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後轉世為何不見回來報告?

 

在《長阿含經》卷七《弊宿經》中,記述了一個批駁人死斷滅論的故事。經載:有一少女迦葉,為釋迦佛弟子,已證阿羅漢果,釋迦佛逝世後,迦葉羅漢與五百比丘雲游至北印拘薩羅國的斯波(酉+盆)村。

這個村子裡有個叫弊宿的長者,是村里的婆羅門祭司,卻“常懷異見”,反對婆羅門教傳統的輪迴說,宣揚人死後沒有來世,沒有再生,沒有善惡報應。此人聽說迦葉羅漢等來到村里,向村民宣說死後有來世、有轉生,有善惡應,乃謁見迦葉,與她辯論死後是否斷滅的問題。他向迦葉羅漢提出種種詰難,論證死後斷滅,迦葉羅漢一一予以反詰。

  弊宿先說:“按照諸家沙門、婆羅門的說法,人若行殺生、偷盜、淫亂等惡業,死後要墮入地犾,我難以相信此說,因為我從未見過有死去的人回來報信說他墮入了地犾,若實有地獄,他應來報,使我知曉,才能確信。”

迦葉答言:“有智之人,應從譬喻中獲得領悟。比如有盜賊屢犯王法,被國王捕獲拘禁,下令斬首,此賊溫言軟語乞求行刑者:'請您暫且放我回答,辭別親知故舊,然後再回來受刑吧!'弊宿長者,那行刑人會放他回家嗎?”“不會。”“同為人類,尚且不放,何況身死命終,墮入地獄,那無情的獄吏鬼卒,豈肯放他回來報信!”

  弊宿又提出詰難: “既然沙門、婆羅門說行不殺不盜等十善的人死後皆生天上,為什麼我從未見過死者來報其生天之信?”迦葉羅漢還是設譬喻回答:“比如有人墮於茅廁中,全身屎尿,污臭不堪,被人 救出,用竹蔑刮、澡豆淨洗,香湯沐浴,眾香塗身,換上華貴衣飾,供以百味美饌,以五欲娛樂其心,你說此人還會再投到茅廁中去嗎?”“不會。”“行善生天者便如此人,這人間地面臭穢不淨,天神們在離地面幾百里處,遙聞人間臭味,臭於茅廁糞坑,那生天者飽享五欲之樂,快樂無比,豈肯再返回人間報信?”

弊宿又詰難說:“我有個親戚,淨持五戒,按沙門、婆羅門之說,他死後應生於忉利天上,他臨終前,我曾囑託:'你若生天,見實有天堂,請來告訴我一聲。'但他命終之後,並未來報,他是我的至親,不應失約而不來報,這不是說明沒有什麼後世嗎?”迦葉答言:“人間的一百年,只當忉利天上一日一夜,也以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年,忉利天人壽命千歲。你的親戚生前淨守五戒,命終必生忉利天,他生天后,也許會想:我剛生此外,先娛樂遊耍兩三天,然後再去報信吧,弊宿你說,縱使他來報信,你能見到他嗎?”“不能,等他來報,我已死去多年了。”

  弊宿又問:“你說忉利天壽命如許長,誰能證明?”迦葉回答:“比如有人生來失明,從沒見過五色、日月星辰、丘陵溝壑等的形相,有人問他:五色、日月星辰等是何形狀?盲人答言:沒有什麼五色、日月星辰等東西。弊宿,你說盲人答得對嗎?”“不對。”“忉利天壽也是如此,實有不虛,你無天眼,不能親見,便說為無,豈有此理!”

弊宿說:“雖然如此,我還有不信的理由:曾有村民們捉得一賊,我命人將此賊置大鍋中,嚴加封蓋,以火燒煮,觀其靈魂出入之處,結果沒發現有靈魂 出去,揭開封蓋,也未見靈魂的影跡。若有靈魂 死此生彼,應該見到呀。”迦葉詰問:“你寢高樓之時,曾夢見過遊行於山林江河園林浴池城巷等處嗎?”“夢見過。”“你做夢時,有家人在旁守護嗎?”“沒有過。”“你現在活著,意識從身中出入,尚不可見,何況死後?你不知道那些修道的僧人,精勤不懈,深入禪定,證得天眼通,能以天眼明見眾生死此生彼,死彼生此。你未得天眼,無理由以自己肉眼的有限知見能力,便斷言因看不見意識出入,便沒有他生後世。”

  弊宿又說:“我管理的村子裡,有作賊者,被人 擒縛到我這裡來,我命人活剝其皮,尋求其靈魂,而不得見,又把他的肉一塊塊割下來,把他的筋脈骨節剖開,骨頭敲碎,檢查骨髓,無論從哪裡也沒發現靈魂或心識存在,因此而知沒有什麼來生後世。”

迦葉還以譬喻回答:“在久遠的過去,有一侍奉火神的修道者,收養了一名孤兒,當此孤兒十來歲時,修道者有事遠行,囑咐孤兒守護火種,千萬不可讓它熄滅,萬一熄滅,鑽木取火以續燃。修道者走後,小兒因貪玩失職,致使火滅,乃吹灰求火,不能得,又以斧子劈柴以求火,方法不對頭,豈能求到?求火種須要用鑽木等正確方法,尋求眾生的心識,也必須通過正確的途徑,修道坐禪,得超越肉眼有限感知閥閾的天眼通,才能明見眾生死此生彼。”
  
弊宿還是說:“我還有不能相信的理由。我村子裡有作賊者,我命人將他捉來,以秤稱其體重,然後殺死,再稱其屍,誰知不見減輕,反而加重。由此可知沒有靈魂 離開其身,也就不會有來生後世。”迦葉問他:“你見過稱鐵嗎?先冷稱已,然後加熱再稱,重量會減輕。人活著時身體柔軟溫熱而輕,死後屍體冰冷僵硬而重,就像熱鐵柔軟而輕,冷鐵堅硬而重。”
弊宿還是說: “我還是不信。我有親戚身患重病,我去看望,扶他右脅而臥,見其言語動作如常,又扶其脅而臥,也是如此。不久他命終,我令人扶他左臥右臥,反復觀察,見他不再能屈伸肢體、言語瞻視,可見人死神滅,沒有來世。”

  迦葉答言:“往昔有一國家,國人從來不知有螺貝之聲。後來有一位善吹螺貝者到彼國中一個村里,執貝三吹,然後將螺貝(海螺殼做的吹奏樂器)置於地上。村里人被樂聲驚動,紛紛來圍觀問是什麼聲音,吹奏者手指導螺貝回答:是此物之聲。村民於是有手去觸摸螺貝,不聞有聲。

吹奏者乃取貝吹奏,村民這才覺悟說:原來這好聽的樂聲不是螺貝所有,須用手指按、以口吹氣,才會發聲。弊宿,人也是如此,當有生命、有心識、有氣息進入時,才能言語瞻視動作,人死則沒有了生命、心識、氣息,只留下一具殭屍,豈能言語動作一如生時!”
  迦葉勸弊宿放棄對自他有害的斷見,並設二譬喻勸導,弊宿還是不信,又反詰說:“你們既然宣揚行善生天,快樂樂無比,那是死了比活著要好多了,何不自殺去享天上之樂?”迦葉答言:“這斯波(酉+盆)村中,過去有一修道者,已一百二十歲,他有一妻二妾,妻先有子,妾方懷孕。

不久修道者命終,其妻對其妾說:家中所有財物,都應屬我所有,沒你的份兒。妾言:此且慢提,等我分娩後,若生下男孩,遺產便應有我一份;若生女孩,你將她養大嫁出去,將得到一份財禮。不料妻的兒子卻幾次三番向妾索要遺產,妾無可奈何,便以利刀自剖其腹,即害自己,又害他人。你應拋棄邪見,接受正見,確信死後非斷,有來生後世,善惡果報,自己行善,勸人行善,這樣對己對他,才有益處。”

  經過多番往復辯駁,弊宿長者終於接受了死後非斷說,並自願受三皈五戒,成為一名佛教徒。
  弊宿婆羅門對人死有來世說的質疑,及其所持人死斷滅的理由,很具代表性,今人主張斷見的思路,實際上尚不出當年弊宿長者的路數,只不過依據科學知識,思考得更深細些而已。迦葉羅漢的反駁,現在看來算不得十分有力,而且全用譬喻,這在形式邏輯,屬類比推理,至多只能得出蓋然性的結論。

做夢時意識從身中出入,死後身體變重二說,已被證明為誤。但其觀察死後非斷方法、思路,還是蘊含著從現代人眼光看來也不淺的道理,值得仔細玩味。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