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律法師:禪在愛情中(一)

 


張愛玲的《紅玫瑰和白玫瑰》中有這麼一段話:“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道出了多少婚姻中的男人們因為“沒得到”,而保有的心底那份珍惜和無奈。

無獨有偶,《青蛇》中也有一段類似的文字:“每個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兩個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間的,點綴他荒蕪的命運。——只是,當他得到白蛇,她漸漸成了朱門旁慘白的餘灰;那青蛇,卻是樹頂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葉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櫃中悶綠的山草藥;而白蛇,抬盡了頭方見天際皚皚飄飛柔情萬縷新雪花。”

有人說,這兩段話說的都是男人,或許與作者都是女性有關?其實,這種說法,何嘗不可以適用於婚姻中的女子呢?

因為沒得到,所以有想像的空間;因為已得到,一切盡在眼前。

俗話說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也道出了這個道理。

如果大家都讀一讀那則知名的佛教故事“得不到和已失去”,相信會對人生、對婚姻會是另外一番感悟。

故事中,一隻修行幾千年的蜘蛛始終認為人世間最珍貴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佛祖為了讓她大徹大悟,專門安排她託生為人,並給她安排了一場因緣際會,讓她在靈魂即將出竅之時,體會到愛的真諦。最後,佛祖借蜘蛛之口說出了“世間最珍貴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現在能把握的幸福。”

蜘蛛有幾千年的修為,再加上人世間的一番歷見,尚且非要經過佛祖的點化才能明白真諦。也就不難理解世間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會有如此想法,但既然我們與佛有緣,看到過、聽到過這則故事,而且有幸身邊已經有了這麼一位願意一生與你共度的人,那麼不論和你結為伴侶的是紅玫瑰還是白玫瑰,青蛇還是白蛇,他們都不應該是“蚊子血”和“飯黏子”,“ 朱門旁慘白的餘灰”和“百子櫃中悶綠的山草藥”;而應該是你現在能把握的幸福,是你在這世上最可珍貴的。

    全站熱搜

    風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