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達吉堪布:非常迷戀女人身體?從三方面破除對異性的貪欲!

一、破貪口水:

糞便與口涎,悉從飲食生,何故貪口液,不樂臭糞便?

有些人喜愛異性的口水。其實糞便與口水都是由飲食消化產生的,你為何單單貪愛口水,卻不貪愛臭糞便呢?

貪心強烈的人,在與所愛的人擁抱接吻時,對她的口水也會生起貪執,毫無厭嫌,很多文章中這樣寫,人們的行為也這樣做。其實這是一種迷惑顛倒的執著,若以智慧來詳加觀察,女人排出來的糞便,與口水同樣來自於飲食,女人吃飯喝水以後,能消化吸收的部分變成血液、肌肉、口水,而不能被吸收的變成大小便等。

既然如此,對之一貪一惡是不合理的,畢竟它們的因都是飲食,沒有這個因的話,口水和糞便都不會產生。比如有些人生病了,不能吃飯、喝東西,那他一定會口乾舌燥,大小便減少。所以口水和糞便依靠飲食而來,在身體中都存留了一段時間,那為什麼口水與糞便排出來時,貪心最嚴重的男人,也不會對女人的糞便生起貪執而吸吮呢?

對於這一點,我們先要從理論上明白,然後再在山裏、寺院等寂靜處,進行長期的串習,若能如此,心會逐漸恢復原狀,不會對女人盲目地貪執。麥彭仁波切也說過:「非常愚笨且貪心強烈的人,於女人的口水如同甘露一樣享用。」他老人家通過不同的教言,呵斥了某些人的不良行為。

因此,如果喜歡女人的口水,那也應該喜歡她的大小便,而事實上,縱然是再迷人的美女,也沒聽說過有人貪著她的糞便。既然二者的來源相同,人們對它們的態度截然不同,這完全是長期的顛倒執著所致,假如通達了心的本性,明白了身體的本質,則不會有這樣的妄執。

現在人真的特別可憐,不要說通達心性本具的自然光明,這是比較深奧的境界,眼睛看不見,手也摸不著,沒有殊勝竅訣不可能證悟,但即使是從小到現在的身體,他也認識不了,對自己或者對他人,始終不斷地貪執。不但是在家人的貪欲難以對治,出家人也有這種障礙,所以,很多上師通過不同手段來教誡弟子,以認識女人的身體不淨。

蘇東坡的妹妹蘇小妹,長得非常漂亮,有一次她去佛印禪師的寺院裏,五百個修行人都動了心。(公案雖是這麼說的,但五百個人全部動心應該不會吧,可能只有一部分人對她生貪心。不然,五百個人的業力各不相同,就算是最美的女人,也會有人認為很難看、很討厭。)

佛印禪師告訴蘇小妹:「你真可憐啊,讓五百個修行人動了心,來世要一一做他們的妻子償還。」蘇小妹非常害怕,忙問禪師有什麼辦法挽回。禪師讓她吊死在禪堂門口,方能免去自己所造之業。

蘇小妹還是深信因果,據說無奈之下,只好吊死在禪堂門口的一棵樹上,禪師叫大家九天之內不要把屍體取下來。過了九天,在烈日的曝曬下,蘇小妹的屍體開始腐爛,不斷流下黃水膿血,臭不可聞,一群群蒼蠅圍著團團飛。五百個修行人見昔日所貪愛的美女,身體如此骯髒噁心,每個人都向她的屍體吐了一口唾沫,以此斷絕了當五百人妻子的惡緣。

以前有一次,霍西曲恰堪布的寺院裏,很多出家人在外面集聚,好像搞什麼娛樂活動。上師坐在法座上時,來了一位藏族姑娘,聽說長得非常不錯,好多僧人一直盯著看,上師給她摸頂加持,也加持了很長很長時間。她下去以後,曲恰堪布就說:「你們感覺怎麼樣?一直盯著她,有什麼可貪的?……」當時也開示了一些教言。

所以,不管是藏地漢地,人們特別貪執的對境就是俊男美女,這種貪心很容易生起,生起之後,一下子平息也很困難。但是懂道理的人,第一?那生起貪念,(有些老年人也會這樣,看見一個年輕人時:「啊,這個人多好看哪!」也許眼睛都看不清楚,但還是想看到美色。)第二?那馬上會用正知正念攝持:「沒有什麼可貪的,她身體全部是不淨物,只不過表面上會打扮而已。」若能做到這一點,尤其是出家人,則不會因此而毀壞戒律。

《涅槃經》云:「一切女人,皆是眾惡之所住處。」《寶積經.菩薩藏會》亦云:「所言婦者,名加重擔。何以故?能使眾生,負於重擔。」曾經也有個相聲說,婦女的力量很強,從文字上也看得出來,所謂的「婦」,是一個女人能推倒一座山,她們還是很厲害的。

當今社會上有很多貪官,將財產、精力、時間全部用在女人身上。儘管佛陀在經典中經常宣講女人的過失,但從另一個角度而言,男人的過失似乎更大。自古以來,一兩個女人根本不能滿足男人的貪心,歷代的國王皇帝,哪個不是嬪妃成群,這個有三千女人,那個有三萬女人……而一些女皇、女教主,雖然身為凡夫人,難免也有貪心,可是她們有多少個男人?現在女貪汙分子為某某男人花了多少錢,這方面的公案還是比較少。

因此,作為男眾應該明白,儘管大乘經典中一再地呵斥女眾,讓我們瞭解女身不淨,但另一方面也要知道佛陀為什麼這樣呵斥,原因就是男眾不管是生理上還是欲望上,始終有些不共的過失。

二、破貪所觸:

嗜欲者不貪,柔軟木棉枕,謂無女體臭。彼誠迷穢垢。

如果說:「我對女人的口水不是特別貪執,但我喜歡擁抱她、撫摸她,她身體的柔軟光滑,能給我帶來很大的快樂。」這也是不合理的,如果你非要貪執光滑柔軟的東西,那不如貪著柔軟的木棉枕。高級賓館的靠墊或枕頭非常舒服,它們比女人的身體更加清淨。

他們反駁道:「木棉枕雖然很舒服,但沒有女人身上的味道,女身有些不共的味道,所以我貪執她。」那你不是貪執所觸,而是貪執味道,這也是不合理的。作者在《智慧品》中說:「彼等誠虛偽,如垢謂淨等。」你這樣的想法,完全是把不清淨看作清淨,痛苦看作快樂,純屬顛倒迷亂的分別念。

當然,有些人身上確實也有俱生的香味,如六世嘉瓦喇嘛倉央嘉措,傳記中說他不管到哪裡,身上都會散發出芳香。有個修行人曾在他面前呆過一段時間,比較熟悉這種味道,後來他離開了,自己住在寂靜的山裏。有一次,他忽然又聞到這種香氣,猜測嘉瓦喇嘛必定也在附近。經過一番找尋之後,終於發現了他老人家。據說這是一種清淨的戒律香,可是關於六世嘉瓦的生平,有些智者也有不同的分析方法。

還有「香香公主」,你們很多人應該知道,她身上的俱生香味,連蜜峰蝴蝶都能引來,圍著她翩翩飛舞。當然,這也有一些誇張的成分。

有個居士曾給我打電話說:「我現在非常非常痛苦,我的丈夫有其他女人?」我問:「你怎麼看得出來?」「嗚——他衣服上有其他女人的味道,身上有其他女人的頭髮。」「是不是啊?」「那肯定不是他的味兒,應該是別人的,而且這個頭髮也是細細的、長長的、紅紅的。」

後來我只好說:「你再三地觀察一下吧,我也沒辦法,我不懂這些。你好好修行,多念一些觀音心咒。」但這樣說也解決不了她的痛苦,這些人如果沒有調心的方法,往往會非常苦惱,此處也說了,就像豬狗貪執不淨糞一樣,這是一種顛倒執著。但是按照世間人的傳統,他們可能無法瞭解,認為異性的身體很乾淨。實際上去觀察的話,身體完全是不淨的,不值得貪執!

迷劣欲者言:棉枕雖滑柔,
難成鴛鴦眠。於彼反生嗔。

不管是在家人、出家人,若整天沉溺於貪嗔癡當中,不希求真理智慧,不願做對今生來世有意義的事情,這些人真的非常可憐,我們應從不同的角度來呵斥。世間上的很多人事業不成功、修行不成功,主要源於貪心相當強烈,因為整天都是貪執,已經擋住了前進的道路,只能給自己帶來種種違緣。因此我們要遵循高僧大德們的教言,當自己生起貪欲時,應採取一些手段懲罰自己,知道它是不好的事情,這樣,相續中的貪欲也容易斷除。

此頌中,癡迷愚笨的具貪者這樣說道:「木棉枕雖然光滑柔軟,可它畢竟是無情物,放在床上的話,不能與之作不淨行,難以交合成鴛鴦美眠,不能滿足我的貪欲。所以這些無情物對我來講無濟於事。」甚至貪欲強烈的人,因得不到所愛的人,會討厭憎恨木棉枕。

這裏作者沒有直接遮破對方觀點,但在甲操傑的注疏中以及印度一些論師的講義裏面,都對此作了簡單的回答:愚人認為與女人交合能滿足貪欲,完全是一種顛倒執著,因為這種快樂始終不存在。

為什麼呢?首先女人的身體不清淨,上上下下去觀察,找不到一個清淨的地方,故不可能從她們身上得到安樂;其二,若依靠女身來滿足貪欲,也許會有瞬間的樂受,但這是不究竟的,不會像涅槃那樣永恆不變。因此,這些都是顛倒分別,儒教也說:「萬惡淫為首。」道教強調女人是紅顏禍水。

當然,任何宗教和世間理論的分析,根本不如我們佛教,對今生來世的諸多細節,佛教中分析得最為透徹。大家應該認識到,女色是世間的枷鎖、世間的重患,《訶欲經》中也說:「女色者,世間之重患,凡夫因之至死不免。」可是從歷史上看,真正能戰勝女色的高僧大德、世間名人比較少,很多人遇到這樣的違緣時,不得不在其面前伏首稱臣。

我們作為凡夫人,沒有貪心是不可能的,但在面對某些對境時,自己應該有基本的原則。以前常聽人說舊社會笑貧不笑娼,現在的新社會是多麼多麼美好,但有時候看來,現代人根本不如古人的道德,由於西方文化的大量衝擊,很多糟粕紛紛來到我們國土,以致人們的貪欲越來越可怕,尤其是一些腐敗分子,貪心真的是永無止境。

湖北省天門市原市委書記,在任職期間,不但長期包養情婦,而且嫖妓成性,無論到何地出差,都公開指使身邊人員「到街上轉轉,有好的就帶回來」。從1989—2001年,他竟與除妻子之外的107個女人有染。現在的社會表面上看來繁榮昌盛,人們安居樂業,但有些人有了錢的話,根本不知道女身不淨,再加上自己沒有道德觀念,經常把錢花在不合理的地方,尋求刺激以滿足欲望。

重慶市委原宣傳部部長,也長期在外面尋花問柳,但他選女人的要求很高(一要大學本科畢業,二要漂亮,三要沒結婚——原注),不像有些領導那樣,不管老少,不分美醜( 江蘇省原建設廳廳長,在外面的女人,不管老少,不分美醜,不顧身份,既有公務員,還有賣淫女——原注),正如佛陀在經典中所說:有些於老者生貪心,有些對少者生貪心。所以現在人的貪欲不斷增長,某些行為實在駭人聽聞。

我們作為修行人,尤其是學習《入行論》的道友們,經常要祈禱上師三寶,儘量克制自己的貪欲,做任何事情都要符合世間的正軌,否則,人心越來越可怕,行為越來越糟糕,最後這個世界將變成什麼樣,大家應該非常清楚。

若謂厭不淨,肌腱系骨架,
肉泥粉飾女,何以擁入懷?

如果說,你厭惡不清淨的糞便等物,那麼女身哪有乾淨的地方,你為何要緊緊擁入懷中呢?

貪欲強烈的人認為,女人身體非常乾淨,將之擁入懷抱,是人生的一種快樂。其實如果詳細觀察,這也沒有任何意義。大家都知道,人身的框架是三百多塊骨頭,骨頭之間由肌腱像繩索一樣相連,框架中間是五臟六腑,外面則飾以肌肉、皮膚、毛髮等,就像以鋼筋為骨,水泥沙石的混凝土敷在外面一樣,細細看來,人身的整個結構,無一不是不淨物,不管外表有沒有裝飾,都不值得我們貪戀。

對貪執的破析,佛教的道理相當有力量,不然,就算你整天分析,也不一定找得到答案。有些人以前也上過解剖課,對人體還是有一點瞭解,因為人體的骯髒不堪,甚至到了中午時,自己連飯都吃不下。但是他根本沒有想到,別人的身體是那樣,自己的身體又是怎麼樣?人的身體如此噁心,到底值不值得貪著?

很多人非常喜歡打扮,七八十歲的人也不甘落後。有個老太太特別愛打扮,看起來是個虔誠的佛教徒,但每年接觸她的時候,她就開始虛報年齡,第一年說是43歲,第二年成了41歲。可能她說妄語自己都忘了,去年報了多少也不記得。

今年我都覺得奇怪,過了一年以後,她怎麼又年輕了兩歲?但從皺紋來看,雖然臉上被各種藥抹得看不清楚,一看到手的話,完全能推出她的真實年齡。現在很多女人為了拴住丈夫的心,整天挖空心思去打扮,希望自己的美色不退,其實無常誰也阻擋不了,這樣白費力氣,真的沒有意義。而年輕人也是為了得到別人的讚美,全力以赴將財產全部用在這上面。

當然,佛菩薩也經常化現為女人來度化眾生,此處所講的並不包括這些。漢地曾發生過一個家喻戶曉的魚籃觀音公案:唐朝時觀音菩薩為了度化某邊地的人們,化身為一絕色女子,在街上賣魚。當地年輕人都對她生起極大的貪心,一一向她求成家。(我也說不來求什麼,很多專用名詞我不會用,望大家諒解。這方面,你們可能比較專業。)

那女子說:「若有人能一日內背誦《普門品》,我便嫁給此人。」第二日居然有多人能背。(不像這裏的有些道友,背書背到中間就忘了,什麼都想不起來,而他們在貪心的驅使下,為了到達自己的目標,背得相當好。)

大家互不相讓,賣魚女又說:「三日之內,如果能背誦《金剛經》,此人可允婚嫁。」三日之後,又有數人能誦此經。那位女子再答應以七日為期,能背《法華經》者,作為擇婚對象。最後只有一位姓馬的青年,七日內熟誦了《法華經》,(他記性還是不一般哪,)娶到了賣魚的絕色佳人。

在迎娶那天,新娘子猝然逝去,身體迅速腐爛。馬郎悲痛之餘,只好將妻子斂棺埋葬。數日後來了一位梵僧,告訴馬郎說:「你妻子並非凡人,而是觀音大士示現,不信的話,你可開棺驗視。」開棺之後,馬郎大吃一驚,見棺內只有一副黃金鎖子骨。梵僧遂以錫杖挑之,騰空而去。自此以後,當地人都對佛法深信不疑。

在藏傳佛教中,諸空行母現為女身的也非常多,但對凡夫人而言,誰是空行母,誰是「地行母」,誰是觀音菩薩的化現?恐怕也不一定能發現。但不管怎麼樣,作為初學者,一定要儘量斷除淫欲。

從前,有個人對蓮池大師說:「弟子看了您的《戒殺文》後,就一直守持長齋,唯有色心熾盛,不能滅除,乞請法師方便教誨,使我對色欲的厭棄心,猶如對殺生一樣。」蓮池大師答云:「殺生是苦事,生厭較易;色欲是樂事,生厭較難。今有一喻,殺生猶如當面將毒藥置於劣食中,而色欲則是暗地將毒藥放在美味裏,對此,智者理當三思。」

作為凡夫人,對異性的貪愛根深蒂固,不管是出家在家,要徹底斷除非常困難,但如果一直貪執不舍,對解脫必定大有障礙。佛陀在《妙法蓮華經》中說:「諸淫女等,謹勿親近。」對女人的身體,有智慧的人千萬不要親近,否則自心被貪欲左右,修行將會一敗塗地。

我出去與在家居士接觸時,那些貪心較少、有滿足感的人,家庭很和合,修行也很成功。而有些人的貪心非常強烈,給自己帶來了無盡的麻煩。所以龍猛菩薩對修行人,尤其是出家人再三要求:「寧以赤鐵宛轉眼中,不以散心邪視女色。」用赤鐵插入眼睛裏,最多只是一輩子痛苦,而以貪心來邪視女色,將會帶來生生世世的災禍。作為守戒律的人,須將這一教言銘刻於心,在護戒的過程中,務必要依止正知正念!

汝自多不淨,日用恒經歷, 

豈貪不得足,猶圖他垢囊?

你自己身體的不淨物已經夠多了,而且時刻都要伴著這個臭皮囊,下完課後要帶它回家,用一些東西餵飽它,晚上還要用被子蓋好,從小到大整天為它所拖累,難道這些髒東西還不夠你享受嗎?為何還要貪圖其他女人的臭皮囊呢?

以前有個乞丐非常貧窮,吃不飽穿不暖,日子過得非常苦,但他似乎嫌窮得不夠,又娶了一個乞丐老婆。周圍的人都嘲笑他:「自己都快餓死了,還娶個乞丐女人,是不是要找個墊棺材的東西啊!」

同樣,我們身體的上上下下,由三十六種不淨物組成,如果還嫌不足,又要尋找她人的屎尿袋子相伴,臭上加臭,這種行為真是難以理喻。龍猛菩薩說,世人對自己和他人的身體拼命貪著,如同豬狗喜歡屎尿、嘔吐物一樣,非常愚癡可憐。

無始以來,我們的貪心串習得如是頑固,假如再不去觀察它、制止它,永遠都不可能出離輪回。現在有些人發心出家,誓要斷除一切貪執,這種行為非常殊勝。有些人即使沒有這個機會,也要經常聞思《中觀寶鬘論》、《中觀四百論》(第三品)。《中觀四百論》主要是運用理證來宣講,《中觀寶鬘論》則是以教言性的竅訣進行闡述。另外,《訶欲經》、《楞嚴經》等有關經典中,對這方面也有細緻的剖析,大家通過學習之後,應該會得到不同程度的利益。 

藏傳佛教中有一種說法,出家人剛開始守戒特別困難,等到聽了《入行論》和一些戒律之後,思想上完全有改變,守戒律一點也不難。因為,如果認為女人很好,其價值在自己心目中越來越高,貪心肯定難以克制,但若認識到她沒什麼可貪的,她是非常骯髒的東西,那就不會貪執了。

我們欲界的男男女女,貪心可能特別強烈,尤其當今社會中,貪執色欲似乎已成為一種勢不可擋的潮流。在此大環境的影響下,在家人應該規範自己,隨時用正知正念來攝持,千萬不要做非法和不如法的行為,否則,一方面自己會受到良心的譴責,另一方面,修行也將受到極大的危害!

三、破貪身肉:

昨天說了,有些人認為:「我不喜歡木棉枕,因為它不是女人的身體,我對女人的細皮嫩肉才有興趣,不喜歡擁抱那些無情物。」這種說法也不合理,怎麼不合理呢?

若謂喜彼肉,欲觀並摸觸, 則汝何不欲,無心屍肉軀?

如果有些人不喜歡木棉枕,只貪愛異性的身體,對於這種身體,不僅想接觸、擁抱、撫摸,而且要經常看到,哪怕短短地看一眼也心滿意足。假如暫時沒見到所愛的人,自己就實在受不了,這完全是一種愛別離苦。所以感情的確是一種執著,但這種執著不是那麼容易斷掉的,應該從方方面面來剖析。

作者在分析這種觀點時說:你一定要搞清楚,你所貪執的對境,無非是骨肉組成,如果你喜歡女人的細嫩肌膚,所以要看到並撫摸,那你為什麼不貪求那已離開神識、躺在屍陀林或棺材裏的無心屍肉呢?

比如你所貪愛的人剛死不久,如果天氣不太熱,十來天之內,身體的肢分會完好無損,禿鷲還沒有吃掉,也沒有被火燒成灰或者做水葬。既然你喜歡她的皮肉,想要撫摸、接觸,那現在為什麼不去擁抱她呢?躺在棺材裏的身體,以前不一定能經常得到,現在她也比較有空,沒有事情做,那你應該把棺材做大一點,跟她一起躺在裏面,同時要記得在棺壁上鑿一個縫,以方便自己透氣。這樣的生活多麼愜意,既沒有人干擾,也不會有人跟你爭,機緣如此殊勝,你為何不好好把握,在棺材裏抱著她享受呢?然而那個時候,很多人不要說看著她、擁抱她,連靠近都不願意。

有些人的愛人死了以後,剛開始抱著屍體痛哭失聲,但一會兒就放下來了,根本不願意永遠抱著,原因是什麼呢?就是自己的貪心在作怪。若真正用智慧來觀察,不管是活著的身體、死了的身體,除了皮膚、血肉、骨架、五臟六腑及糞尿等以外,裏裏外外找不到一處乾淨的地方,你到底在貪執什麼呢?

阿羅漢蓮花色比丘尼,曾於追求自己的少年前,以神通節節肢解她那美麗的身體,可是除了三十六種不淨物外,她身體沒有任何精華可言。我們現在雖然沒有神通,但也可以借助X光、CT等科學儀器,通過從裏到外的觀察,不管是美人還是醜人,身體都沒有可貪的地方。

但是,眾生由於無始以來的串習,顛倒執著自他的身體為乾淨、美麗,用很多虛假的語言衝擊自己的大腦,始終認為對方真的好看。其實懂得這些道理之後,所謂的貪執在對境上並不存在,正因為不存在,所以男女感情是不可靠的。

月稱論師講過一個故事:以前有對夫妻,開始時感情不錯,一些男人找他妻子調笑時,她立即回到丈夫身邊,說自己很討厭那些人,以後他們再來的話,自己會立刻喊叫,讓丈夫速來解圍。但日子稍久,她與那些男人勾搭上了,並跟他們發生了關係。自此以後,她經常花言巧語地欺騙丈夫,偷偷出去與別人鬼混。後來她丈夫發現了,想起她以前所說的話,明白所謂的感情極其虛偽,由此生起極大厭離心。

現在的世間中,不管是東方人、西方人,最初對自己的伴侶抱有很大希望,希望將一生的幸福建立在對方身上,但因為每個人的業力不同,再加上愛的本體根本不存在,所以往往是大失所望。要知道,如果愛是真實存在,那它永遠也不會退失。《釋量論·成量品》中說,比如你喜歡漂亮的異性,這種漂亮如果在本質上存在,那不可能隨因緣而改變,任何一個人看見他,都會產生貪心。而實際上,不要說別人,就算是自己,可能也會今天愛他,明天恨他,對他的感情反復無常,無數人的經驗足以證明這一點。

因此在分析的過程中,大家應該好好思維,無始以來,我們的貪愛之心非常可怕,有時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這是一種虛無縹緲的執著,但能通達這點的人極為罕見,除了具有修證的智者以外,大多數人都是隨著各種迷戀一直在追。

現在的那些明星歌星,很多人哪怕看一眼,也覺得特別幸福,若能接觸他的手,可能永遠也忘不了,覺得自己已獲得了「圓滿正等覺果位」。這些追星族特別瘋狂,所作所為也非常可憐,然而,這種可憐在我們身上也很容易發現——不該貪愛的,偏偏執著不放;值得追求的解脫妙法,卻興趣索然。大家若能從道理上認識到這一點,修行才會逐漸走上正軌。

有些人說:「屍體沒有生命力,死完以後誰去貪執?我喜歡的是有心的身體。」對此論調,下面也進行破析:

所欲婦女心,無從觀與觸, 可觸非心識,空擁何所為?

前面已經分析過,你喜歡的不應該是身體,否則,剛死不久的屍體與生前無有兩樣,放在棺材裏對之敷酒、化妝,因為長時間沒到外面「打工」,屍體可能更漂亮白皙,但你根本不會對之生貪,既然如此,那你所喜歡的,肯定是她的心。

但是所謂的心,你看不見,也摸不著,如《彌勒請問經》云:「心者無形無色無住,猶如虛空。」《華嚴經》也講過:「心不在內外,心亦無所有。」這樣一來,身體也不是,心也不是,除此二者以外,你貪戀的究竟是什麼呢?除了石頭、木頭、瓶子,你想擁抱接事物絕對不可能存在。

通過這種分析,我們應該知道,所謂的美色虛幻不實,如夢幻泡影,統統是分別念的妄計執著。世間人所喜歡的,沒有任何實義,反而依靠這些分別念,給今生來世造了很多惡業。龍猛菩薩說過:「佛說世上圓滿事,難信如同木鱉果。」世間上的一切,看起來像木鱉果一樣鮮豔欲滴,但吃後方知是毒藥,如果不斷地享用、不斷地追求,自相續一定會毀壞的。

所以,若用智慧來觀察,人們生貪愛的對境,除了身體和心是不存在的,既然身體你不喜歡看、不喜歡摸,那肯定是心,可是心沒有顏色、形狀、來源、住處,縱然你有通天的本領,也不可能見到、摸到。除非具有他心通的人,知道心是怎麼樣的,但這並不是我們所貪的對境,不可能依靠這種心來滿足欲望。如此一來,自己也完全了知:貪心沒有絲毫實質。

不管是在家人、出家人,現在最可怕的就是貪心,很多人因為貪心,家庭不和合、生活不快樂,被貪心束縛而沒有自由。所以我們應該通過寂天菩薩的殊勝竅訣來以理觀察,這樣的道理,任何智者也沒辦法推翻,即使你在不信佛教的人面前,也可以問他:「你是不是喜歡女人?如果是的話,你喜歡她的身體還是她的心?」假如他說喜歡「身體」,那為什麼不喜歡屍陀林的屍體?他若改口說喜歡「具有心的身體」,那麼身體和心是別別他體的,不喜歡身體剛才已經承認了,現在你是不是喜歡她的心?

通過這種分析,對方再怎麼聰明、有超勝的智慧,恐怕也無法回答,最後他自己也知道:「我以前認為世間情愛是存在的,因此一直迷戀著,現在終於發現,這只不過是自己的分別執著而已。」

——節選自索達吉堪布《入行論講記》

  
http://big5.xuefo.net/show1_8303.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彌陀佛 的頭像
阿彌陀佛

如何戒邪淫、防止婚外情 | 佛教文章分享 | 學習傳統文化

阿彌陀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