的人斷淫欲行為似乎也不合理。對一個居士不能斷淫欲行為,又想能學佛了生死是否有可能?是否有這種方便法門存在?答案在小乘是沒有,在菩薩乘是有,而在密乘(金剛乘)更不是問題。著名的維摩詰經上說:“不斷淫怒痴,而不與俱”。意思是淫怒痴之心亦源於自性,故不可斷,但可以“轉”。

淫怒痴可以面對,但不要執著起貪愛之心。維摩詰居士的“不執著”觀念對居士學佛者最為重要。要能面對世間各種善惡麈境不起執著,而不是斷絕麈境、逃避而去面對。居士學佛者都要好好研讀維摩詰經,並以他為修行、做人行事之榜樣。維摩詰居士是個大菩薩,在釋尊時化生在毘耶離(城市名)大城中,“雖為白衣,奉行沙門清淨律行,雖處居家,不著三界,示有妻子,常修梵行,現有眷屬,常樂遠離,雖服寶飾而以相好嚴身,雖復飲食而以禪悅為味。若至博奕戲軋以度人,受諸異道不毀正信。

雖名世典常樂佛法。”這些話是說維摩詰現居士身在世間,也有妻子眷屬,也做一般人之事,如看各種書(包括外道書籍)、戴裝飾品等,但他內心不貪著這些事,最重要的是他一有機會就到處渡生。他說雖飲食而以禪悅為味,不是說他吃東西時還在做禪定,只是說他不貪著飲食之美味,而經常樂在禪悅之中。居士不像出家眾面對較單純的環境,居士一般有父母、妻子、兒女,要賺錢要做事,要面對長官、同事及各種複雜之人際問題,每天幾乎都不離淫怒痴的各種境界。

例如有些人為了全家的生計問題,不能不與他人上酒家應酬,去面對女色的誘惑。這時能不能免除“污染”就看是否能心不執著了。當然,這種不染的工夫說起來只有“不著”兩個字,但做起來可不容易,但常下工夫可以減少“污染”的程度。把“不著”的工夫用於愛欲就是要不貪著淫欲之樂,尤其是在“重要關頭”之時,否則,必落三界。這必須有工夫能做到“以大慈心”成就自己的眷屬而自己不著淫樂,這是對高層次的修行者而言。對一般學佛之人,只要守五戒之淫戒,能不邪淫就很好了,不要想太多,否則會成障礙。

當然,若有要做佛事者,事前“清淨”一段時間有時候有必要,詳情不在此談論。佛教的根本思想十二因緣講得很清楚:無明後有行,行後有識,識後有名色,名色然後有六入,六入(六種器官)然後有觸,觸後有受,受後有愛,愛後有取,然後有佔有之事,接著就要有生老悲憂苦的結果。男女的愛情開始是雙方接“觸”以後,是否“來電”則接“受”對方而有“愛”情發生,然後才會決定嫁娶(取)並佔“有”對方,以後就會有“生”活上柴米油鹽及養子女問題。這些是“觸”以後就決定是否“受”的問題,是自己願不願意,而不是該不該有愛情婚姻的問題。若願意則生老悲憂苦(當然也包括一些小樂之果)之果就必須甘願承受,不態後悔。

雙方若已決定承受婚姻之事,那就要雙方相互照顧互相鼓勵,在此生結善緣,使雙方感情生活和諧。愛情也是一種很大的力量,能使人精神愉快充滿活力。以因果來看,婚姻很多是過去生某些前因所衍生的果報,此生既現,則有怨要化解,有恩要了結,不要在此生生命結束時尚有遺憾而延續到來生。我們既已學佛,就要用佛經的智慧,要觀世間一切如夢幻,我們既要進入愛情婚姻的夢中,就要以慈悲心抱著成就家庭而犧牲自己之心,成就短暫之美夢,使在時空交會的短暫中能發出家的光輝,那也是難能可貴的。

但也不要忘記時常提醒自己,世間畢竟無常,婚姻愛情之樂也是短暫無常,再甜蜜也有破滅之時(最多在肉身死亡之時)。當肉身敗亡後,彼此就不相識,就是識中留有愛,但又如何?只是潛意識的幻影而已,來生要再相見要相識,畢竟機會很少。

  認為要真正能長久在一起,只有雙方一起修習佛道,若雙方皆能修成佛菩薩的“化身”,則永生永世彼此了知,那才是永遠在一起。雙方可以在無盡的明天共同出世間行菩薩道,這是永久的“愛侶”(並非一般的情愛),這才是究竟。也許認為很困難,但只要有恆心亦會有成功的一天。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